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莫名其妙的爱情

可以算是经我介绍相识的高中同学和初中同学终于分手了。之前暑假之时,看了初中同学的blog,误认为他们分手了,当时十分为他们担心,后来才知道是虚惊一场。然而,此刻却是真实的了,此时自己更多是惋惜和无奈。两个人在我看来都是相当不错的,然而……
听着光亮的童话,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mv了,女主角摔倒在男主角的钢琴边,那个瞬间是那么漫长,是那么令人心痛。然而,现实中人却会由于种种的原因不能在一切。他告诉我自己不能忍受对方的悲观、消极,还说他试图改造她然而失败了。唉……彼此就不能容忍吗?我在和他聊的时候问题为什么不用柔和一点的“影响”而非“改造”,还告诉他彼此需要时间来互相影响,他告诉我一切都晚了,也许当初时有用,然而此刻都晚了。我试图告诉他们还不晚,还可以从头开始,我试图问他们对方在自己心中到底算是什么,然而最终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
刚才看到了评论“控制”与“影响力”。的确啊,应该有的是影响力而非是对于别人的控制。每个人都是自主的,你不可能改造别人,可能的只有影响而已。或许,他当初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此刻的结果或许会不太一样。
Advertisements

理性适应与理性控制

昨天去听了“周末论坛”的一个讲座,叫“基督教文化漫谈”。虽然也是一个副教授来讲的,但是怎么说呢。感觉不太舒服,有点上课说教的感觉。有不少时间并没有真正涉及基督教文化方面的问题,而是在那里谈宗教史,似乎也还把时间给弄错了。
不过,对他讲的关于基督教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对比也还是有那么点感觉。他提到西方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文化的基础上的,资本主义就是由基督教而来的。中国的儒家思想是和资本主义相抵触的,是无法孕育出资本主义的。他还提到,一个似乎叫马克思。韦伯的说西方基督教文化的核心是理性控制,而中国的则是理性适应。无论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下,中国人都能顽强地适应。
感觉关于理性适应与理性控制似乎颇有道理。中国人具有无比的韧性,然而却少了控制欲望。似乎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极好的例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少了去控制别人的愿望,对于从政失去了兴趣。更多地去不断改变自己去适应生活,虽然自己有很多时候还是刻意保留一点自己的东西。然而,就会显得与其它人那么格格不入,或者是自己选择保留的东西不对,亦或是自己所处的环境的问题。谁知道呢? 但是,如果自己稍微多一点理性的控制,是否这一切会有所改观呢?也许,会吧。

开始上自习了

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颓废之后,自己终于又去上自习了。并且终于也还把线代作业提前写完了,而不是在要交的前一刻。
下周就要模电考试了,虽然自己不是特别担心。但是,毕竟是李老师的课。怎么着,也要考的好点,给他留个好印象啊。研究生就准备跟他,现在应该留意和他的接触了。
唉,又已经这么晚,又该睡觉了。明天一定要继续去上自习,看我的模电啊。

自己又离群了

今天班级搞活动,自己虽然总算是去参加了,并且还为班级借来了投影仪、提供自己的本,但是在活动期间自己一个人又是孤立的,没有参加任何组。总头到底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看着他们在那里搞笑。
唉,又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找不到感觉投入到这样的集体活动中去。
最后,他们做了一个游戏,也就是分成4组,每个组有两张牌:黄色和橙色。彼此互相不能通信,同时随便出一张,根据规则给相应的人加或减分。实施上规则只要你一直出黄的就会得意,但是其它会被扣分;相反,都出橙色就会都得意,但是若是有人不出橙色你就会被扣分。最终,主持已经将规则讲得十分详细了,为得就是希望能全部都出橙色,然而即使她再三强调,并且还有一位坚定得表明自己得立场即使扣分也会出橙色的前提下,还是有一组一直出了黄色。其它都扣分,唯有他自己加分,搞得当时的场面十分的尴尬。
唉,个人与集体。即使是做一下形式,我也会出橙色的。当然我不是有责备那组的意思,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原则,别人是没有权利指责的。但是,怎么说呢。总是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多好的一个班级啊,可惜……很不爽。

买本是导致颓废啊

唉,原以为买了本自己可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而……
好多作业都没有写了,至今也没有看过书了。之前还有电赛作为借口,然而此时呢?
这些天来,天天都这么晚睡,天啊!马上又要模电期中考试了……
想想自己正是颓废啊,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