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理性适应与理性控制

昨天去听了“周末论坛”的一个讲座,叫“基督教文化漫谈”。虽然也是一个副教授来讲的,但是怎么说呢。感觉不太舒服,有点上课说教的感觉。有不少时间并没有真正涉及基督教文化方面的问题,而是在那里谈宗教史,似乎也还把时间给弄错了。
不过,对他讲的关于基督教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对比也还是有那么点感觉。他提到西方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文化的基础上的,资本主义就是由基督教而来的。中国的儒家思想是和资本主义相抵触的,是无法孕育出资本主义的。他还提到,一个似乎叫马克思。韦伯的说西方基督教文化的核心是理性控制,而中国的则是理性适应。无论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下,中国人都能顽强地适应。
感觉关于理性适应与理性控制似乎颇有道理。中国人具有无比的韧性,然而却少了控制欲望。似乎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极好的例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少了去控制别人的愿望,对于从政失去了兴趣。更多地去不断改变自己去适应生活,虽然自己有很多时候还是刻意保留一点自己的东西。然而,就会显得与其它人那么格格不入,或者是自己选择保留的东西不对,亦或是自己所处的环境的问题。谁知道呢? 但是,如果自己稍微多一点理性的控制,是否这一切会有所改观呢?也许,会吧。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理性适应与理性控制

  1. Enjoy Life Every Day! October 29, 2005 at 9:36 pm

    在‘控制’与’适应‘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很具挑战也是很值得努力的一件事。与‘控制’二字相比,我更喜欢‘影响力’一词。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