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6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现实与理想

曾经爱心俱乐部学过泰戈尔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的手语,一度非常喜欢。在这里想改写其中那句经典的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理想和现实的差别。”来讲一件不知是否应该算是故事的事,希望能得到点建议。

自己的一个好朋友经历近4年的时间终于和他的女友真正走到一起。原本是应该令人羡慕的,却在好朋友向其女友的父母表明他们的关系时遭到强烈的反对,从此好朋友和他的女友就开始了痛苦的煎熬。

听好朋友说他女友父母强烈反对他们的事的原因在于,他女友父母想要找一个人长的高大帅气、家里要很有钱、学历又高、人又好……的人,嫌弃好朋友是小城市的又不是高大帅气。真是可笑啊,真的还能找到如好朋友女友父母要求的稀有品种吗,并且在如今的时代里,竟然对于女婿的要求还是这样的?并且他们还扬言好朋友若是再去纠缠他们的女儿就打断好朋友的腿,真是……和这个好朋友相处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感觉他那个人非常优秀的。对人好极了,人品很不错,并且也相当有前途的。然而,据说那次好朋友和他女友的父母见面时竟然会被认为是流氓,这……,真是荒谬啊!

要想说清楚他们的事,也还必须说说他的女友和他女友的家庭。自己和他的女友也认识,感觉那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女孩子。人很活泼,对人也很好。感觉上好朋友和他的女友真的很相配,都很善良,有非常互补的性格。并且,自从他们的关系正式确立之后,连我都能感受大他们彼此都深深地爱着对方,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惟一,为了对方可以放弃一切。

然而,造好弄人啊。偏偏好朋友的女友生在一个非常的家庭之中。听好朋友说,竟然到了如今都已这么大了,他女友的父母依然把自己的女儿当作小孩子看待,不愿意去听她怎么想,相反凡事皆以自己的看法强加到女儿身上。并且从小到大,好朋友的女友从来都没有按照自己意愿去做点什么,即使是一个玩具,他们都不会按她的意思去为她买她想要的。好朋友女友的母亲在家做主,其父亲平常还跟女儿嘻嘻哈哈,可是一到有点什么事了也就无论是非曲折都帮着好朋友女友的母亲了,也就导致好朋友的女友在家中一直是处于压抑中。并且听好朋友说他女友从小就没有父母宠爱过,像样的玩具都没有一个,超过100元的衣服都不给女儿买,更不用说什么化妆品了,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是个女孩子。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好朋友的女友都看起来想一个假小子一样。并且他女友家中的家务活,如洗衣服、烧饭等等也还都得他的女友来做。都这么大了,地上有了头发,她的父母还都埋怨她没有把家打扫干净。听好朋友说他的女友从小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经历了很多无法想象的事情。还听好朋友说他女友的父母是经人介绍就结婚的,由于没有过真爱,所以他们的价值取向存在很大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女儿能嫁一个有钱的人就好了,那样他们就很荣耀。他们甚至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并非因为真爱,而是感觉两人过的会比一个人好。为此好朋友的女友甚至都说她的家庭是“利益的联合体”,可悲啊。作为父母考虑的竟然不是女儿的幸福。

如今好朋友和他的女朋友天天都生活在痛苦中。好朋友时时刻刻都担心着他的女朋友是不是又哭了,是不是又和父母吵架了……好朋友说女友在外面时心情还好点,一回到家就会想着他们的事,不得不面对那样的家庭。晚上动不动就会做恶梦,之后就会哭一天。若是有人表达出想要将他们分开的意思,她就会立刻把对方当成是敌人,生怕别人把他们拆散了,她也就这样生活在痛苦之中。好朋友还说说他女友从小就一直都住在家里,在那中环境中长大,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他真怕她会受不了出点什么事。其实他自己又有何尝不是呢。作为一个男人他同样需要承受很多很多,即使他为他是非常痛苦的,然而在他的女友面前他依然要保持开朗,去逗她开心。一旦女友不开心了就要立刻丢下身边的事去陪她,背负重色轻友的罪名,只有当女友心情好点才能安心做点自己的事。

好朋友和他的女友都过的很累、很累。不过,好朋友说他是百年难遇那么好一个女孩啊,即使受到那么大的压力也还依然对自己不离不弃,他一定要好好珍惜,一定要坚持下去,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究竟能有什么结果。好朋友还跟自己感叹过,要是没有那样的父母该多好啊,两人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多好啊。唉,……事与愿违啊。

Advertisements

爱的付出

上周又是忙碌一周,甚至可以用十分混乱来形容。
百项申了又退,和生科的合作又是反反复复,跟李老师联系了多次最终自己却反悔了……周六下午终于参加了爱心家园的版聚,晚上又拉来不少大四的小朋友一起参加电子系的联谊。今天上午又陪着生科的两个女生参加了开题答辩。可以说很忙也很累,做的有些事让自己感到踏实了许多,但有些即使到了此刻依然感到有些愧疚,不过想想也都过去了。
中午时分听 librayc 说版主 yfzhang 版聚的时候收到了一张100元的假币,为此他苦恼了很久。知道了就和 librayc 商量去用把假币换回来,毕竟一共3张100元中的一张就是自己拿出来的,当时是为爱心俱乐部先垫上的,可没想到会出了这么一件事。怎么说这个也不是师兄的责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师兄一个人承担啊。和 librayc 先去师兄的宿舍找他,没能找到。后来去 KFC 坐了许久,一直为这件事烦恼,不知该怎么去和师兄讲这件事,编了许多故事,但是都不知道能否有效。最终见了师兄,librayc 硬是从他手中抢了假币,自己帮忙换了一张给他。我们劝了半天,最终终于算是把他说通了。至此心中方才好过了点。唉,自己出点什么事受到损失没什么,怕的就是由于自己缘故导致别人有了损失,可偏偏这事又是如此。
大家在寒冷的夜里聊了许久,聊到了福利院的孩子,聊到了版面的冷清。聊到了师兄的退隐……听师兄讲了很多,真切感受到他的那片爱心。想到和他相处的种种,虽然仅仅只有短短的一个月,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为他所折服。想到了师兄做过许多,每周六的活动带队亦或是为了版聚付出的种种。也许更能打动自己的是师兄凡事皆为别人着想吧。他常说自己总是想的太多,那是他性格的缺陷,但是不知为什么觉得那才是爱啊。师兄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责任,太多的爱。

桃花开了

似乎在一瞬间桃花都开了。
昨天下午买完东西回来时,那位学姐说了“桃花开了”,顺势看到了化学楼旁的树上果真有了花。中午时发现自己宿舍楼旁竟然也有一株开了花的树,虽然不认识桃树,但看到那粉中带白的花儿,觉得应该就是桃花吧。晚上去上课是在主楼旁那隐秘的小路旁竟也看到了两颗开了花儿的桃树。
问过那位学姐才知道桃花开在春季,大约在农历二月。感觉春天也就这么一下来到了。不久前也还感觉天气很凉,记得当时一位学长说是“初春咋寒”,转眼间天气就暖的让人有些不适了,晚上回来时觉得那丝丝凉意格外喜人。
晚上上课时早去了一会,进去竟然看到一位女生正在那里弹钢琴。虽然自己不太懂,但觉得她弹应该也还不错吧,自己做坐下之后竟然愣愣的听了许久,那感觉也还真是美好啊。
桃花开了,春天来了。不过还没有看到树枝上的嫩芽,有些遗憾。不过倒是看到不少树下落的一串串不知该叫什么的东西,也还是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有点秋天落叶满地的浪漫,不过又与那有些不同。再看旁边那一簇簇四季常绿的植物,竟觉得有些刺眼。突然觉得植物四时就应该不同,那一年四季都常春也未必是好事。月若是没了阴晴圆缺,便失去了美丽。生活若是少了波折,便就没了意义。突然觉得老师上课说过的那句话“快乐由突破禁忌的自由而来”也颇有道理。

累啊~~~~

开学初去申请 Lovingclub 版的版副就颇费周章,当时似乎有人说“献爱心也不容易啊”,回顾一下这周也还真是印证这句话,并且不仅仅如此,干什么都累啊。
自从当了 lovingclub 的版副,每天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上 bbs 去 lovingclub 版,回复每一个帖子(哪怕是版主 librayc 回复别人的帖子),为的是能让版面显得人气多一点,但是自己也就因此陷入一个无形的枷锁中去了。
由于爱心俱乐部的高层都是女生,结果 librayc 有事老找自己商量。尤其是去儿童福利院的事,因为这个学期自己每周六都去那里,结果自己成了爱心俱乐部和爱心家园的纽带,两边有什么事都找自己传达,唉,就一个字“累”啊。
这周周一到周五也就这样几乎每天都向 librayc 回报一下工作,或是讨论一下相关事宜,拼命往 lovingclub 上发帖。
到了周六,就更痛苦了。上午照常去儿童福利院,中午还被当作 librayc 的助理,代表爱心俱乐部去商量下周六版聚的事情。结果一吃饭就到了一点多,回宿舍趴了10分钟就又赶去参加爱心俱乐部的活动。跟着 librayc 去参加“慈华”爱助会的“百万人爱老助老签名”,原本说是让自己去扛旗子的,结果没扛成到却成了摄影师,拿着数码相机拍了一个下午的照片。晚上还跟 librayc 和两个爱心俱乐部的高层吃了晚饭,顺便商量了一下下周六 Warmheart 版聚时爱心俱乐部出节目的事,等到宿舍也已经7:30了。
今天早上8:40又和 Warmheart 版主,还有一个另一位版友去买版聚的东西,先是骑了40分钟的车去大胡同,然后去返回海光寺的家乐福,一直到下午2:40才坐到西南村的吉祥馄饨的店里吃中饭。由于买东西的钱都得让版友们出,我们三个人为了能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挑来拣去,那个累啊,最后终于只用103.9元。听版主 yfzhang 说和上次的价格相当。不过东西好像少了点,但是质量上去了,也算是比较欣慰吧。吃过中饭,帮版主 yfzhang 把东西送到他的宿舍,顺便去了大四小朋友那里,原本是想约他们去下周六晚上大一到大四电子系的联欢的,结果反倒是被 MIT 拖去要参加一个某某公司的某某东西。虽然自己告诉他等等再给他答复,不过从心底里也还是想去的,只是怕时间来不及,自己忙不过来,反倒使心里又新填一桩事。之后还和 Odie 商量了一下关于新一届百项的事。唉,这次要轮到自己主申了,为能玩上高档的ARM,还计划去申请两个百项,赚点钱去买一块开放板,不过明天还得去听一下李老师的意见,毕竟是想找李老师当辅导老师的。
这周终于算是结束了,累啊。不过下周会应该会更加难熬,首先周一要去见李老师,跟他说了不知道会得到什么答复。下周六上午还要去上现代信息实验的第一次课,下午的课是注定没有办法上了,得去儿童福利院版聚,不过还好那所谓的课也就是仅仅是讲座而已。晚上了还得去参加班级组织的大一到大四的联欢。唉,参加活动也就罢了,怕的就是有游戏,动不动就要找人上去表演节目。天啊,自己什么也不会啊……
即使下周过去了,之后的日子依然不太好过。周六上午去儿童福利院,下午去做现代信息实验,还有两个百项要忙(如果申请成功的话)。唉,还是累啊……

无绪

晚上没有去爱心俱乐部的第一次活动,而且去了 Odie 的生日聚会。
之前就问过 Odie 他和 Mickey 的事,得到的答案是等到请客吃饭的时候说。果真在开始之初,Odie先是感谢了大家能去吃饭,然后就说他和 Mickey 算是结束了。
不久前听 Odie 提及他和 Mickey 的父母吵了起来,原因就是他们看不起 Odie 是小城的,不同意他和 MIckey 的事,当时问他 Mickey 的态度是什么,他说是先缓一缓。然而,如今得到答案……
前几天,看到 Odie 开始写 Blog 就觉得蹊跷,看到他们两人大段的留言,真切感受到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恋。然而,今天晚上从 Odie 口中证实那个隐约已经猜到的结果,心中依然是无限惋惜。
可悲啊。原本觉得父母都应该是很宽容的,都应该是知书达理的,或许自己的父母给予自己的宽容,让自己有了如此的错觉,究竟是否应该为自己庆幸呢。晚上从 Odie的口中隐约听到 Mickey 父母此时还会打她,无语了。
一直以来都以为那些有关封建的东西都是故事,都是在那遥不可及的过去,然而此刻竟然在自己的好朋友身上发生了。Mickey 近来似乎一直被关在家中,与 Odie 相隔一方,昨天下午去 Odie 那里时看到他们只能用 MSN 互相偷偷联络,唉……
自己也有门当户对的念头,不过那是隐含在自己的喜好之中的。不是一类人,当然也就不会去喜好了,但是无论如何决不会是只去关注那些浮于表面的东西。晚上听 Odie 跟 noso 聊天的时候听到,Mickey 的父母就是关注的只是那些外在的东西。对于此,noso 大发感慨,说了很多。自己跟 Mickey 也算是接触过,感觉正如 Odie 所言她是一个好女孩,然而她的父母却怎么会那样呢。隐约听到 Odie 提及 Mickey 的父母还是……
吃饭的时候,他们口中的老大对 Odie 说两人要有点磨难才好。也许是如此,但是对于他们是否还能这样坚持下去,自己不得而知了。不过自己真是有些怕了。Rite 和 PEK 当初是自己介绍的,一度是多么好啊,然后就那么突然间说散就散了,自己千方百计想去做些什么,然而却……当初看到 Odie 和 Mickey 在一起那么开心,真是十分羡慕,把他们当成了典范,然而他们此刻竟然会又因为 Mickey 的父母而成了现在的样子,真是怕他们也会像 Rite 和 PEK 那样会因为莫名的东西而不得善终。
目睹了自己身边的变故,自己有些怕了。他们是自己惟一留意过的两对,然而却都……,真是有些害怕是自己给他们带来了的不幸。Odie 和 Mickey 的事也更是让自己迷茫了,究竟现实是怎么样的。或许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自己想像之中吧,在那一个个美梦中。一直都憧憬着完美的爱情,浪漫的生活,幸福的余生。可惜似乎这些都只是一个个美丽的梦,一度让自己充满了动力,让自己的生活的满是活力,然而愈发觉得那些梦要正在一个个地被戳破,自己愈发感到不知所措。真是愈发能体会 “将爱情进行到底”中杨峥他们原本充满憧憬却因为无情的现实而不断消磨的悲哀了。
现实啊,理想啊。
憧憬啊,我的现实生活啊。
叶沙曾经说过喜欢马原的一句话:不如总在途中,于是常有期待。一度非常喜欢,喜欢那种期待的感觉,因而也就常怀期待,然而见过冷冰冰的现实之后,自己开始迷茫了。或许旅途都是有终点的吧,人不能一直在途中。开始有一点点理解海上的那位钢琴师了,对陆地的向往、对美丽女子的渴望最终都无法让他离开那艘巨轮,他选择一直在船上,一直在旅途中。然而对于他而言,船才是岸。什么是终点,怎么又算是在途中呢?究竟又应该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