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过完了的假期

假期没有结束,但自己的却已经过完了。
昨天,一路颠簸终于又回到了学校。这次会学校坐的还是一辆T的车,比起回家的K要快了许多,并且路上还有libaryc相伴,然而不知为何反倒感觉比起回家之时还累。是因为假期过了一半就要回学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唉,不知道了。
早上6点多到的学校,校园中空空荡荡的,没有学生,有的只是晨练的大爷、大妈们。不过很喜欢那种感觉,没有很多人、没有很多的车、有的是一片安宁,很多的树,被荷花覆盖了的湖,这生活了两年的校园依然能给自己带来很特别的感觉。
然而,不禁有有点想念家了。或许留恋家中的衣食无忧、亦或觉得对于父母有些愧疚。三周前的周六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三周之后又是一个周六就已经出现在回学校的车上了。自己在家中什么也能帮父母做,反而每天除了等着吃饭,就是玩自己的电脑,一天天就那么过去了,还美其名曰“彻底放松”。唉……想想母亲想让自己把煤气灶修一下,虽然知道那个东西不应该是自己能修的。但至少可以看一下或者试试吧,然而自己连这举手之劳都没有去做。还有家中奇奇怪怪的断了两次电,母亲又想让自己想办法弄一下。打了电费单子上的电话,不过那里似乎只负责只能公共的电器设备,又打了114想查一下报修电话,竟然奇奇怪怪的打不通,这样自己就放弃了。晚上,母亲回来发现什么也没有弄,不由的叹一声气,当时自己真是感到非常的惭愧啊。唉……
假期3周,没有留下什么值得记忆的东西,回家一次也能帮爸妈做什么。唉,……假期,或许真的是不已经该属于自己了。

《汽车总动员》(Cars)

剧情简介:“飞速”成长的闪电小子
  一年一度的波士顿杯汽车大赛无不吸引着众多的赛车好手参加。有“闪电小子”之称的改装赛车马昆(欧文·威尔逊)也是其中之一。马昆虽为改装产品,在硬件配备上不如那些名门正牌的高档赛车,但凭借其天生的资质,马昆同样跑起来风驰电掣、速度惊人。于是,年轻气盛的“闪电小子”决定到著名的波士顿杯汽车大赛上一试身手。在赶往比赛地加州66号公路上,结识了老吊车马特(拉瑞),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老马特随即将马昆带到了自己居住的66公路附近的小镇里,在宽敞的汽车电影院里,马昆和马特欣赏了一段激烈的汽车大赛,这更令马昆热血沸腾。誓要在此次大赛中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小镇的短暂时光,马昆更是有幸认识了迷人的保时捷萨丽(邦妮·亨特)、德高望重的哈德逊医生(保罗·纽曼),还有其他许多各式各样的汽车朋友。所有这些好朋友的出现,使得马昆逐渐地意识到生活并不只有为了什么比赛的冠军,还有更多值得去追求的东西。参赛是必然的,但已经完全有了新的感受的马昆对比赛自然也有了更新的认识。波士顿杯汽车大赛如期举行。“闪电小子”马昆也终于有机会和著名的赛车双冠王“国王”(理查德·佩迪)一较高下。但在比赛中还有居心不良的恰克·希克斯(迈克尔·基顿)为了夺冠而处处作弊。当然,在众朋友们的帮助下,恶人是不会有好下场,而善良且激情四溢的马昆却收获了不少,这其中当然也有爱情……


 Cars didn’t drive out to make great time, they drove on it to have great time.
What happen? The town gone by passed just saved 10 minutes by driving. 

回家的路上

从天津回家已经有好几次了,自己一个人的次数也应该不小于一吧。这次的路上虽然和依然一样都很累,但却多少有些不同。
由于自己在火车站剪票、上车的时候,总是排在最后。进了车厢就发现有两个女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问过才知道是没有坐票的,并且还有另外两个女生是和他们一起的。不知自己是哪根神经搭住了,刚看到她们的时候就立刻让她们继续坐着。当是自己还背着包,拉着箱子,气喘吁吁的,晕啊。后来,自己就和她们轮流共享那个座位。车是4:30的,她们是9:00在济南下的。这段时间里那个位置自己大概也就只坐了两个多小时,其它的时间是她们轮流坐的。自己一向是不会主动跟女生搭讪的。应该是出于感激,她们中的两位好几次让自己回去坐,更是有另一位比较文静总是一个人在一旁的女生,竟然还主动和自己聊起天来。这是第一次和一个女生仅仅以聊天来消磨时间,聊了不少,关于自己关于她的都有,时间的确过的也很快。
之后,在济南又上来了一家三口,胖胖的小妹妹和她的母亲刚好站在自己的座位边。听到小妹妹说自己累,自己又动了恻隐之心,把刚坐下不久的位置让给她,而自己则站在一旁。然而就在此刻,有一位算是pp的女生上来了,自己碰巧和她对视了一下。之后的她竟然走到我的座位边问底下有没有空的地方来放她的箱子。自己帮她放好了箱子,自己又帮她把很大的包放上了行李架。之后她自己拿了本书站在空档位置看着,鉴于自己感觉等车也是非常辛苦的,就把能靠着座位的位置让给了她,这算是和她最初的接触吧。
后来,自己和那两母女轮流坐我的位置,对于那个女生原本以为这样就此结束了,毕竟对于pp的女生也还是心存芥蒂的。但后来她在我坐的时候把她的箱子拖出一个角来坐下,或许真是太累了吧。于是,自己又立刻把自己位置让给她,她坐了一段时间起身换我,我却又立刻给了别人。再后来循环队列中又加入了一对母子,并且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三个人的座位又多挤一个人,这样就能有两个人同时坐下了。不过似乎自己的坐下都是由于那个女生的缘故,开始她拉自己去坐下,不过一会就又让我让给了别人。后来她就拍拍她傍边椅子空余的地方召唤自己坐下,或许是由于她是惟一召唤自己坐到她身边的女生,自己也就每次都那么坐了过去,不过一般不用太久就会找来别人坐下。
后来,那女生又一次坐到箱子上,把身体包成一团,让她坐到座位上,她告诉自己那样会暖和一点。车厢里的空调白天也还能忍受,到了夜间就很冷了。自己没有多带衣服,若是有的话一定会拿给她穿上的。于是打一瓶热水,放在一旁。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说真冷,就让她抱着那装了热水的瓶子。看到她笑着说“真暖和”,自己也是非常高兴。那时自己正靠着座位看小说,而她竟然抱着瓶子离开座位来和自己聊天,和她聊了一会,最后又被她拖着和她一起坐到座位上睡了一会。
自己睡醒已是凌晨了,感觉有些饿了,就把自己的吃的拿出来,问那女生吃不吃,她说不饿。自己就吃碗方便面,随后又把位置让给了别人。天亮了,那个女生醒来看到自己又是靠着座位站着,一边说自己一晚上都站着,一边又一次把自己拖去座位坐。我又让她坐,她找来一个小凳子在空挡坐下。不知是否巧合,她正坐在自己的身旁。然后她打理起自己的头发。她梳理着,我就看着。完毕之后看到她身上有头发,就伸手想去帮她拿掉,然而完成的仅仅是移动了一下位置,最终还是她自己拿掉的。听她说冷,就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胳膊,感觉真是冰冷的厉害,就帮她换了瓶热水。自己又一次催促她吃早饭,她说路上总是吃不下,又让喝点水,她没有动。她说嗓子哑了、咳嗽,让她含点水在嗓子里,依然没动。后来,终于听到她说了句“我饿了”,自己就立刻高兴的帮她把包拿了下来,让她取出吃的。看她拿出酸奶,说有两瓶非要给自己一瓶,自己拒绝了;又拿出饼干要分给自己吃,再拒;最后,又翻出了糖,再再拒。吃完之后,她借了份报纸看着,偶尔用肘撑在我身边空的地方,不知这种姿势是否真是很舒服。最后要走的时候她想把我瓶子里的水倒入她的杯子里,也许瓶盖真的很紧,她扭了一下似乎没有扭开。我转头过去看她,她也恰巧望向我这边,在自己说“我来吧”的同时她似乎也把瓶子递了过来。自己很用力的去扭,然后瓶盖似乎并没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紧。
帮她先取下了包、拉出了箱子,然后是自己的。正不知该怎么说,是送她出去或是直接就此各自走开。她先问起自己西南出口在哪里,于是自己说送她过去。于是我们两人等到整个车厢的人都要走光了才下了车厢,一起去西南出口。在通道的分叉口,她说向左转又指着路牌说地铁出口也在这边,来过两次真的不识路吗,一丝的疑惑。出站的时候,她说我可以不用出站就可以换乘了,所以就不要出站了,自己犹豫了一下,她无名指上的戒指闪过,决定不出站了。自己随口问一句是学生票吗,得到的答复“是”,于是提醒她拿学生证。结果她掏出了一张纸,隐约看到“证明”二字,不解。出站的时候,负责检票的问她的家在哪里,她回答了,自己却没有听清楚。随后又问了一句“是来工作吗”,她“嗯”了一声。随后就看到她的票被撕坏了一块,然后就陪她去补票。再次验票时,根本没看就让她出去了。隔着铁栏杆,她朝着自己挥手,说“谢谢”。自己也跟着挥手,说了什么已不记得,立刻转身就拉着箱子走了。走过拐角,想到那句“是来工作的吗”,有些后悔没有把家里的电话号码给她。
过眼云烟,转瞬即逝,随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