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病毒?病毒!

一向是不怎么在乎病毒的,或许是自己常去的网站就那几个,没有什么机会和病毒亲密接触。这回好不容易在别人的机器上让自己赶上一个,却竟然差点连自己都崩溃了。
唉,……
虽说有一键恢复,但也还是慌慌的,赶紧结束自己电脑的裸奔时代。病毒啊,我也算是怕了你。

杂叙

好久都没有写blog了,也并非自己不想。只是每周六去了福利院之后都要写家园手记,写东西也是需要心情的,原来心情这东西似乎也是会用完的。
也好久都没有抬起头去看天空了,好久也不曾留意路边的树和草了,不禁有些怀念之前对着它们感怀的日子。如今的日子在忙些什么呢?即将要检查的项目吗?繁重的学业吗?家园的琐事吗?不知道,或许兼而有之吧。
如今时不时会感到头异常的痛,据说是睡眠不足的缘故。或许也的确如此,如今躺在床上总是会思绪万千,努力想让自己入睡但却会因头痛而睡不着,头痛似乎又是因为缺少睡眠引起的。Kiddo,这不是死循环嘛。好几天都要听着舒缓的音乐才能入睡,虽然以前也有过,但不知这次要持续多久。
最近的日子过的非常失败,前天晚上网络莫名其妙的断线,然后怎么也连接不上。以为是无线路由器有问题了,又是重启,又是恢复出厂设置,后来终于奇奇怪怪好了。昨天电脑又疯狂的弹错信息,一怒之下做了一键恢复,但乱七八糟的软件让自己花了近一天的时间来重新安装。昨天早上冲去上课,进来教室发现没有人上课,想起停课一次。中午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忍着头痛再去上课,在教室里等到上课的时间也没有见到自己系的人,又一次想起来上次课老师说了这次的课不上了。今天早上醒来看表,8:00整,立刻去教室上课,课一结束就有同学过来告诉我老师点到自己了。中午起床一看表2:05,去教室上课再次迟到,并且被告知老师点名了。而这个老师一向是全点,再次中奖。
4:00下课感觉头痛的厉害,回宿舍躺在床上希望能睡一会,心绪依然无法平静。随手看了下时间刚好5:00,也就去吃饭了。原本是想去上自习的,然而头痛依然不减,也就作罢。再次躺在床上,听着音乐,久久还是无法入睡。起身,翻出本《奇幻世界》,许久都没有看过小说了,躺在床上看了2个中篇,感觉似乎好些。于是上来写下上面的东西,之后将会关上电脑,准备睡觉,希望这次能顺利入睡吧。也希望明天自己能有心情去看那片天空,去看路边的树和草。

压马路

原本是跟nkhuhuhu说好今天一起出去转转的,但昨天听说竟然有8人之多,就说不去了。昨天晚上还看《夜宴》到1:30才睡,谁知早上8点竟然自己醒了,之后就听到nkhuhuhu敲门,然后就被拖了出去。
上午先去鼓楼看了看,那个好像是古时候为了确定时间用的,据说有一定历史的城市是都有鼓楼的,北京有、连银川竟然也有,但上海没有这个我是知道的。四四方方的一个城楼,四个面上挂着四块牌匾“南定”、“西安”、“北拱”、“东镇”,至于有什么含义就不得而知了。
之后去了古文化街,虽说是第三次去那里了,但在“十一”这样的特别日子还是第一次去的。今天那里的人比起以前似乎多了不少,并且更特别的是终于有机会见到了那些师傅当场制作面人、糖人还有那个竹叶的编的小东西。自己挤在人堆里,看着那些师傅把手中的面和一勺勺的糖浆变成一个个漂亮的小东西,或是一个孙悟空、或是一个蝴蝶,竟然还有奥运会的吉祥物“福娃”,真是佩服极了。真想要一个来玩,自己仿佛又成了小小的孩子,但最终不知为什么也还是什么都没有买。
在古文化街也还看到了一个所谓的“民俗展”,实质上就是一些旧时的手工艺师傅给大家介绍介绍或为大家在吆喝吆喝,让大家重温一下昔日的民俗。他们中有卖金鱼的、磨剪刀的、卖梨膏糖的、卖报的、卖茶汤的、卖香烟的。卖金鱼的吆喝时提到了“蛤蟆秧子”,之后经一位天津的老人介绍才知道那个竟然指的就是“蝌蚪”。另外,那个卖梨膏糖的可真是会吆喝,他的吆喝都成了相声,期间他还学郭得刚的相声,佩服一下。
今天还在古文化街第一次尝了一下“茶汤”,也就是将一些食物的粉和水并加些配料拌一起来当甜食吃。自己要了份黑糯米的,因为之前看到那个东西冲出来是紫色的,喜欢那个颜色,呵呵。不过似乎茶汤的里放的糖太多了,吃起来感觉有些太甜了。可以是由于吃的时候刚在马兰拉面吃过中饭,没有吃出特别的味道来,只是一般般而已。
之后又看了意大利风格的老建筑,还找到了梁启超的旧址,但是参观要收10元门票,凭学生证可以半价,但一帮小朋友都没有带学生证,并且也都不太愿意进去,所以最终也没看。
最后去了“五大道”,所谓“五大道”也就是5条比较知名的路,似乎是马场道、睦南道、大理道、重庆道和成都道。先去的是马场道。那条路比较宽,但车也比较多,路边的建筑是西式的,路旁的树也挺多,让自己想到上海的淮海路。并且在这条路上还见到了天津外国语学院和财经大学,这两个学校竟然也是比邻而座。或许由于两个学校都不是很大,感觉二者根本就是一体的。在外面简单的看了看天津外国语学院,感觉这个学校的整体风格还是非常不错的,西式的建筑,整体的基调非常协调,这个方面南开就差的太远了。
之后相继去了睦南道、大理道、重庆道和成都道。睦南道给自己感觉非常不错,绿化不少,也相对比较安静。在那里的时候恰巧是4点,竟然听到了钟声,那声音是自己早晨非常安静的时候在校园才能听到的。当时听到后感觉非常亲切,非常喜欢。若是天津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想要住的,或许也就是这里了。大理道上的绿化少了些;重庆道的感觉也是不错的,但或许是睦南道的先入为主,没有喜欢睦南道的多;成都道上车太多不太喜欢。
十一,自己终于算是出去逛过了,虽然头痛的厉害,不过也还算是有所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