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出门买书

     回家一个多月,出门的次数一共不过两三次。
     朋友3月4日过生日,刚好赶上回到学校的日子,于是就想在上海帮他买了礼物带回去送他。想来想去还是只想到送书,所以专程出趟门去买书。
     买书一个想到的地方是思考乐(好像不是这样写哦,可惜忘了该如何写了,呵呵),那里环境自己还是非常喜欢的,轻柔的音乐、淡淡的薰香,《苏菲的世界》就是在那里买到的。不过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路过福州路上自己唯一去过的那家,见到名字已变成了“大众”。听YJJ说思考乐倒闭了,老板跑了。自己惋惜不已,多好的环境啊。接着就听YJJ说,就是因为环境太好了,去的人都不是买书的。呵呵,似乎也颇有道理。你感觉好的东西,商业运作上却未必会很好。上海书城,还有格致边上卖教辅书8.8折的文韬(应该是这个名字吧,后来还曾又去过一次呢),还有买书更加便宜的当当、卓越,这些的环境在自己的印象中似乎都没有福州路上的那个思考乐来的好,然后它们都还在,而那家思考乐却没了,真是有些可惜啊。
     也不知同样地方的“大众书局”的环境如何。这次是没有机会了,等下次回来一定要记得进去看看。
     一直以来都以为“上海书城”仅仅人民广场一家而已,而那天晚上从中山公园走过竟然看到已经关门的“上海书城 长宁店”。对于“上海书城”的印象还是可以的,于是也就对这家“长宁店”产生了兴趣,今天就是特意去那里的。
     “上海书城 长宁店”规模不是很大,底层很小,转了一圈没能看到想取下来翻翻的书。一共似乎是四层,由于打算就买小说送入,所以仅仅到了二楼就止步了,在这里自己可是转了好久。由于自己是不怎么看这类书的,能做的也仅仅是凭着记忆去找听叶沙节目中介绍过的书。仔细的搜寻整个外国文学的书架上,竟然也看到了几本叶沙节目中介绍过的:《傲慢与偏见》、《奥斯丁书友会》、《追忆逝去的时光》、《盲刺客》。也还看到了《美国众神》,出门之前才刚从bbs看到了关于这本书的帖子。还有《兄弟连》,这竟然也有书,不知是否也像《肖申克的救赎》一样先有书才有电影的呢?虽然要送书的朋友曾极力推荐自己去看《兄弟连》的电视剧,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去不太想送他这本书,可能是自己不太喜欢的缘故吧。虽然说礼物是送给别人的,只要别人喜欢就好了,不过谁能保证那书就写的一定很好呢(主要自己是看了点《兄弟连》的,不是特别喜欢,所以就坚决不送,呵呵)?原本是想送他《法兰西组曲》的,但在卓越、当当还有静安寺的新华书店都找不到。最终是选了《盲刺客》,虽然自己没有看过,不过是记得很久以前叶沙在节目中介绍过的,深信她介绍的书一定不会差的。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书是今年1月新版的,书的颜色不知是否算是蓝紫色的,看了喜欢;封面、封底用的那种有点软的硬卡纸,拿在手里感觉也非常好,也喜欢。自己看了书的简介,还是讲什么两个故事,看到自己有点晕,真是有点怀疑译者的水平,不过发现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也就算是放心了。想想让怎么看这类书的人看这种书一定是不怎么容易的,这回那个小朋友有的好受了,嘿嘿。
     在搜寻书架的时候竟然被工作人员请求填写对书店的意见问卷调查,没好意思拒绝,但自己可是第一次去那家书店啊,面对一堆的问题只好用“较满意”来回答,毕竟不想让别人太难做。不过后来又转了一会,发觉好多问题的答案也就只能是“一般”,但想想工作人员将添问卷的笔送给自己,也算是得到补偿了吧,呵呵。
     ps,在家的时候,听着风从窗缝吹进来呼呼的、并且还能真切地感受到阵阵的凉意。但出门之后,发现真是很暖和很,没走几步就感觉有些热了,暖暖的风吹过来真是很舒服,呵呵。家里门缝透过来的风让自己想到了北方的风。冬天里没有风的日子即使温度很低也不是特别冷,但只要一起风那就冷的很了。想起上个学期一次大风的早晨去福利院,回来之后写下了《与风斗》(骑车6人,与风斗,几不能行,辛苦。如此大风,坐车3人,也辛苦。特发此文以记之。)的帖子,每次想到还是感到有趣,呵呵。早上的时候听到新闻里说一列从乌鲁木齐开往阿克苏的火车突遇大风有三人死亡。听到“阿克苏”的时候心中一动,毕竟自己的童年是留在了那里。又想起了之前那辆从新疆开往北京遭遇大风的火车,新疆的风似乎真是有些恐怖。然而自己却没有太多关于这方面内容的记忆,仅仅有的是一天下午突然起了风沙,窗外原本是明亮的,不知何时竟然成了黄色的,并且那颜色似乎还一点点的变深,但之后又是如何,就记不得了。

沉默

刚刚去亲戚那里吃了团圆饭回来,整整一天自己都是非常非常的沉默。
为什么?是因为毕设的缘故比较压抑,还是对他们谈论的话题没有兴趣,抑或是他们讲的上海话让自己感觉有些隔阂……
无论如何自己是如此的“斯文”,……

费解

昨晚折腾了一个晚上我的本始终就是不出声,今天早上开机的时候竟然突然又听到了Windows那久违的开机声音。虽然那声音听到太多早已腻了,但再次听来却也是抑不住的欣喜。或许是爸说是要看旧版《上海滩》,本比较听话他的话吧,呵呵。
无论如何,本应该是的确有些问题了,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查查是哪里的问题。

不幸

刚刚看到Rite说水仙花开了就会有好运的,不过似乎对我不太适用。到刚刚为止,水仙开了6朵,是看来喜人,然而我的不幸却也伴着这花儿悄然而至了。
为了做毕设的驱动,电脑上的驱动被我装了又删、删了又装,然而还是没有进展,以为是系统被折腾的太厉害,于是决定重做系统,一切从头来过。然而不幸的根源也就是这次的重做系统,点了IBM的一键恢复就陪我妈出去买手机了,回来的时候看到设置界面但没有听到声音,很是奇怪。之后进系系统发觉一切声音都没有了,重新设置系统的声音不行,关了BIOS中声音的设置再开还是不作用,删除了声卡的驱动重装再次未果。最后,也就刚刚又重新做了一次系统,但还是问题依旧,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电脑是哑了。
没了声音的电脑,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考验,音乐是肯定不能听了,电影也退化到了无声的时代……感觉那样的日子将会是梦魇,不过或许这能自己安心做毕设了。
电脑出了问题,心中当然是会充满了不安。重装系统之前还是好好的,用IBM的一键恢复之后就没有了声音,是这个系统的问题吗?似乎也不太像啊,什么都很正常,用Media Player还能放音乐呢,只是我听不出来罢了。只剩下最后一个尝试了,找张XP的盘再重装一下,若是……那就死心了。
我的IBM的本啊,你可是号称质量最好的啊,然而之前有并口奇奇怪怪的问题,如今又没了声音,真是你的问题吗?也才用了你一年半而已啊,虽说我从来不把你收起来,一直是放在外面当台式机用的,但你也不用如此抗议吧。
唉,……

水仙花开

昨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水仙开出两朵花来了,今天这两朵已是完全绽放,又在另一枝上看到了两朵也是含苞待放的。
买的是时候听卖花的小姐说春节刚好开,这不春节了,花也开了,真是灵验,呵呵。
仔细端详端详了开出的花来,六片白色的花瓣是如此的晶莹,中间黄色的花心在花瓣的承托下也是格外的好看。昨天需凑近花朵才能闻出淡淡味道,今天稍微靠近花儿就能闻到了。那味道有些特别,很是陌生,不曾闻过,虽说不上特别喜欢,但毕竟是花儿的味道,闻了心中也甚是欢喜。
不过竟发现有两枝的花苞有些发黄,看了居然会有些心痛的感觉。真是不知什么缘故,同样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寄希望于妈所说的‘它自己就会好的’,我可是想看到所有的花苞都开花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