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继父》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

     死了丈夫的高秀兰,领着一女三男四个孩子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几个男孩子又调皮捣乱得让人头疼,想再找个丈夫,可是男人们一看到她的几个孩子,都没人敢招惹。有人介绍了附近工厂的锅炉工老关头。那晚上大儿子宝金又惹祸了,秀兰管不好,老关眼睛一瞪,宝金就害怕了,秀兰就觉得老关真是一个依靠,有了他,孩子的教育问题解决了,就同意了和老关结婚。婚后二人感情很深,可是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看到老关对母亲那么好,除了感到不舒服,心里也觉得老关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于是和继父的对立就开始了,一直到死,也没得到和解。

     面对这四个孩子,老关多次想离去,可是他深爱着这个如同他的生命的女人,他也多次发誓,打着自己的嘴巴下决心再不管那几个孩子,可是他的性格不行,看不惯还要管,还要发火,打孩子。在艰难的岁月里,他舍不得吃穿,连抽烟和喝茶都戒了,省钱来养活这几个孩子,一次他看孩子们想吃肉,他拣了条死猪,怕吃了有问题,煮熟了他先试着吃,结果吃了差点丢了命,孩子们却乐得不行,盼着他死。他很伤心,经常说,我要是不看你们的妈,我吃饱了撑的养活你们呀!这样孩子们就更不领他的情了,觉得他的话说的对,这个继父不是为了他们才辛苦,是为了他们的母亲才付出的。更想着法子跟他对抗。多年来,秀兰都没法调解这种矛盾,直到她离开人世时,仍无法让儿女们在她生命最后一刻叫老关一声爸爸。秀兰去世之后不久,老关也去世了。儿女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在他的一个工具箱里装了满满一箱那种可以记事的日历头,日历上除了记着他每月发工资、理发时间,花了多少钱,买茶买烟花了多少钱,还记着儿女们的生日,记着他每一次打孩子们经历,怎么打的,为什么打的,用什么打的,并且记着这样的话:我是为他们好呀,我不愿意打他们,我自己没有孩子,我能不喜欢他们吗?……儿女们看到这些文字,都哭了,他们跪在了继父的遗像前,叫了一声爸爸!最后决定把父亲,继父,母亲三个人依次葬成一排。他们在继父的石碑上刻下了这样的文字:恩重如山。


29集电视剧《继父》分集
主演:李幼斌 郝岩 侯天来 肖肖
第1集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丧妻的锅炉工人关吉栋给四十多岁的妻弟江福林介绍对象,女方是三十九岁,有四个孩子的工厂医院护士高秀兰,不料在高秀兰家,却提前和她的三个小儿子张宝金、张宝银、张宝玉发生口角,关吉栋据理教训孩子,被随后到来的高秀兰看到,产生误会,双方不欢而散。高秀兰早年丧夫,一人支撑家庭,生活十分疲惫拮据。三个儿子再次淘气,到锅炉房报复关吉栋,偷吃粮食并恶作剧,又在文化大革命的标语后写下骂人字样,惹出风波。关吉栋找到医院,和高秀兰理论,又是一场争执。高秀兰十七岁的大女儿张娟是学校宣传队的演员,因心疼母亲到锅炉房找到关吉栋指责,关吉栋默然无言。
第2集
高秀兰心力憔悴,去锅炉房找到关吉栋,表示同意和江福林结婚。关吉栋深感意外,找来江福林,三人坐谈,江福林不善言辞,关吉栋却深明事理,高秀兰很为之感动。同时宝金、宝银和宝玉却越发淘气反叛,用脸盆扣了锅炉房的大烟筒,报复关吉栋。高秀兰无力教育好孩子,家里一片混乱,江福林不敢结婚。文化大革命运动升温,高秀兰家成分不好,三个男孩又连续惹事,学校宣传队要开除张娟,工厂后勤科开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也要把高秀兰作为第一批疏散人员下放到农村。高秀兰深感绝望,找到医院同事朱大夫,请求帮忙。朱大夫思前想后,表示只有一个办法。
第3集
深夜,朱大夫找到关吉栋,劝他娶了高秀兰,让其能留在工厂,关吉栋认为这是趁人之危,严辞拒绝。朱大夫又暗示高秀兰,高秀兰无奈,找到关吉栋,提出结婚,关吉栋仍然拒绝。高秀兰被迫下乡,临行前关吉栋看到却忽然不忍,到工厂领导处表示要娶高秀兰。高秀兰得以留下,二人举办了婚礼,孩子却不愿接受,在一起回忆父亲。结婚当夜,关吉栋让高秀兰回家,表示结婚只是为了帮她留城,二人是挂名夫妻,高秀兰深为感动。三个男孩和关吉栋继续有冲突。另一面,朱大夫名义上关心高秀兰,暗地却打探二人婚姻生活内情,并在领导处散布消息。高秀兰听到,气愤难当。
第4集
厂里给锅炉房派来年轻的转业兵王小秋,名义上是关吉栋的徒弟,实为监视关吉栋和高秀兰的婚姻生活,看二人是否为假结婚。关吉栋坦白自己确实是为了帮高秀兰而结婚,王小秋深受感动,答应保守秘密,众人相信二人是真结婚。朱大夫依然对高秀兰挂心,转弯抹角向宝银打探二人婚姻实情,高秀兰得知更加生气。关吉栋开始在生活上帮助高秀兰一家,将大半工资给了高秀兰,高秀兰感动,二人谈心,对彼此又多了一份了解。为了保密二人婚姻实情,关吉栋每天睡在锅炉房的杂物间,终于被来感激探望的高秀兰发现,高秀兰震动,将关吉栋拉回自己家。
第5集
关吉栋在高秀兰家住下当晚,娟子赌气离家,住到同学朱华家,宝金宝银宝玉也一直闹别扭,高秀兰无奈,关吉栋不悦,把家里的一只鸡扭死。第二天早上,宝金宝银宝玉为了不让关吉栋吃到鸡,合伙先把鸡烧了,全部吃完,并编好词骗母亲。朱大夫得知关吉栋住到高家,耿耿于怀,终于安排高秀兰下涮瓶车间干活,关吉栋闻讯赶去接高秀兰下班。二人回到家,发现孩子们的作为。关吉栋生气,认为孩子太不懂事,需要好好教训。高秀兰深感伤心,关吉栋细心安慰照顾,二人感情逐渐靠近。部队招文艺兵,娟子想报名,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萌生改随关吉栋姓的想法,但心里仍然不接受这个继父。
第6集
娟子去考文艺兵,表现出色,娟子对

进部队充满憧憬,回家却没有跟关吉栋提起改姓的事。宝金宝银宝玉又接连闯下祸事,被众人找到家里理论,关吉栋发怒,事情终于平息。当晚关吉栋和高秀兰严肃教训三个孩子,三人开始稍稍懂事,略有收敛,但几天后又故态复萌,并一起算计抢了王小秋的军帽,并向关吉栋谎称是借来的。部队来人调查,向关吉栋核实与娟子的关系,关吉栋意外下说出实情,并请求部队录取娟子。高秀兰体弱,不适应涮瓶车间的劳作,关吉栋感到心疼,同时朱大夫还是放不下高秀兰,跟关吉栋商议,在高家请工厂王主任吃饭,争取把高秀兰调回医务室。
第7集
高秀兰和关吉栋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请王主任,三个男孩一心盼望吃剩菜却发现菜几乎被吃光,宝玉大哭,王主任尴尬离开。关吉栋发现军帽上王小秋的名字,大为恼火,三个孩子仍然嘴硬,关吉栋动手教训,高秀兰不忍,二人冲突,关吉栋离开高家。娟子没能当上文艺兵,怨恨关吉栋,朱华介绍表哥战士李敬民与娟子认识,李敬民在部队放电影,对娟子很有好感。宝金宝银自制火药枪,去电业所偷铜丝换钱被发现,宝金用枪打中来人。夜里,专政队来人抓走宝金宝银,高秀兰去找关吉栋解决。关吉栋和专政队齐队长冲突,后发现两人是朝鲜战场的战友,事情解决,孩子被放回家。深夜,高秀兰去找关吉栋道歉,被娟子看见。
第8集
高秀兰不堪车间的工作,终于病倒,被送去医院。三个男孩依旧每天四处游混。娟子和李敬民的感情朦胧发展。关吉栋得知高秀兰病倒,赶去照顾,二人关系刚刚有所缓和进展,又被娟子撞见,关吉栋无奈离开高家。高秀兰一人无力照顾家庭,生活更加艰难。家中无粮,娟子去买私粮,被管理人员抓住没收,全家陷入困境。关吉栋得知,决定连夜赶回老家弄些粮食,回来的路上被大风雪困住,多亏柏科长和高秀兰赶到接应。高家终于可以糊口,孩子们对关吉栋的态度隐约有所缓和。当晚,高秀兰去看望关吉栋,关吉栋给高秀兰缝补衣服,两人互诉心事,感情终于水到渠成。
第9集
高秀兰决定带孩子们和关吉栋一起照全家福,只有娟子没去。一年过去,在关吉栋照顾下,宝金宝银宝玉每天干活、背唐诗,高家的生活逐渐平静稳定。娟子仍然住在同学朱华家。娟子和李敬民秘密约会,被宝金宝银看见。朱华一心喜欢李敬民,李却对她态度冷淡,朱华痛哭。高秀兰和关吉栋感情甚笃,孩子们不理解,感觉失落。高秀兰继续在涮瓶车间工作。关吉栋为了要酒糟和造酒班何班长发生冲突,后在柏科长调解下平息。关吉栋带着宝金宝银宝玉,冒着风雪到乡下老叔家送酒糟。娟子回家,和高秀兰说起当年报名当兵的事,仍然怨恨关吉栋。高秀兰生气,母女俩争吵起来,娟子离家。
第10集
娟子心里烦闷,来到李敬民所在的部队大院后墙树林,不小心从树上摔下,被李敬民背回朱家,幸而无事。众人心生疑心,李敬民支吾,谎称娟子向其要军用书包,朱华没有疑心。娟子和李敬民关系进一步发展,仍然瞒着朱华。柏科长送来手推车,关吉栋让宝金宝银宝玉一起推车去乡下送酒糟,三个孩子为了看电影,把手推车扎爆,找到李敬民要求看电影,不料回来发现手推车被偷,三人害怕关吉栋责罚,不敢回家。关吉栋和高秀兰连夜找寻,不见三人踪影,高秀兰心急如焚,关吉栋赌气,表示以后不再管教孩子。第二天,果然不出关吉栋所料,三个孩子趁大人上班溜回家中。

第11集
关吉栋猜到实情,生气不管宝金宝é
“¶å®çŽ‰ï¼ŒèŠ±é’±æ‰¾äººç„Šäº†ä¸€è¾†æ–°è½¦è¿˜ç»™æŸç§‘长。高秀兰带着孩子去锅炉房给关吉栋认错,关吉栋不理。高秀兰让三人跟着关吉栋再去送酒糟,关吉栋仍然没有反应,半路,三人赌气倒掉酒糟回家。娟子和李敬民的事终于被朱华发现,朱华生气扇了娟子一个耳光,娟子跑回家中痛哭。宝金宝银宝玉又在外面打架惹祸,被打的孩子父母找上门来,关吉栋忍无可忍,用皮带教训三人,家里乱成一团,娟子和母亲吵翻,离开家中。当晚,娟子来到朱华家,向朱华道歉并道别,朱大夫猛然醒悟,找到关吉栋和高秀兰,说娟子要出事。三人在火车道上找到要寻短见的娟子,关吉栋在危机时刻扑过去,救下娟子。
第12集
关吉栋见到过去当兵时的连长,现在当上了军代表,来酒厂检查工作,关吉栋如实汇报,酒厂领导不悦。宝金被关吉栋打的躺在床上,高秀兰给他上药,发现宝金还留着关吉栋当年打宝玉时用的木棒,宝金说要报仇,高秀兰伤心泪下。何班长看见娟子宝银宝玉,把他们叫到酒厂办公室,让他们揭发关吉栋在家打人的事情,关吉栋被工厂开批判会。高秀兰得知娟子寻短见是因为个人感情,却让关吉栋担责,二人大吵。转眼过年了,关吉栋和宝银逐渐建立感情,娟子和宝金不悦,找来冰糖对宝银说是毒药,要他放到关吉栋的茶杯里,宝银不忍,没有让关吉栋喝茶,但关吉栋仍然深感灰心,于年夜里离开。
第13集
七年过去,已是一九七五年的年夜,三个男孩都已长大。高秀兰和关吉栋感情依然深笃。七年来高秀兰一直撇下孩子,去锅炉房陪关吉栋过年,这年四个孩子在家,决定由宝金宝银宝玉去锅炉房假装向关吉栋道歉,全家一起过年,关吉栋认为三人假意,没有搭理。宝金和宝玉下乡,被安排在青年点。青年点杀猪,宝金请来朋友,因为盛菜和点里的人冲突。李敬民和朱华早已结婚并生了个儿子,娟子还是一个人,关吉栋和高秀兰说起,想把王小秋介绍给娟子。宝银在农机厂工作,和朱华的妹妹县广播员朱琴恋爱,瞒着朱家。宝银和娟子去放映室看电影,宝银发现姐姐和李敬民关系暧昧,大吃一惊。
第14集
关吉栋向娟子提起介绍王小秋的事,娟子嗤之以鼻,表示看不起王小秋这样的男人,关吉栋生气。朱琴的母亲眼光势力,看不起宝银,不同意他和朱琴恋爱。宝金下乡四年,因性格倔强,和领导多有矛盾,部队招兵,宝金想借助关吉栋和首长的关系通过入伍考核,勉强和母亲一起去找继父说情。关吉栋从柏科长处得知宝金在乡下的表现,生气训斥宝金,表示不会帮忙,宝金觉得受屈,一气之下离家。次日,关吉栋却找到部队来人,托付宝金入伍的事。高秀兰并不知情,认为关吉栋冷淡孩子,二人多年来第一次吵架。深夜,李敬民和娟子来到娟子宿舍,原来二人一直暗地相好,娟子要李敬民向上爬,做大事。
第15集
李敬民听从娟子,开始写心得报告送交领导,朱华不以为然。朱大夫知道宝金要参军的事,带着高秀兰去青年点队长办公室找到柏科长要求帮忙,言语间却和柏科长冲突起来,高秀兰见到宝金,母子间矛盾反而加大,二人无功而返。朱大夫找到关吉栋,痛斥其不帮忙宝金入伍的事,关吉栋不予争辩。宝银借到一本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被关吉栋看到。宝银对这本书如获珍宝,借给了朱琴,叮嘱其保密。高秀兰和关吉栋仍然没有和解,关吉栋面上没有透露,私下却再次找到部队来人,再三嘱托宝金当兵的事宜。朱大夫的妻子,朱琴的妈妈武凤梅诋毁宝银为人,朱琴心生动摇。乡里,宝金宝玉正为宝金入伍的事动心思。
第16é

ݠ
一群小学生来到乡下参观劳动,有记者随行。宝玉看见,设计了一出宝金在众人面前见义勇为事。宝金拦住了受惊的驴,又意外从火中救下一名小学生,被记者拍下。宝金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被树为模范典型,当兵的事已经板上钉钉,全家都感到高兴,宝金自己却充满羞愧。宝银是县上的赛诗能手,颇有名气,关吉栋不以为然,要宝银务点正业。王小秋介绍亲戚–下放改造干部袁放和关吉栋认识,发现二人又是朝鲜战争时候的故交。几天后,宝金救人的真相被记者发现,被救小学生的父母找到关吉栋高秀兰厉声谴责,二人大惊。宝金通过入伍体检,兄弟三人高兴回家报喜。
第17集
关吉栋和高秀兰问出真相,心灰意冷,宝金宝玉回到乡下,忐忑不安。深夜,高秀兰带着家里的全部积蓄,和关吉栋到了被救小学生的家中看望病中的孩子,请求家长不要揭露此事。孩子父母仍然不答应,情急之下,高秀兰拉关吉栋一起跪下求情。事情终于盖住,关吉栋却郁郁病倒。娟子让宝银帮助李敬民改学习报告,使得李敬民深得厂领导赏识。朱华从妹妹朱琴处借来《第二次握手》,和李敬民同看。李敬民刚刚见到曙光,决定抓袁放当反动典型,写稿批判。宝金被一所解放军大学录取,整个青年点为之振奋。关吉栋深感自己隐瞒实情,犯下错误,借酒消愁,酒后和老首长通电话,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第18集
关吉栋终于还是找到部队来人,向老首长说出宝金见义勇为的内情,宝金临行前被取消入伍资格。高秀兰伤心之极,让关吉栋离开自己家。宝金回到乡下青年点,不堪众人疑惑,自己说出实情,并决心重新做人。关吉栋和袁放一起叙旧,感慨良多。李敬民写批判袁放的稿件,力不从心,娟子找到宝银要其帮忙修改,宝银无奈答应。宝银询问娟子和李敬民的关系,娟子没有隐瞒,说怨恨朱华,所以要把李敬民抢回来,可是自己也很茫然。县广播站里来了省里派下来的宣传副部长文强,文强年轻有为,对朱琴很有好感。关吉栋和高秀兰依然冷战,另一面,宝金在乡下用艰苦劳作磨练自己,令众人刮目相看。
第19集
宝银去找朱琴要书,朱琴的态度有些冷淡,宝银不明所以。文强请朱琴吃饭,席间朱琴深深被文强的风度吸引。晚上文强带朱琴去河堤散步,向朱琴示爱,朱琴受宠若惊,两人缠绵拥吻。乡下,小流氓来向宝金挑衅,宝金表示自己要重新做人,不再打架,没有还手。带队的柏科长深感宝金的脱胎换骨,回来向关吉栋说起,关吉栋既安慰又有些感触。宝银去广播站找朱琴,把给李敬民改的批判稿落在广播站,被文强看到。朱琴向文强表示和宝银绝无关系,文强被宝银的文笔折服,要调他来宣传部一起搞大批判,宝银心里并不情愿。高秀兰和娟子谈心,娟子否认和李敬民的关系,母女俩话不投机。
第20集
李敬民被调到厂宣传部,收拾东西时掉下了那本《第二次握手》,袁放打扫卫生发现,还给了李敬民。李敬民深觉惶恐,怕袁放揭发自己,决定先下手为强。李敬民向文强汇报,说袁放介绍自己看地下黑书,文强大为兴奋,找来宝银一起商议写批判稿,宝银愣住。回到家,宝银气愤难当,要说出事实,被娟子嚎啕大哭,下死劲拦住,宝银无奈屈服。广播站播出宝银和李敬民对袁放的批判稿,关吉栋听见,不是滋味。高秀兰得知宝金的变化,喜极而泣。文强带领大家吃饭庆功,宝银冷眼看着朱琴言行,失望之极。关吉栋去探望袁放,袁放反过来安慰他。关吉栋回家,要向宝银问个清楚。
ç¬
¬21集
李敬民来到娟子宿舍,二人庆贺李敬民前途,厮混在一起。宝银喝醉,彻夜不归,众人找到娟子宿舍,二人的事情被发现。关吉栋问宝银为什么陷害袁放,宝银沉默不答,关吉栋要撵走宝银,娟子指责关吉栋,关吉栋灰心离开高家,心情沉郁,又病倒了。朱华和李敬民大吵一架,娟子反而找到朱华,凉薄嘲讽,朱华忍无可忍,二人冲突。关吉栋气的中风,独自住到乡下,王小秋请去朱大夫给他看病,高秀兰得知,前去探望,关吉栋仍然犟着脾气。宝银知道关吉栋对自己失望之极,觉得多年努力化为泡影,心里抑郁,表示不再参与批判,文强恼羞成怒,表示不会让宝银有好日子过。
第22集
宝银找到朱琴,要她说出真相,书是他借给朱琴的,朱琴不理。高秀兰为了关吉栋的事忧心难过,宝银找到母亲,表示会给关吉栋一个交待。宝银去找文强要说出实情,文强却和朱琴混在一起谈情说爱。宝银大闹广播站,在广播里公开实情,闯下大祸。宝银被捕入狱,心里反而坦然。转眼一年过去,四人帮被打倒,宝银被放回家,全家团聚,宝金坚持不混出个模样不回家,关吉栋却也没有参加聚会。文强下台,朱琴追随到省城,却发现其有老婆孩子,朱琴羞愤下喝敌敌畏自尽,幸而被救活。柏科长回城和关吉栋说起宝金的变化,二人均感欣慰。娟子带车间主任去找王小秋打家具,吃着水果却突然呕吐起来。
第23集
朱琴在医院默然流泪,后悔当初对不起宝银,朱大夫安慰女儿,假说宝银已经原谅了她。朱大夫找到关吉栋,要他劝宝银和朱琴重归于好,关吉栋说只能试试。宝银虽然释放,却因为批判过袁放迟迟不能安排工作,夜里,宝银独自走在路上,遇见了拉手风琴的袁放,二人互不认识,却好像有些投契,袁放教宝银拉手风琴,宝银也藉此排遣。娟子到王小秋家中,让王小秋找来李敬民,二人大吵起来,不欢而散。原来娟子已经怀孕近三个月,李敬民却不愿承担责任,娟子无计,失声痛哭,王小秋带她去乡里各个医院做流产,因为没有介绍信,都被医生拒绝。宝银终日闭门不出,关吉栋用激将法说起朱琴因他服毒,宝银生气之下去找朱琴理论。
第24集
宝银找到朱琴,大声斥责,二人郁结的心情都宣泄出来。朱大夫生气,去找关吉栋吵架,被高秀兰劝开。王小秋带娟子回到家中,悉心照顾,娟子感动,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王小秋支吾,表示自己配不上娟子,娟子要嫁给王小秋,王小秋激动地哭了。关吉栋找到农机局吴书记,要求给宝银落实工作,吴书记要宝银写份检查,宝银不领情,认为以前是关吉栋害了自己。又是一年招兵时,宝玉和青年点的干部王红霞等想再把宝金树成典型,宝金坚决不同意作假。宝银去了煤场当装卸工,被朱琴看见,朱琴深感对不起宝银,对调查当年批判袁放事件的人说那本《第二次握手》是自己抄的,和宝银没有关系。
第25集
关吉栋找来袁放做宝银的思想工作,宝银得知袁放身份却夺门而出。袁放把一台手风琴交给关吉栋,要他转交宝银。关吉栋去开解宝银,宝银却口出恶言,关吉栋心寒。朱琴重读宝银以前写给自己的信,百感交集,拿着信去找宝银,却发现了宝银的道别信,信中宝银说明自己会去黑龙江林区工作,并向母亲和关吉栋道歉。宝金因为执意不当典型,没能报名参军。娟子和王小秋准备结婚的事,李敬民跑来纠缠,并告诉关吉栋和高秀兰娟子怀了自己的孩子,关吉栋不许王小秋娶娟子,王小秋流泪说自己是真爱娟子。二人终于结婚,关吉栋衣着簇新地参加了婚礼。朱华听到娟子结婚,立刻要和李敬æ°

‘离婚。
第26集
宝金在山上点炮炸山,从炮区救下一个放羊的小孩。宝金真正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典型,医院里,宝金提出要当兵,多年的梦想终于成真。高秀兰关吉栋全家送宝金入伍。转眼五年过去,娟子的孩子大宝已经三岁了,娟子去帮朋友卖布,意外发现老板是已经发迹的李敬民,娟子耿耿于怀,回家对王小秋指摘,关吉栋要王小秋多留心。关吉栋一直咳嗽,到医院检查发现肺部有阴影,不能手术,关吉栋不愿化疗,要朱大夫用偏方给自己治疗。宝玉总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小青年一起混,成日喝酒厮混,不肯踏实工作,关吉栋高秀兰又开始忧心。宝金在部队表现优秀,已经当上了侦察兵连长,和已在银行工作的王红霞恋爱。
第27集
宝玉整天跟着几个混混一起听音乐、看画报、学跳舞、打球,不思进取。李敬民去探望大宝,遇见娟子,提出要重新追求她,被娟子拒绝,李敬民仍不死心。宝银大学毕业,在省报社工作,朱琴多年来一直在等他。朱琴托人给宝银送去当年为他织的围脖、手套,还有一本《第二次握手》,宝银若有所动。关吉栋撵走来找宝玉的小混混,大声教训宝玉。娟子厂里来了大客户,说是娟子介绍而来,娟子被调去销售科,还发了奖金,后来得知客户是李敬民派来。王小秋经常义务帮别人打家具,娟子不悦,要王小秋赚些外快,二人争吵起来。宝金带领战士在野外生存训练,回忆起关吉栋的教诲,觉得没有关吉栋,就没有现在的自己,想过年回家看望继父。
第28集
娟子找去李敬民的住处,要把奖金还给他,发现李敬民一人病在床上,于是送他去了医院。王红霞找到宝玉,说他的几个朋友向自己借银行娱乐室的钥匙却不见人去。宝玉意识到他们去偷了银行的进口录放机,和王红霞赶去追查。三个混混用枪打死了守卫老杨,宝玉掩护王红霞,自己被挟持做了人质。警察赶来,三人威胁要打死宝玉,关吉栋冒着子弹救下宝玉,宝玉感动。警局感谢关吉栋,关吉栋请求让宝玉当上公安,宝玉终于找到喜欢的职业。宝金带领的连队在野外生存训练中破了全军纪录,宝金受表扬。会餐中,参谋长点名宝金背唐诗,宝金又想起继父的养育教导之恩。朱琴去省城办事,探望宝银,二人却阴差阳错擦身而过。
第29集
关吉栋继续用偏方治病,王红霞赶来探望,说起宝金来信提到关吉栋,感谢他的教导之恩,关吉栋流下喜悦眼泪。宝银在省报社宿舍楼见到袁放,说起关吉栋的用心良苦。孩子们终于长大懂事,关吉栋充满欣慰。娟子不见了,众人在李敬民住处找到她,原来她和李敬民了断,让他死心离开。李敬民强行带走大宝,终于被关吉栋和王小秋追到。李敬民离去,大宝追一条小狗,不想一根电线杆倒下,关吉栋为了救大宝被杆子撞到头部,重伤不治。弥留之际,关吉栋要回锅炉房看看,宝金宝银连夜从省城赶回,床前恸哭失声,喊出"爸",关吉栋含泪逝去。关吉栋被安葬,墓碑上刻着:慈父关吉栋,恩重如山

并口似乎是坏掉了

许久没有写blog了,最初是以考试为籍口,后来就是回到家中懒得写了。或许人都是向往安逸的吧,一旦落入其中,也就变得懒惰了,呵呵。
回到家中无所事事了一周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始做事了,毕设啊毕设,不知要到何时我才能把你做完呢?
在觉悟之后,这几天自己疯狂的查资料。先是和USB Windows驱动有点关系的都看,后来发现应该和USB中的HID类相关就又盯着这个,翻遍了百度上的所有网页。唉,可惜找到的东西都不怎么有用。后定下心去看英文网页了,倒是让我找到了个非常接近的网站,有几篇不错的文章,看了对HID终于有了点系统的认识。看来还是英文网站的东西有价值,这个自己以后一定要记住了。
晚上的时候,把固件的程序改一下,然而烧了之后,竟然电脑连固件的usb都不认了。自己又是折腾BIOS设置,又是查程序,始终不知道问题所在。想到回来之前,我的电脑就不认JTAG,后来让我奇奇怪怪的发现似乎换成LPT3就能识别芯片了,但当时没有试着烧过程序。此刻我是只能疑并口有问题了,唉,真是麻烦啊。
一波三折,不知这回又要折腾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