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7

上京前夕

上周听sincere问自己五一是否想去唐山,但是觉得唐山也没什么意思就说要考虑一下,后来才知道他竟然想骑车去唐山,不知为什么竟然立刻来兴趣。
因为我的板斧之前刚刚骑车去了上海(虽然未果而终,但也到了镇江),心中羡慕的很?是想为自己的生活添些色彩?是希望给自己找点自信吗?是为了多那么一点点的经历吗?抑或以此来纪念即将逝去的本科?说不清那是什么,反正自己非常想有这么一次的经历。
原本是准备去唐山的,然而突生变故。我们临时决定改去北京,去周口店“当猿人”,呵呵。
无论如何,明天一早就将和sincere出发了,此刻的心情有一点点的复杂,毕竟是第一遭。看到cycling板精华中一篇文章说“9、保持旅途愉快的心情,咱们出去玩,不是出去锻炼,也不是出去自虐,所以心情是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的”,突然有了点“自虐”的感觉,呵呵。毕竟这次实在是太过仓促,没有提前做身体的训练,真不知道这次骑行会以什么样的结果告终。
也无所谓了,就算是证明一下自己吧,无论怎样这将都是一次非常难得的经历。不求玩得开心了,4号活着归来就好了,5号接着带队去福利院,呵呵。

一个人去听讲座

不知是何时对于讲座、对于音乐会,对于话剧、对于朗诵会、对于……开始感兴趣的。
之前,还都能拉zhuyufeng陪自己一起去,但当突然被告知他除了周五晚上其它时间都没有空事,发觉自己竟然有些畏惧一个人去听这些东西,是因为习惯了提前一个小时去占座,而这枯燥的时间无法消磨吗?抑或是别的原因?
刚刚独自去听了个《作为宗教文学的道教仙传》,用了一张《南方周末》来消磨了那漫长的一个小时,期间一个人也是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无论如何总算是一个人听完了那个讲座。
一个人去听讲座,无所谓了。

不知是何时对于讲座、对于音乐会,对于话剧、对于朗诵会、对于……开始感兴趣的。之前,还都能拉zhuyufeng陪自己一起去,但当突然被告知他除了周五晚上其它时间都没有空事,发觉自己竟然有些畏惧一个人去听这些东西,是因为习惯了提前一个小时去占座,而这枯燥的时间无法消磨吗?抑或是别的原因?刚刚独自去听了个《作为宗教文学的道教仙传》,用了一张《南方周末》来消磨了那漫长的一个小时,期间一个人也是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无论如何总算是一个人听完了那个讲座。一个人去听讲座,无所谓了。

话剧

刚刚看了自己的第一部话剧《总理志 南开魂》,是黄埔团校的学生表演,原本就没有抱太多的希望。看过之后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虽然还是觉得有些美中不足,但已很好。以此作为自己看话剧的开端,尚可。
对于话剧抱有敬畏之情,愿这部总理的话剧开启自己对于话剧的热情。

巧合?

看到《生命与读书》的文章不久,就又看到叶沙去水产大学做关于读书的讲座,之后伦理学的老师又在课上提及“北京、清华呼吁晨读经典”,关于“读书”的东西似乎一下子涌入自己的眼前。
昨天晚上看到黄埔团校要演出“总理志 南开魂”的话剧,夜晚睡不着难得听了一次“1068夜航班”,竟然讲的故事也是和话剧有关。
难道这个世界中真有如此多的巧合?或许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只是你留意了你想得到信息罢了?
??

紫藤

昨天随手翻了一下willingliu的文集,在其中看到了一篇关于“紫藤”的文章。其中写道“春已薄暮 渐行渐远”,非常诧异。
然而在楼下看到整株紫藤都已被紫色的花儿盖满,方才醒悟紫藤也是属于这个季节的。
也许是紫藤的颜色,抑或是willingliu文章的缘故,每每从那株紫藤附近走过,走路的同时总是会凝神望着那些紫色的花儿,然而却从来不曾停下来,走到跟前去仔细端详。
喜欢东西,未必一定要拥有才会快乐。好看的花儿,也未必一定要走近才能感受美好。
也许一切都留在心底里,才是最最美丽、最最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