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圣神降临

今天晚上的时候,陪一位师姐去西开教堂做了弥撒。
西开教堂是天主教天津教区的总坛,第一次进教堂就去了个大地方,有幸的很,呵呵。
今天还恰巧赶上所谓的大日子,听红衣主教(穿着红衣的人,呵呵)说是所谓的基督上天10天,圣神降临,今天是庆祝这个日子。
那个红衣主教宣讲了一通,其中讲到不同人即使使用的不同语言在这一天都能听懂彼此的声音,还拿福建话、广东话、四川话来做比喻,都无语了。宗教也要针对不同的人群做本土话啊。
在教堂里坐(跪、站)了一个小时,没有明白多少东西,不过算是见识了一下所谓的弥撒礼,感觉很淡、很淡。
ps,由于我没有宗教信仰,若是有不敬的话,有此信仰的人还请原谅。

淋雨

说起雨,首先想起上海,遇到该下雨的日子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自己偶尔会忘记带雨具,因而也淋了不少次雨。
而在天津似乎还不怎么淋到雨,昨天是个意外。竟会下了一整天的雨,很是奇怪。自己有雨披,也有雨伞。不过那伞是一次临时买的,还是粉色,质量也不很好,因而一直只是摆设。
庆幸自己住在学校中心,去哪里都很近,出门索性也就不用雨具。出去几次,有时雨下得着实不小,几乎所有的人都撑起了伞,感觉自己不用伞在雨中慢慢悠悠地走,有些另类。不过自己也还算喜欢,总算找到点在家的感觉,呵呵。

林下关了

原本是想用这次的blog写点《国学导论》课上听来的关于小说的种种,
却意外看到了林下论坛关闭的公告。
虽已很久、很久不曾听过叶沙的节目,但她的节目还有她的这个林下论坛,
一直都在自己心中是颇有地位的,
突然关闭了,惋惜不已,
特发此文记之。
附,论坛关闭公告:
开坛以来,本论坛管理员密码频繁被盗,

网友们的言论自由和安全已受到极大损害,

兹决定即日起关闭论坛,

由此造成之影响我们亦感遗憾,

再次感谢大家的长期支持和关爱,

相忘相守,

云淡风轻。

          叶沙及林下同仁  

          2007.5.15

与人斗,“其乐无穷”

爱心家园征募板务的帖子贴出来都已半个月了,连个跟帖的都没有,很是失望。无意间,遇到了上任板主yfzhang师兄,他告诉自己,一般是不会有人主动申请的,要我主动去板友谈。
昨天和librayc聊天的时候,说起自己正为给如何找人谈话发愁,他开玩笑说让我先去看一下谈判技巧,还引用了一下mao的“与人斗,其乐无穷。”,呵呵。
或许那真是可以“其乐无穷”,但自己却不喜欢这种乐,太费神。上周找男生尝试了一下,结果很失望,并非谈得很失望,而是结果结果很失望。我觉得符合条件的男生,之后都没有时间,真是有些气馁。这周六准备去找女生谈,然而始终不太能明白她们的想法究竟是怎样的,所以对于女生一向不知该说些什么,这将是件非常艰巨的任务。或许真如libryac所说,找到接班人了,自己才算是毕业了。
“与人斗”自己也是不喜欢的。不知是否是受到“不争”潜意识的影响,对于自己不喜欢的,自己会忽视掉。
昨晚下了些雨,并且大风狂作,但同屋的3个人竟然还将电扇开至最大的3档。他们没睡的时候,开着也就忍了,等到今天早上起来发现电扇依然开着,而那3位个个都是裹着棉被,并且窗户也被关得很小了。
这已不是第一次了,真是对这3个人无语了。早上7点不到就醒了,或多或少与这一夜的电扇有些关系吧。如今睡觉是吹不得风的,否则必会头痛不已,想想也是那电扇造的孽。
突然想起了大一时的英语老师lisa,记得她说过,我们有时要懂得去与人argue。当时的英语课不曾好好上过,以至于现在英语的状态。但不知为什么,她说的好些道理却记得很清楚。
唉,还是算了吧,自己和那3人兴趣不投,两年都不曾说过几句话,同屋的陌路之人做了如此之久,又奈何多这两个月呢?

总结

前几天被nkhuhuhu问起此次北京之行回来有没有写点什么,告诉他没怎么写。
而他告诉自己,他去北京城里转了两天,就陆陆续续写了近7千字,听了之后非常佩服。
想起不久前不知听谁说过,读书一定要做读书笔记,否则就等于没有读。
很可惜,自己恰恰是没有这个习惯的。
想想出去旅游应该也是同样吧,也是回来之后也是应该写点什么,否则很快也就会淡忘了的。
用了一个晚上把周口店和石花洞拍的照片一张张传到bbs上,
随手还写了点注释什么的,
看着那些照片,不禁想起了些什么,也还是颇为有趣的,呵呵。
ps,看来是应该时不时做些总结,无论是读书,旅游还是做事,留点东西下来应该会是很有意义,也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