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住回校外

刚刚师兄告诉我在bbs上看到,
我们新研一的又要住回校外了,
郁闷不已。
大一的时候,住在校外的儒西。
如今研一,应该又要住回去了。
本科3年,一年在外,两年校内,
硕士3年,亦然。
自大一起就盼着西区的单元房,
盼了这么许久,
好容易到了硕士,有了机会,
没想却又要住回校外,
感慨不已……
师兄说,我可以还留在原本校内的宿舍,
毕竟就自己一人提前毕业,没人会住进我那个宿舍。
然而,实在是和同屋之人没有默契,
宁愿多累些,也要远离不喜欢的人。

繁琐的手续

虽然没了考试的烦恼,
却又得折腾离校的手续。
9:00出去的,此刻才回来,
来回折腾,
据说今天的天气也是出奇的好,
37度的大热天。
图书馆-行政楼-学活-主楼-学活-行政楼-主楼
原本可以很快就办完的手续,
却不知哪里出来岔子,
明明是报送本校了,
却为我办了回上海的报到证,
又不得不在学校两端的学活和行政楼之间来回往返。
最最郁闷的是,
明明是学校的失误,我却不得不为其失误补交10元的手续费。
谁又来补偿我呢?
……
折腾了一个上午,
终于基本手续都办完了,
就等着邓论的3个学分了,
有了这3个学分就能拿到毕业证了。
203的老师说等办好了通知我,
之后才能回家,
不知又要等多久了……

仰望天空的梦想家

虽然不用早起参加毕业典礼,
虽然昨天很晚才睡着,
6点依然醒来。
醒的时候正赶上唱校歌,
对此是非常喜欢。
不知为什么屡屡听到校歌总会有特别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对南开的眷恋?
在水房洗漱的时候,
又恰巧赶上饶子何校长为毕业生们致辞,
虽然自己没能坐在台下,
虽然没有身着学士服,
但也还是衣冠不整地来到窗台边,
远远地听着饶校长的每一句话,
或许这也算是我别致的毕业典礼吧。
饶校长说了很多,
我也静静地听了很多。
其中两句话印象颇深。
“毕业意味着新的开始。”
毕业的确不应该只属于离别,
至少对自己不应该如此。
我的同学们明年才会毕业,
而自己也依然还要留在这里。
“毕业是新的开始”或许更贴切些。
这些天始终对没有参加毕业生晚会、没法参加毕业典礼、也没借学士服拍照有些耿耿于怀,
倘若视毕业为新的开始,而非离别,
倒也有些释怀,
也许唯有真正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才需要上面的种种吧,
那就将他们留到离校的日子。
“要成为仰望天空的梦想家。”
饶校长引用了南开校友温总理的话来勉励毕业生们。
听到他的这句话的时候,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望了一下天空,
突然发现天空是如此蓝,云是如此白。
天如此晴朗,
或许每个仰望天空的人都不会失望的。
许久不曾仰望过天空了,
似乎每每仰望天空都是在学期末临近考试的时候,
也许只有在那段时间里才能真正完全投入做些什么,
也许也只有在那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享受仰望天空的快乐。
望着天空上云儿,
不再刻意地想像些什么,
只是会静静感受那份美好。

毕业前最后的考试

大四的小朋友们早在论文答辩结束就已解脱,
而自己还得苦熬至今,
但无论如何,终于、终于是考试结束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着出分数,领毕业证了。
虽然这最后的考试理应非常容易才对,
2门E类,1门A类,
然后考试的感觉却不是很好。
也许真是由于心散了。
没了考试的念头,
也没了考试的感觉。
此刻终于算是结束了,
本该可以彻底放松了,
但想到一堆琐碎的毕业手续,
还有那门A类课的学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毕业证书也不知何时才能拿到手中,
……
唉,
很多时候,
人就是喜欢如此自寻烦恼,
也许的确会有很多令人不快的事情,
倘若换个念头,
开心的事情又岂会少呢?
无论如何,
一定是会毕业的。
即使错过昨晚的毕业晚会,
即使无法参加明天的毕业典礼,
即使放弃了穿学士服拍照的机会,
我一定还是会毕业的。
明天去把离校手续办了,
若顺利,
月底就回家,
终于又要回家了。

毕业之人

自己真是快要毕业了,两顿散伙饭请完了,学分也算的很清楚了,只要拿到邓论的3个学分就可以毕业了。
就是由于这迟了的3个学分,自己竟没了参加毕业仪式、上台领毕业证的机会,着实有些郁闷。
前几天还同pierreakoug师兄说起很期待毕业仪式呢。他说其实那没什么好期待的,留下的只有非常深刻一个字“热”,呵呵。
当时自己说即使那样也是很值得经历一下的,唯有这样特别的记忆才能被保留很久。
但很可惜,是没有机会感受那天的热了。
虽说自己即将毕业了,与同学相比并没有少太多的课,只是课程都是A、E类这些相对容易的罢了。
但看到他们每日都忙着上自习,而自己却整日悠闲的对着电脑,真是惭愧的很。
平日里lixuming这类夜族上午10点以前是不太能见得的,最近一大早却时常能意外地见得他,问他怎么会早起,他说考试要看书了。
还有yanlianzhu,见得他的时候,他会告诉自己又投了多少简历,准备要去哪里哪里面试。
……
或许真是要毕业的缘故,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就和他们变得不一样了。
这些日子,每个周五上午都会去蹭网球课。
发现即使自己打得不怎么样,在挥拍击球的一霎那也是会有很特别的感觉。
那感觉是什么,是身体放纵的喜悦?
周日中午也会跟着研一的师兄去打打羽毛球,
同样打得不是很好,但每次全身的衣服都会湿透。
衣服湿透的感觉的确不怎么舒服,并且下午也总会由于没有休息而有些头痛,
即便如此,只要有空自己也还是会去。
也许真是拜即将毕业所赐,不用再顾虑太多,能过得洒脱些了。
昨天傍晚的时候,
看到同学在玩网球的游戏,竟也来了兴致,陪他玩了好一会,还拷贝来装到了自己的电脑上,
早上自己玩的时候让实验室的师兄看到了,他随口说了句“不愧是要毕业的人”。
呵呵,要毕业的人,就是可以过得很洒脱。
这些日子,一到晚上,校园里就处处闻“杀人”之声。
连着两周的周末,自己也陪着大四的人一起“杀人”,
毕竟都是毕业之人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