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一点点的彷徨

连着上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课,终于可以坐下休息片刻,却感到一点点莫名的彷徨。 
也许是有些倦了,也许是帮司老师改的程序使自己有些困惑,也许是自己今天又犯错了……
窗外的风呼呼作响,此刻屋内却让自己刚到了闷热,也许在回宿舍的路上吹些凉风会让自己放松些。
不知为何,这风却让自己想到“宋玉悲凉,秋风萧瑟”。

月夜

中秋的月夜,也许与平日有所不同,但似乎也不该有什么差异。
不知为何想到竟只有“杨柳岸,晓风残月”和“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似乎都不太切合这个佳节。也许是词汇匮乏的缘故,抑或自己心中本没有这个节日。
对着天塔湖许久,也望了湖水和满月许久,不时有夹杂着鱼腥的风吹来,感觉很特别,也很舒服。
也许月夜真的很美好,只是在湖边带得久了,在这秋夜竟也无法承受那阵阵的寒意,或许月夜的美好也是不能长久的吧。

上课

自己应该许久不曾上过课,尽管上周还去蹭了本科校公选课。
上个学期,自己也是上了不少课的,但多是校公选和校必修。虽然也经历了考试,但却没有任何感觉。
终于,终于明天要正式开始上课了。
在这上课的前夕,自己终于赶着把CodeKeyboard的PCB又重画了一遍,也许仅是希望能少留些东西给明天吧。
就要上课了,自己准备好了吗?

Pressure

上午的体检一切还算顺利,并且还算是确认了自己有高血压的事实。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会时常感到头痛,一直以为可能是睡眠不足的问题。不久前一时兴起查了点关于高血压的东西,联想起两年前去献血的时候被告知血压有点高(120/90),才知道自己的头痛可能是由于这个引起的。
体检的时候,开始是一位医生用电子血压计测的,发现很高又让另一位医生用水银血压计帮我确诊,结果依旧。看到医生在体检卡上写下了140/90的字样,知道这已有些高了,而那医生说我的血压远高于此,并且还嘱咐自己要去医院看病,要坚持吃药,不能不在意……测血压之前是刚验过血的,是抽血的缘故吗?也许吧,似乎有不少人测出来的结果都有些偏高。自己整个上午头都是有些痛的,以往只有下午才会如此,着实有些古怪。但抽了血,血液少了,血压不应该低吗,真是有些费解。
知道所谓的高血压是无法根治的,要注意饮食、吃清淡的,也只能靠生活调节,要少焦虑,要保持心情愉快。但反过来,高血压又会导致紧张、焦虑,使人心情变差,这或许也能解释自己平日里总是心神不宁、状态不佳吧。也许如此,自己应该彻底把爱心家园的事抛开吧,那实在是让自己太费心了。
不知为什么突然又想起了昨天看的《Stargate Atlantis》中的那集“Grace under Pressure”,那集讲的是自己喜欢的Dr.McKay 在面临死亡的种种。也许二者都有个“pressure”吧,虽然也不尽相同,但也希望自己能“Grace under Pressure”。

“新”的开始

一直以为凡事是可以有个崭新的开始,然不知这世上或许本无“‘新’的开始”之说。
前天晚上折腾到11:30总算是搬家去了儒西,本以为换了地方可以就此和之前的宿舍诀别,不想竟又将拖鞋忘在了那里……
今天早上6:00醒来,不顾师兄“开学典礼不用去”的教诲,一路飞车冲来本部。本以为可以就此有个新的开端,不想虽比要求的时间迟了10分钟,却依然干等了40分钟。所期待的校长训话,也由于音响设备的问题,一句也没能听到……
原以为自己可以把很多事情处理的干净利落,不想千丝万缕总是纠缠不清。
倦了,累了,千方百计却总得不到解脱。
总想能有个新的开始,却不知人总是会被昔日的绳子拴着,无论如何是挣脱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