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冒烟的片子

今天终于又拿起被放了一周的小板,这次是刻意选在早上,在脑子最清醒的时候焊的。
自己是格外小心,这次的小板也果真比上次要好看许多。然而临近中午的时候,自己犯错了,把USB还是的接口焊到了背面。
本以为只是usb的D+和D-反了,不能正常工作而已,却忽略了电源的正负极性也是反的。自己也只想试一下,插到USB上的时候,片子竟然冒烟了,赶紧拔了下来,然而一切都晚了。
当时自己是如此沮丧,整整一个上午,小心翼翼焊了一个上午,就在这瞬间全归于零了。又是那么懊悔,之前明明已经发现问题了,为什么要偷懒先去试试看能否正常工作呢?
自己非常失落,但也于事无补,只能又花了一番功夫把USB接口改回正常。重新插上USB接口的时候,竟然量到晶振有输出,心中不由一喜。赶忙把PSEN串了电阻接地,插到电脑上竟又看到提示无法找到驱动,那一刻自己是如此开心。终于,终于USB能识别了。为此,上个周末自己痛不欲生。虽然放下了一周,但心中也还时常惦记着,现在终于、终于好了。
见到bobdog时候,告诉他片子冒烟了,但后来竟然能被USB识别了。他听后也格外高兴,说我的运气真够好,呵呵。也许吧,但也可能上一块片子不正常就因为没有经历过冒烟呢,呵呵。
无论如何,看到小板终于能正常工作了,还是格外的高兴。也许真是上天怜悯自己的努力吧。

挫折

每个人都是会遇到挫折的吧,面对挫折的时候,你会怎样呢?
上一次记忆最深的挫折是去年做读u盘的MP3的时候。那时,无论怎么努力板子都不正常工作,先后折腾了几个月,最终换了芯片才解决了硬件问题,后来又用了挺长一段时间才又把软件调通。记得那时,自己是非常执着的,问题没有解决就茶不思、饭不想,时常因为郁闷晚饭也不吃。也许当时是非常上心,很有韧性的吧。
前天,codekeyboard的小板回来了,用了一个下午把元件焊完,虽然本就没抱希望一次就能调通,但先后找到两处问题后,依然工作不正常就着实有些郁闷了。无论如何,USB bootloader 怎么也不起作用,对比了去年MP3的板子,没发现什么特别。换了PLL的滤波电容,换了晶振,问题依旧。
再一次沮丧了,去年USB不认是片子坏了,然而这次明明是有ALE的。真是有些想放弃了,去年是和bobdog一起做的,好多问题是他解决的。如今只有自己了,自己认为能做的都已做了,此时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也许自己真是不是适合做这些,做PCB是需要有bobdog那般的细心,然而自己总是要犯错,自己画的两块pcb都是出了问题的。似乎自己更习惯于先犯错再纠正,然而或许有些事情修补bug的代价是过于昂贵的。
开始有些对自己的方向有些犹豫了,自己可以学会小心谨慎吗?否则自己似乎就不适合再继续了。
刚刚看得willingliu的blog上写到她努力想教好她的学生,然而那些孩子们却让她心冷。虽然回复是刚写下的,但内容已记得不是很真切了,只知道是些鼓励的话。每个人都是会遇到很多挫折吧,在自己看来也许会艰难无比,倘若跳开出去,也许那只是生命中短短的一瞬,是那样微不足道。是了,那一定算不得什么的。

无题

已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如此依赖搜索引擎,但凡遇到点问题总会去google和baidu,总是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把问题解决。
然而电脑的方式本就不适合于思考问题,当没有直接获得答案的时候,自己总会不断在网页间跳跃,尝试找寻些许的线索。然而日子久了,失望的次数也就愈发多了。
久而久之,发现并非所有的问题都可以search来的,有些是需要思考和理解的,终日对着电脑或许只会是浪费时间而已。
忘记了今天下午的课不上了,去了不想立刻走,于是看来会书,算是把CRC校验的原理看明白了些,回了实验室把昨天折腾了一天的程序稍微该了该,结果竟然就对了,……
解决问题如此,很多事情亦然。往往我们会陷入一种模式,也许一度并且此刻依然非常有效,然而日子久了就会有些问题了。或许不再有效,或许心生厌恶,时不时跳出自己的圈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的确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似乎这周是学校本科教学评估的日子,校园里被装点得格外漂亮,喷泉也都全开了,感觉好极了。虽然不屑于这样的做法,但也算沾了点光,校园漂亮了许多。不知为何在这秋日里,柳树依然翠绿,草儿竟然还有大片大片的鲜绿,草坪中央还被鲜红的、粉红的花儿装饰了,那颜色搭配起来是如此喜人。虽然早晚天气非常凉,但在中午,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如此惬意。这些日子的天似乎也格外的蓝,颇有秋高气爽的感觉。偶尔也会有泛黄的树叶随风飘落,点点的凄凉,也有点点的浪漫。或许再过些日子,是会有另一幅光景的吧。
也许是自己的病好得差不多了,折腾了一天的作业也有了进展,正所谓物随心变。心境不同的时候,世界是不一样的。
在此要感谢大家在我生病时的问候,尤其要谢谢李老师和eagle,谢谢你们的关心与鼓励。

杂叙

一周又过去了,有太多事情发生,也有太多事情值得留在这里,然而什么也没留下。
nkhuhuhu和zhangxuesheng他们的作品以天津赛区第一送去了全国,竟破天荒地什么奖都没有拿到,而排在他们之后的反倒拿了奖回来。原本一切该是那么顺利,电赛拿全国奖、保本校研。他们的保研表填好了,导师也都联系好了。然而,就这样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但凡认识他们的朋友都他们惋惜不已。世上的事情是如此不确定,眼看着就要拿到手里的东西,转眼就没了踪影。没了保研的资格,他们一个准备考研、一个要去找工作,再见到他们的时候,自己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电赛的4天3夜,和他们奋战在一起,当评测之后知道他们的成绩很好,自己是如此得高兴,然而此时竟成了不幸。见他们的时候自己是很悲伤的,反倒是他们来安慰自己,说这是一次不错的经历,没有了还可以从头开始……也许真是如此吧,虽然让人神伤不已,却也要在此祝福他们。
虽然回到学校不久就去看了病,然而所谓的感冒却还一直纠缠到现在。痛苦有时真是会让人沮丧,会把人的意志消磨殆尽。严重的那些日子,鼻涕不断,还有要命的头痛,似乎只要头稍微动动,疼痛就会随之而来,那痛让之前自己绝不吃药的“誓言”迅速瓦解。人有时真是很脆弱,很多时候,我们是如此无力。
这周自己上的课估计也创了新高,周一至周六,基本上每天至少两门3节的课。也会时常困惑为什么自己竟去上了这么许多的课,也许仅仅是隐约觉得有些课今后可能会用到吧。同实验室的另一个小朋友也去旁听了很多课,除了周六,他旁听的课竟比自己还多,也许大家都是希望能再多学些东西吧。每天晚上骑车回到儒西的时候都会感到疲惫不堪,中午在实验室里没有办法午睡也让自己郁闷不已,然而自己还是坚持着,也许是有一点点对这种生活的眷恋吧。明年是要去公司上班的,也就只剩下这一年还在学校里上课了,并且这很大可能就是所谓的“最后一课”了吧。

国庆病假

自己很是不幸,美好的七天国庆假期却交给了感冒。
印象中自己不是总得感冒,但每年似乎也总要得那么一次的,这次的感冒竟也来凑国庆的热闹。
感冒的日子,自己是不喜欢吃药的,因而也就将大部分时间也就交给了床。躺在床上头痛的感觉会稍微好些,但鼻涕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感冒啊,不幸啊。
在床上听CRI的怀旧金曲,听到了BSB、Savage Garden、Westlife,还听到了两个版本的《Moonlight Shadow》。
想起节目的广告语“生命中许多记忆并没有被遗忘,只是暂时想不起来。听一首歌,想念一个人,重复一段情。”
也许生病的时候是人最易伤感吧,更何况还在这秋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