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大山里的孩子

昨晚去听了“麦田计划”创始人莫凡的讲座。
讲座的地方倒是不错,主楼小礼堂,应该算是南开容纳人最多的地方吧,去的人却寥寥无几。
虽然在意料之中,还是有一点点的失望,现在人们关心的都是些什么呢?
看了很多张他走访大山中孩子时拍下的照片,一个个孩子似乎都是衣衫褴褛,再看身边穿得光鲜亮丽的人们,一时不知该作何想法。
他说起其中几张照片中的孩子痛哭是因为给了他们一些钱,他还说孩子是因为长期承受着艰苦的生活,突然受到别人的关心而感动的。那是自己印象最深的,孩子的眼泪或许最能打动人心的吧。
照片中还有很多是沿途的景色,天是那么蓝,山层层交叠是那么美。
一直都以为这个世上不会再有桃花源的,然而在这些照片中隐约看到了什么。
也许是有的,也许它一直都在那里,在那大山的深处,陪伴在那些可爱的孩子身旁。

归隐

这世上或许没有桃花源、乌托邦岛和太阳城,但在BBS上却有“归隐田园”之说。
自己终于从爱心家园离任了,随即立刻归隐田园了,时间是180天,能归隐的最长时间
这些日子对于自己应该是弥足珍贵的,但终是要画上个句号的,此刻一切都已结束,自己要开始新的生活。
……
似乎泡BBS久的人将其都会渐渐淡漠,至少认识数个一度非常热衷BBS的人,此刻都已对BBS淡了。也许正因如此,BBS才会有“归隐田园”吧?
网络的世界待得久了,人们会厌倦,会想到归隐。那现实的世界呢?人们不会厌倦吗,又有地方可以归隐吗?

批评的觉悟

这两天来,自己对于“挑战杯”的牢骚似乎发了不少。批评得多了,自己也都有些腻了。
傍晚和librayc聊了会飞信,自己问他关于“挑战杯”的看法,他说有些还不错,有些看不懂。于是问了他那个“乒乓球训练器”的作品,他说至少人家有创意啊,当下搬上了Mickey的“阿甘”这枚糖衣炮弹,librayc一笑了之。
虽然之前也隐隐觉得自己如此评论“挑战杯”有些不妥,却始终没能想到问题的所在。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突然从librayc的那句“有些还不错,有些看不懂”想到些什么。
前天晚上陈洪先生在讲《易经》的时候说到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年轻人要成功,“自强不息”是非常重要的,但“厚德载物”更是必须。librayc的那一句“有些还不错,有些看不懂”不正如“厚德载物”一般吗?想起大一思想课上老师说南开人像是一柄“玄铁重剑”,朴实无华,深沉凝重。做人、做事亦当如此。
纵使“挑战杯”的作品有总总的不是,但别人也算进了决赛,必有闪光之处。若是仅看其不足,那就显得太过狭隘。不记得听谁说起,要懂得欣赏别人。倘若满眼皆是别人的坏,那这世界是没法待的。
在你没有看到好的时候,也许是没有资格说其坏的。
当你没有用善与谦逊看这个世界时,或许也是无法发现美的。

令人失望的“挑战杯”

第十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今天算是终于要在南开结束了。
在这结束的最后一天,自己去看了作品的展览,结果让自己大失所望。
作品倒是不少,但有不少要么自己看不懂,要么没什么兴趣,也算正常。只是在这全国的赛事上,也还看到了诸多没什么含金量的作品,着实郁闷不已。
其中一个乒乓球辅助器,实际上也就是在球台的一端放了块木板而已,还美其名曰这样就可以一个人就打乒乓球了……这算是什么啊,很有技术含量?很有创新性?Micky说那人一定是看了《阿甘正传》。
还有,一个上海机电学院的队,作品的名字不记得了,实质上就是插得好看些的面包板,一边介绍的上海mm还不住地夸耀他们的东西是如何如何好,是移动的实验室云云,……还大言不惭地说一个试验箱只要300元,……对此,真是感到汗颜。随便找个做个数电实验的人来,应该都能做一个他们的试验箱,如此作品竟也能进入挑战杯决赛,费解不已。
Bobdog和Mickey还告诉,他们看到有的作品直接在展台放上了Altera的试验箱,然后写着MPEG-4云云,实际那就是Altera自带的一个实验而已……还有太多的作品都是GPRS,GPS,USB,网卡之类模块的集合,只是为那些东西找到了个用途罢了……
挑战杯还美其名曰有港澳台和海外的学校参加,大片的场地中除了香港的几个学校有些展品外,再多看到的就只有各个学校的介绍罢了。
除了作品展示之外,还有一个“五环科技运动会”,进去看了一下,其中倒是有几个能参与的项目,但内容实在是少些创意。印象中有一个拼接齿轮,一个是用纸负重。前者是由于给定的齿轮直径各不相同,经过组合让连起来都能动起来而已。后者是用纸片搭建一个结构,看能承受多少重量。然而似乎人人都把纸片直接缠在固定柱子上,个个都拿了满分,实在是少了趣味。运动会的现场还有一个飞利浦的展区,似乎应该是要展示些高新科技的东西,但进去了才知道竟是他们的剃须刀和咖啡壶之类,全是些市面上能买到的产品,丝毫没有任何有创意的东西。自己同Mickey开玩笑说,飞利浦就差发优惠券了。
似乎还有一个机器人的大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调试,其中还有我们学校的一个机器人“Q博士”。那个机器人真是丑陋的可以,并且没跑几步就出了问题,着实令人不快。Bobdog开玩笑说,看了Q博士,你还想读博士吗?如此博士,实在读不得的。虽然没能看到正式比赛,看场地也大致猜出了比赛的过程,先是从一堆白方块中挑出3个蓝方块放到指定位置,然后走一段曲折路线,之后到中心区域把网球投入在中间的框子。也就和自己在高中是见过、玩过的大同小异。和Bobdog、Micky聊着聊着,就说到了CCTV的机器人大赛,那个比起这个来可是要有趣多了。
“挑战杯”似乎已是国内最高水平的赛事了吧,但其结果却让自己非常失望。仅有的收获,或许是借机听到了陈洪先生和范增先生的讲座,尽管二人的讲座都是人山人海。

坏心情、好心情

坏心情是可以传染的吧?好心情呢?
刚刚打电话回家,母亲问怎么这么晚,是上课了吧。自己方才醒悟,又忘了去蹭课,母亲听了连连责备自己,连学习都记不得了。听母亲唠叨了几句,也就不耐烦了,立刻和母亲顶撞起来,之后母亲就把电话挂了。电话挂上的时候,自己心绪是乱乱的,从未在电话里上母亲生气过,然而这次……,深感愧疚。
傍晚的时候自己如约去了二主楼,在风中等了5分钟,接到lijiayin的短信,说是要开会不能来了。当下郁闷不已,中午的时间明明是他定的时间,到了离约定时间只差3分钟的时候才发短信告诉我不能来了。发短信给他,他说已经开会了,晚上再说。打电话过去,果真拒接。郁闷不已,真能如此之忙?怒气冲冲去了食堂,吃了晚饭,随即回了实验室,周六晚上要去蹭课的事情,自然飞到九霄云外。
晚上的时候,在QQ上意外见到了librayc,和他说起liujiayin的事情。他告诉我,他已和lijiayin绝交了,还问自己和他怎么回事。自己就像是个受委屈的孩子,把前后的经过一一向librayc倾诉,渐渐地,心中的不快一点点消解了。后来,librayc说要先下了,一会打电话给我。告诉他不必打了,然而时隔不久,依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的声音中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他向自己讲述了他与lijiayin绝交的缘由,并不住地安慰自己。那一刻,自己是感动的。风声越来越甚,他的声音也越发不清楚了,但那已不重要。当一个人困顿的时候,能听到朋友的声音,已是莫大的安慰。在QQ他说及,他和她终于真正走到一起了,真为他们感到高兴。librayc还说她看到自己在blog上写到他和她的事情,还告诉我她说“写他是‘可怜的痴情人’是欺负他’,那一刻自己不由莞尔一笑。我是否欺负librayc不重要,只要有人真正疼他就已足够,不是吗?在此衷心地祝福你们,librayc的她还会看到吗?
不知好心情否会传染,但知道朋友的确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变好。
随即又打了电话回家,母亲依然没睡,意料之中。母亲说还在看电视,一会就睡。我知道接过之前的电话,母亲势必没有办法好好入睡的。和母亲说的还是那几句,天气冷不冷、注意身体云云。虽然依旧是些无关痛痒、可有可无的话,但我知道在这之后,母亲是一定能安然入睡的,至少自己能如此,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