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年末盘点

  昨晚听嵌入式的老师说及做IT的人就需要不断反思,还说年末非常有必要对一年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进行一下总结。
  自己一向懒于做所谓的计划与总结。平日里做东西,开始之前是绝不会兴师动众先去做个计划的,若非要求,之后也绝不会主动去写个文档。然而,日子久了,愈发觉得若能在最初有个计划,之后工作是会顺利许多的。至于所谓的总结,写的过程本是个梳理、重新认识的过程,这也是很早就有所觉悟的。
  在这年末的日子,自己姑且也就勤快一次,先来回顾一下这即将过去的一年。

  回顾:
  2007年1月:
1. 应该在此之前就被bima邀请参与了小车控制的挑战杯项目,但自始至终视自己的角色仅为帮手而已,接受邀请也许仅是不太会拒绝罢了。
2. 联系学校社团南开导游团,组织了一次儿童福利院教学部的孩子参观南开校园的活动。
3. 协助一次为云南山区孩子捐赠衣物的活动。
  2007年2月:
1. 寒假在家看关于Windows下USB驱动的资料,最终用WinDriver做了CodeKeyboard的USB驱动。
  2007年3月:
1. 突然萌发了养花的念头,恰巧得知myblueday亦对花有好感,于是一道买了花种,准备养花,然而结果可想而知。
2. 开始准备WarmHeart五周岁的板聚。
3. 板聚的筹备意外得到willingliu的鼎立相助,自她加入之日就一直忙碌至板聚结束,对此感激不已。
4. 请天大爱心社前板务小Q酋长帮忙申请了一个天大的帐号,开始和天大爱心社接触,并邀请他们共同组织WarmHeart五周岁的板聚。
5. 接受willingliu的建议,在bbs上征集板聚时送给孩子们的奖品,并在wilingliu和myblueday的帮助下满世界收集奖品。此次收效甚好,泰达以及外校的很多朋友都参与其中。
6. 意外见到WarmHeart的创板人metoo师兄和与他同时的前辈seplily师姐,与他们一席交谈,收获颇多。
7. shipu意外提前骑行归来,板聚当日活动的具体安排就交由他与willingliu,自己得以喘息。
8. 组织板聚志愿者及其相关人员讨论板聚事宜,被逼无奈第一次成为“核心领导”。
  9.公园意外涨价,第一次和shipu以负责人的身份与另一个正式组织谈论“大事”。鉴于shipu的口才,最终门票问题得以解决。
  2007年4月:
1. 愚人节的日子,板聚顺利得以举行,虽有些遗憾,自己却为之自豪。
2. 在willingliu的建议下,和爱心社的负责人ian一起将板聚征集所得剩余钱款捐赠给慧灵智障人士社区。
3. 根据板面上留下的文章,学着公示板聚的各类清单,总结板聚的种种。至此,板聚终于告一段落。
4. 忙完板聚,在导师的逼迫下,借鉴了bobdog的毕业论文,于两周内赶出了自己的毕业论文。导师看过后,还受其表扬。
  2007年5月:
1. 五一长假与sincere二人,从天津骑车前去北京librayc家。一去一回,各骑一天,其中滋味颇多。
2. 在区务Edison的强烈要求下,写了述职报告,参加十佳板务的评选,未果而终。
3. 经历过板聚后,萌生了离任的念头,此时shipu也因要去考研而离任在即。和朋友多次讨论此事,于是萌发改变warmheart的念头,“月末小聚”,“爱心园主”自此而来。
  2007年6月:
1. 仅有的一次陪willingliu去买装饰慧灵新家用的材料,回来之时还让其丢了手机,感慨不已。第二日,同去慧灵新家,帮忙打些下手。
2. 第一次单独去慧灵陪了国宾一个上午,算是真真当了一回志愿者。
3. 借毕业之故,更重要是为了找warmheart的继任者,大力推行“月末小聚”,最终gwenda答应做warmheart的板务,westlive说等开学之后给我答复。
4. 大概是这个时间,或者是五月,挑战杯评审。学院初审,自己负责的CodeKeyboard顺利通过,被bima邀请参与的小车控制也在意料之中被清盘出局。当知道作品类学校共计一个名额,且自己保研已定,没了拿奖的念头,遂将之后的事情都交由其他人去做,送至天津市参评,最终只得了学校二等奖,多少有些失落。
  2007年7月:
1. 照例回家3周,似乎无所事事。
  2007年8月:
1. 正式进驻实验室,之后立即被派去折腾了一通电脑,之后依旧没有太多事情。月末将至,在bobdog的提醒下方才醒悟,使用DE2的实验板做了几个配套实验,姑且算是有一点点的收获。
  2007年9月:
1. 与nkhuhuhu、lyydxx及shipu一起参加了安利纽崔莱的健康跑,5公里的全程。竭尽全力完成全程之后,随即而来是无比的畅快,身心皆是如此。
2. 开学伊始,就陪nkhuhuhu等人重新经历了一次电赛。4天3夜,自己完全是又参加了一届。Nkhuhuhu所在队的作品送去天津评测得到赛区第一,不想送到全国竟连二等奖也未能拿到。nkhuhuhu和zhangxusheng的保研机会也随之成了泡影,虽愤愤不平,却无可奈何。
3. pierreakoug 师兄建议给福利院教学部的孩子开班上课,采纳之,积极推行,结果却很惨淡。
  2007年10月:
1. 十一放假回家,不想回家当日就得了重感冒,依旧坚持不肯吃药,在家数日几乎尽数在床上度过。回了学校,痛定思痛,看了医生,吃过药,病方痊愈。
2. 跟着昔日电赛辅导老师做了个控制电机的项目,程序修改再三,由此方知做实际工程是何感觉。数月后,老师要给300元钱,说是报酬,坚决拒之。钱之为轻,昔日若非老师鼎立相助,今日自己未必能如此顺利读研,人当知恩图报。
3. westlive和gewenda终于申请板务,并被任命,自己的一份重任即将得以卸去。
4. 第一次被女生追求,有些诧异。起初有些喜出望外,随即发觉自己对其没有感觉,遂拒绝之。起初言辞婉转,唯恐伤其自尊,不想反被其纠缠再三。Blog为此停用数周,无用依旧。厉声呵之,无果,甚恼,厌恶不已。许久之后,终以一句“已有女友”得一片清净。
  5.第一次以总负责人的身份与福利院院长交涉。
  6. 为学校爱心社团负责人引荐福利院院长,帮其进入福利院从事所谓的义工活动。然而,因其活动对于warmheart造成了影响,其人不淑,交涉再三,其中过程痛苦不已,方知对世间之人绝不可皆视如己出。
  7. 使用内嵌USB接口和EEPROM的AT89C5131重做了CodeKeyboard,然而第一块不知为何始终不肯正常工作,方法试尽,无效而终,困顿不已,遂有不再做硬件的打算。放下数周,从头来过,临近尾声,电压竟然接反,冒烟,懊恼不已。本想放弃,不经意将其改正,竟能正常工作,大喜。此番有所顿悟,一味执着只是徒劳,适时放下方是正果。
  2007年11月:
1. 帮westlive和gwenda与福利院协商活动的相关细节,制定所谓《志愿者协议》,最终westlive代表WarmHeart在上面签名。
2. 与福利院沟通时要求为我们组织相关的培训,虽培训的时间有些短暂,最终也算得偿所愿。
3. 意外被一位不是很熟的师姐联系,说想带蛋糕去福利院和孩子们一起过生日。由于所要求的时间归天大爱心社,遂与之联系。当日,送了个装有干花的花瓶给那位师姐,并和她及其同学还有孩子们过了一个很平淡的上午。第一次,姑且算是在女生生日当日参加了与之相关的活动。
4. 草拟了pierreakoug 师兄3次教学部授课的计划,教学部授课正式开始。至此,自己在WarmHeart的

所有工作结束。
  5.板面巡查再次受到表扬,依旧放弃参与十佳板务评选。
  6.终于从WarmHeart离任,随即bbs帐号归隐。
  7.被导师要求使用数码管重做CodeKeyboard。鉴于所做尺寸过小,原本的厂家费用过高,换之。十日未得丝毫消息,问之,答已近尾声。第二日,却被告知过孔太小,要求修改。改之,已又是半月,不得任何音讯。无奈之。
  8.用了一个下午看过了挑战杯的作品,甚为失望,感慨自己所处方向的不尽如人意。
  2007年12月:
1. 虽在归隐之前已说明拒绝巡查表扬的奖章,依旧获得,再次申请去除,如愿。
  2.离开了bbs,得了少许的清净,又为未来而困惑。与准备出国的小朋友一次小谈,决定有所行动。感叹自己的英文水平,遂借其GRE红宝书,打算先背些单词。然而一月之期已至,安心下来背单词的日子没有多少,背过的单词亦是屈指可数,记下的更是凤毛麟角。
  *能回忆起这些,多亏了2006年8月至今的2473份站内信件。一直未删,懒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除此之外或许还有些别的吧。

  盘点:
  WarmHeart:
  这一年来,WarmHeart对自己而言也许算得上重要无比,因为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如此长久、如此用心地做一件事。
  共计担任板务约一年零六个月,期间两次板面巡查皆受表扬,又两次被区务推荐参选“十佳板务”。放弃了两次评选的机会,也参加两次评选,皆未果而归。因巡查表扬两次得“热心网友”奖章,也主动申请放弃了两次。
  在WarmHeart见到了很多人,博士、硕士、学士,比自己大的、比自己小的,校内的、校外的,读书的、工作的……各式各样的人,但按librayc的说法,他们都是好人。也结识了很多人,其中时常见面的也算熟识,虽然自己一向显得不够热情,心中还是将他们视为朋友的。认识不少师兄、师姐,与他们的交往中,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世也好,言谈举止也罢,都让自己受益匪浅。
  除此之外,责任所在的缘故,自己被迫学会了主动与人交往,学会了开口说话,虽然很多时候连自己都不知在说些什么,也因此变得啰嗦了许多,这依然算是有所获吧,至少走出了自我。
  隐约记得有如下的说法,“你结交怎样的朋友就决定了你是怎样的人,平日你接触怎样的人也决定了你会是怎样的人。”、“你的朋友决定了你自身的高度”云云。与WarmHeart师兄、师姐的接触让自己学会了谦逊,与WarmHeart朋友们的接触让自己懂得了与人交往,他们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自己。因而,这可算是WarmHeart让自己最为受益的两个方面之一吧。
  WarmHeart的板务是整个WarmHeart的核心,是策划者、是组织者、是领导者。有时,猛然发觉数十人都看着自己的时候,那感觉是有些诧异的。
  五周岁的板聚让自己难以忘怀,并非其结果有多么成功,而是之前筹备那段日子的煎熬。似乎印象中在此之前自己还不曾组织过任何活动,那应该是第一次吧,而且还是联合了四方面人的所谓“大”活动。为此,自己是忐忑的,是焦虑的。当活动结束之时,世界宛若重新获得了颜色。然而,那日子虽是痛苦,自己也因此成熟了太多。记得那次板聚志愿者聚在一起商议板聚细节,去了十余人,其中还有数几位师兄、师姐,然而当时自己竟可以宛若一手握生杀大权的独裁者一般,事后想来不由感叹自己何来的如此魄力。
  之后,去见福利院院长,和福利院谈《志愿者协议》,自己也俨然一副leader的模样,此刻忆起也不禁想暗自发笑。做板务,也成了回所谓的“领导”,为WarmHeart的思前想后,一边承受着,也一边成长着。因而,这也算得上WarmHeart让自己最为受益的另一方面吧。
  从WarmHeat离任,BBS帐号归隐,WarmHeart对自己而言,或许可以就此暂时画上个句号,而留下的东西却是太多、太多。若说此役是艰辛一路,自己却也算是成长一路,弥足珍贵。

  学业:
  “学生当以学业为重”,然而这一年,自己对于学业却非如此看重。
  年初时,自己已然决定提前毕业,前半年又是忙着凑学分,又是折腾着准备提前毕业,虽也上了些课,但究竟收获多少便是不好说了。
  下半年,虽已正式读研,但研之课程较之本科,有诸多不同,认真授课且能有所收获的课着实无几。依然发扬了好学的本色,开学之初蹭课不少,然而时之未久,尽数放弃。
  回顾上课所得,年初的《钢琴艺术史》虽没上明白多少内容,或许是“钢琴”二字听得多了,如今对于钢琴曲颇有好感,《Dreaming》、《Blue Evenfall》以及George Winston的一些钢琴曲都是听得最多的。再有本学期的《计算机网络技术》,虽课上没有太多所得,但课下的作业自己做得可谓竭尽全力,发包、收包、解析包,隐隐还有些会了网络攻击,对此颇为得意,只是不知这即将到来的考试又能作何表现。
  再说项目,做EE的若只是上课,没有实际经验,自是空谈。时至今日,导师实际让做的无非是毕业论文的那个CodeKeyboard,做了又做,乏味无趣。后虽帮电赛时的辅导老师又做了个控制的实际产品,也是缺乏技术含量。暑假临近结束,做了数个DE2的配套实验,姑且算作稍有收获。看过挑战杯的作品,也和Bobdog、Mickey谈过数次,皆感叹所做无趣,无非只是用些成熟模块拼砌之作,含金量少之又少。为此困惑许久,感叹前路茫茫。

  生活:
  所谓“生活”,淡如水,乏善可陈,甚至可用“乏味”来形容。
  在学校的日子,终日宿舍、实验室、二主楼。赶上周末外加个福利院,后来归隐,连这仅有的外出时间也留给了实验室。
  两个假期,回家各是三周。今年额外加了个十一假期,回家五天。一年十二个月,在家的日子总共只有一个半月。在家也是终日呆在屋里,玩玩电脑,看看电视,终日无所事事,放假消遣也算平常,只是忘记为父母分担些家务,此刻想来多少有些愧疚。
  平日最大的消遣,或许只是玩玩游戏、看看电影。自己玩起游戏便是一发不可收拾,昼夜不计。每当困顿不已之时,为自己竟会如此颓唐,深感无比懊恼,随即游戏统统清除。过些时日,又会一时兴起,再次装上游戏,如此往复。或许只因对现实少些趣味,方才深陷其中,一旦有事要忙,便是再难顾及游戏了。电影,是上半年看得多些,似乎但凡影视上有的,都会拿来看看。不知是何原因,下半年看得少了许多,并且似乎也只对欧美的影片有些兴趣。更加难能可贵,如今自己竟能耐着性子将不怎么有趣味的《Man from the Earth》和《Sofies Verden》尽数看完。
  这一年的生活中,仅有的亮点或许只是参加了次5公里的健康跑和骑车去了次北京。为了那次的健康跑,和nkhuhuhu一起跑了半个月的慢跑,跑完后的感觉是无比的踏实,整个世界也因此变得真实。至于骑车北京之行,虽是为之自豪。但此刻想来尽管出发之前已是做了不少准备,却依然显得有些仓促,做此决定之前本该有个缜密的计划,自己多少有些鲁莽,幸好一行尚算顺利。

  爱情:
  至今一直无“爱情”可言,但这过去的一年,或许自己

是鸿运当头。接连竟有两位女生对自己有所表示,虽一一拒绝,依然觉得有必要留此一笔,毕竟是人生的第一遭。
  近日突发奇想,有了下面的话:若世上出色的女子皆可谓莲,则予同为爱莲人,皆因“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出色的女子漫天皆是,有的非己所爱之莲,有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让己自惭形秽。爱马之人,得千里之马,非易。爱莲之人,得己所爱之莲,亦难。
  爱情或许是浪漫的,然而其终点毕竟是婚姻。若是不考虑长远,或许已然不是单身。然而,前路漫漫,未来飘渺,又能拿什么给自己所爱之人?

  *至此,所谓“盘点”终至尾声,本不欲与人看,皆因数日心血存于电脑,恐一朝激愤,毁之。兼,这般冗长,定无人有此心性,留于己,甚好。

一顿饭,一记耳光

  昨日先后知道了两则不怎么让人愉快的故事,有些感慨。隔了些时间,依旧有写些下来的愿望。

  一顿饭
  昨日听lyydxx说及他前日2点才睡的原因,yang和女友分手了。yang和他女友的事,自己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应该就是自本学期起,时不时会听lyydxx说及yang和他的绯闻女友。yang的女友似乎是学经济的,至于更多,诸如他们如何相识,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近些日子多听到些yang又去陪他的绯闻女友的消息。
  大约一个月前,lyydxx说他们正式走到了一起,为此lyydxx及他们宿舍的人要求yang请客吃饭。就在那顿饭上,yang的女友认识了yang的室友。不出数日,yang的女友就提出了分手,说是觉得yang太过稚嫩,而她则喜欢成熟些的。随即,yang的女友就和yang的室友在一起了。
  lyydxx说到这些的时候,很是感慨,说总觉得此类事情只会出现在电视上,不想竟能发生在身边。自己听了一时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当下想到了个词“见异思迁”,不想随即而来竟是某个电视画面,女主人公意外邂逅了自己的Mr.Right,最终获得了幸福……
  ……

  一记耳光
  昨日上bbs本是想看看“砸车”事件是否有了说法,意外看到了这么一则转载来的报道。故事说的是一对新婚夫妇结婚之日,新郎的母亲不小心将新娘的嫁妆打翻,新娘见后竟立即冲上前去,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了新郎母亲一记耳光。当时新郎在舅舅的阻止下未能发作,第二日他们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故事很是简单,让人看了却很不是滋味。

  大约就是前日,回到之前的宿舍,与Hiso闲聊之时得知他和新女友竟又分手了,这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似乎也不过一、二个月吧。还清晰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拿手机给我看他们的合影。隐约记得他和上一任女友在一起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短短数月之后,他和新女友竟也分手了,只是不知这次是否又是对方提出的。

  爱情的浪漫、婚姻的幸福令人向往,然而世上还有这诸多短命的爱情与婚姻。一个个如此短暂的故事,令人惋惜。难不成,如今人们都在追求那“一秒的天堂”?
  倘若爱情是一辆名贵的跑车,与其坐在上面不断承受这般走走停停的煎熬,还不如跳下车去步行。

ps,这些文字写在昨日,因为整日窝在宿舍,今天才贴出。

漠然

发现如今自己似乎对很多事都已漠然,是心已疲惫吗?
下课,走出二主楼,一阵凉风袭来,随之而来的是点点白色的雪花。树上,房顶上,汽车上,自行车座上,都染上了一层白色。见了久违的雪,本该心怀喜悦。然而当早晨怀着失落的心情淋雨赶到本部、当看到路上一滩滩混杂着泥浆的水迹的时候,对这雪,有的或许更多只是“漠然”。
前几天,南开出了件“砸车”的大事,似乎弄得全世界都沸沸扬扬,看到bbs诸多与此相关的言语,不少人在blog上也就此感慨了许多。然而,自己对这一轰动事件竟然没有丝毫的感觉,或许只是当时自己未能有幸参与的缘故吧。不知何时起,对那些和自己的关系不那么密切、自己不曾参与的事情都怀上了一种漠然观望或根本漠视的态度,真是不知该如何评价自己如此的状态了。
考试之期将至,只有一周多些的日子,却有三门课要考试,而自己至今还未曾看过半页书。是因为知道此刻的考试和对自己而言,根本没有太多切身的利害关系,才会如此漠然?也许,但或许也不尽然吧。
或许一个人可以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漠然视之,但只要他对一件事非常在意,非常用心去经营,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认为他很令人羡慕。
或许自己也可以如此,但自己那“非常在意的事情”又是什么呢?

Joseph & Jesus

Christmas Day的日子姑且也就说些关于Jesus Christ的东西。
不久前看了部电影《The Man from Earth》,说的是一个自称是14000年前Caveman的John在临行前和他的朋友讲述他经历,在故事临近尾声的时候他说到自己就是《Bible》中Jesus。Jesus一直活着,直到现在,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
在New Testment《Bible》第一章Matthew的起始部分说到了Joseph。故事说Mary是Joseph的未婚妻,然而在Mary还没有嫁给Joseph之前就因为圣灵而受孕。Joseph是个有义之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偷偷地把她休了。正思念这事的时候,上帝的使者在Joseph的梦中显现,说不要怕,只管娶过Mary,因为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而来。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Jesus,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Joseph醒了就遵着上帝使者的吩咐,把Mary娶过来,只是没有和她同房,等她生了儿子,就给他起名叫Jesus。
似乎是初二的时候,一次学校的什么活动,大约是让去少年宫接待外宾吧。有位外国老先生问自己叫什么名字,当时自己说没有英文名字,于是他说你就叫“Joseph”吧,“Joseph is a good name”。
“Joseph”这个名字当时似乎是初中同学李玮帮着记下的(自己的英文一直是这么成问题),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曾用过这个名字“Joseph”,然而此刻依然清晰记得。想起《Bilbe》的“New Living Translation Version”中在评价Joseph的一句话“Joseph is a good man”。
“A good Name”“A good Man”,在这日子里拿来自勉。

小冰晶儿

早晨,不,应是上午了,出门时候见到天是灰蒙蒙的,本以为又是雾,但很快就感到惊喜了,因为感到脸上有点点的凉意,是小冰晶儿!
大概是两周前,在librayc的校内上看到的那篇“冬雨”,其中说到对下的是雨而非雪感到遗憾,他若见到这小冰晶儿或许也会很高兴的吧。
从食堂吃饭再出来的时候,似乎小冰晶儿大了些许,变得能看见了,我的车座上竟也看到薄薄的一层白色。一路上自己都在想,若是这算是雪的话,那一定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至少是自己看到第一场雪。“第一场雪”,竟又让自己想起了,唯一看过的韩剧,并且也只看了5集的《冬季恋歌》中的那“第一场雪”。或许,第一场雪都是会带给人快乐的吧。
看着星星点点的小冰晶儿或者算是小雪花儿,看着整个城市笼罩在灰白色中,也想到了云儿。那所谓的云里面不就是一个个小小的冰晶和尘埃颗粒物吗。如今这云儿似乎落到了地上,或者说我们的世界飞进了云中。人儿或许也可算作一个个的小冰晶儿,那么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我们的世界是不是也可以算作一朵朵的云儿呢?如果我们的地球、月球、金星、火星,这些星球也能算作一个个的小冰晶儿(太阳要算就算作个尘埃颗粒物吧,烫烫的冰晶儿可怎么让人喜欢)那么太阳系、银河系乃至整个宇宙是否也可以是云朵儿呢?或许是可以这么认为的吧,要不怎么会有“星云”这个词儿呢?
二十分钟的车程,或者说是相差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当自己到了本部,发现那让自己欣喜的小冰晶儿似乎已经没了踪迹。
一点点的惋惜,一点点的怅然,也有一点点的期待。下次,下次再见到她的时候,这小冰晶儿一定已经长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