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校友

      在格致转了一圈,出乎意料竟没能见到李老师,却意外发现在南开自己竟还有一个格致的校友。
      在校园里看到了07届保送生的光荣榜,上面竟有这么一行“6. 南开 姜沁”。
      很是高兴,
      一来,每年南开一共只有10名上海的生源,加在一起南开校园里的不会超过40人(其中不乏退学之人)。能遇到来自同一个高中的校友,更是不易。
      二来,在格致的光荣榜上能看到“南开”二字,很是有些自豪。榜上排第一的是“清华”,之后是“北大”,接下来是“复旦”和“交大”,似乎之后就是“科技大”,然后好像就是“南开”了。别的学校名字之后都有5人、3人人名,“南开”一栏只有1人,显得有些冷清,而且也已排在很后了。着实如此,还是感到欣慰,毕竟榜上有名。
      下学期的老乡会是一定要去了(倘若还有的话),去见见我的那个高中兼大学校友。

上海的雪

      在学校盼了许久的雪终是未能在那里见到,倒是这家中的大雪让自己很是意外。路上,同行的小朋友说笑,天津没能见到的雪可以在上海补回来,自己也还算明白橘枳的道理,并且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注定没法弥补,不是吗?
      在车上,时不时听到有人说窗外的雪好厚、还在下着云云,而自己一直不肯贴到窗前去看看那所谓的大雪。因为我知道,到了这里自会是另一番光景。事实也的确如此。出了地铁站,见到的果真不是想象中那个白色的世界。马路上中间只留下些许的水迹,两边的人行道上则是些冰渣和水的混合物,小弄堂坑洼的路面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两个小小的水塘。不知为何,见到这些竟会联想到夏日里吃的刨冰,只是这季节、还有这刨冰定是没人会吃的吧。
      路边的绿化以及小弄堂里停着的汽车顶上,尚且残留了一些即将化去的雪。顺手抓了少许在手中,很快就在手温度下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冰疙瘩,远没昔日在学校里把玩的乐趣。
      走过福缘禅寺的时候,见到寺庙那金黄色的屋顶白雪的点缀下格外的好看。回到家中,站着阳台上,看见对面一栋栋老式房子也同样被白雪覆盖。砖红色的墙,白色的屋顶,不经意处再透出那么一份岁月的痕迹,那感觉着实特别。
      上海的雪或许是娇嫩的,经不得细细的把玩,唯有如赏荷一般的远观,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吧。

窗外

他转过头,瞥了她一眼,看见她已经醒了,此刻也正望着窗外。窗外此刻依然漆黑一片,偶尔有几点零星的光亮划过。
“你喜欢看窗外吗?”他缓缓地问道。
“我吗?”她转过头望向他说,“不喜欢!”
“哦,——”他说道,“不过,我喜欢。”
她轻轻地噢了一下,就不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一扇窗就能把世界分割开,窗的两边就像是两个世界。透过窗,你可以看到外面那个喧闹的世界,…,然而当你把手伸向那个世界的时候,触摸到的只是那冰凉的窗。那感觉…那感觉自己就像个旁观者”,他顿了一下,“像是上帝!”
“上帝?”,她似乎有了些兴趣,眼中却满是迷茫的。然而很快,她的脸上就泛起了笑意,“那他的窗子一定是不能开的。”
“嗯?”,听到这句话,他转去看着她。
看到他满脸困惑的样子,他笑得更开心了,“上帝若是有窗户,那不就得装在地板上吗?”
他一愣,随即也露出了笑容。他冲她笑了笑,就又转过头,望向了窗外。
“你看到了什么呢?”她似乎来了些精神。
“黑夜”,他似乎又是在自言自语,“黑夜总会让人感到孤独,却也会让人格外轻松,一旦你喜欢上她的话。”
“恩——,不过呢,我还是喜欢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那会让我感到温暖。可惜,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她有些失落。
“可以看到啊,现在可以见到它们的影子。”他说着指向了窗外。
顺着他指的方向,她看到只是一道道光亮飞快地划过,不由有些失望,“我还是更喜欢月亮和星星。”
“我也是。”他笑了笑,又凝神望向了黑夜。
见他不再说话了,她便又趴到座前的台子上准备睡去。
此时,夜已深。周围早没了说话的声音,剩下的只有车轮与铁轨碰撞的声音。
他望着窗外的那片黑色有些出神,窗缝透进来的寒气让他不禁打个寒颤。他起身为自己披上了外套,用手托着头靠着窗户上,又望向了窗外。
窗外依然漆黑一片。
他想进到那片黑暗中去,然而窗挡住了他,将他与窗外分成了两个世界。
他想关掉车灯,让自己的世界也充满黑暗,然而他找不到车灯的开关。
于是,他闭上眼睛,黑暗迅速将他包围。他看到自己终于穿过了那扇窗,到了窗外的世界。

“二分梁甫一分骚”

      “莫信诗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骚”出自龚自珍《舟中读陶潜诗》三首之二,得于叶先生的《叶嘉莹说陶渊明饮酒及拟古诗》。
叶先生在书中写道:
什么是“二分梁甫”与“一分骚”呢?中国历史上记载有这样的故事,说三国时候辅佐刘备的宰相,就是诸葛亮。当诸葛亮还没有遇到刘备的时候,没有得到任用的时候,他喜欢念一篇叫做《梁甫吟》的诗。关于《梁甫吟》,前人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大致归纳起来有两种,一种认为它是在丧葬的时候所唱的歌曲;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东汉时代…张衡写过一组《四愁诗》,诗的第一首说“我所思兮在泰山,欲往从之梁父(甫)艰”。张衡是说,我所思念的那个人在泰山,我要到她那里去。“从之”是跟随她。可是我要从这里到泰山去的途中被一座名叫“梁甫”的大山挡住了,而梁甫山是很危险,很不容易爬过去的。张衡这里所指的是什么?他所思念、所要寻找、怀念的是什么人?这完全是在用比喻,它表示的是要得到君主的任用。而梁甫所代表的正式那些阻碍贤臣进用的邪恶的力量。
后来唐朝诗人李白也曾经写过一首题目就叫做《梁甫吟》的诗,他开头就说“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啸”在古代与吟同称,即吟啸。…李白说的“长啸梁甫吟”,是说我大声地吟诵《梁甫吟》这首诗,在我念《梁甫吟》时我所想到的是“何时见阳春”。李白觉得自己很有才能,他说“天生我才必有用”,他说像我这样有才能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够遇到一个温暖的季节,就是指一个好的机遇,被明君贤主所发现、任用的机会。这些就都是“梁甫”二字所包含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再看龚自珍说陶渊明的诗“莫信诗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骚”时,就自然会体会出陶渊明的内心中的那一份“我所思兮在泰山,欲往从之梁甫艰”,以及“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等诗里所深含着的悲慨与感动了。要知道陶渊明在年轻的时候也是“游好在六经”的,他读过孔子的书,也曾经希望有所作为,当他看到世界的败坏与丑恶,也曾愤慨不平:怎么没有一个机会能够施展他的才能和抱负呢?这就是“二分梁甫”的意思。

“骚”是屈原写的《离骚》…他写出了《离骚》来抒发内心悲愤、忧郁的感情。
陶渊明虽与屈原的时代不同,但他眼睁睁地看这国家的政治一天天败坏下去,而他自己虽然欲有所作为,却无从施展,因而内心之中也充满了《离骚》中的悲愤感慨,所以龚自珍说他是“莫信诗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骚”。
      对于陶渊明,记忆中有的印象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和《桃花源记》的美好,令自己羡慕不已,殊不知其经历却又是如此不幸:陶渊明所生活的六十三,是一个“篡”、“乱”交替的动荡不安的时代。陶渊明在短短的六十三年里,曾亲身经历了两次篡逆的变乱,亲见了东晋的灭亡。其内心也非自始就这般淡定,“莫信诗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骚”,唯有真正经历了内心的挣扎才能有如他这般觉悟吧。由此得知,生活本身是最为真实的,唯有经历而汲取的才是最深刻、最为宝贵的,其它者皆有无病呻吟之嫌。
ps,叶先生的《叶嘉莹说陶渊明饮酒及拟古诗》中的饮酒篇是叶先生先后于1984年及1993年在加拿大温哥华的金佛城和美国加州的万佛寺录像所做演讲的录音整理。后者是叶先生于2003年在温哥华岭南长者学院所做演讲的录音整理。
自己有幸听了叶先生两次讲演,由此对小词颇有好感,故而对叶先生敬仰不已。时常想着写些与此相关的东西,却一直未能如愿。前几日于图书馆意外邂逅叶先生的这本书,读了28页,有所感,遂留个记号。

计算

  手工、机械、电子计算、乃至未来的光和生物计算都是时代的产物,这些不同的计算方法代表了当时人类的生产力和时代特点。
  早期人类的生产力低下,劳动都要依靠人类本身来完成,那时的计算就必须以手工的方式来完成;之后,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人类大量使用机械来代替人类自身进行生产,此时的计算就过渡到了机械的方式;当人类将电作为生产劳动的主要动力时,电子计算也就应运而生了。如今,光和生物技术正本被人类努力研究,一旦有所突破,一旦它们被人类大量使用之时,此时方兴未艾的电子计算怕是也就到了尽头。
  计算方式从“手工”到“机械”,然后是“电子”,再到未来的“光”和“生物”,其计算能力是不断增强的,这也与其体现时代特点相吻合,人类社会就是不断进步的。人类进行计算所追求的就是更快、更有效,当计算到达了电子方式之后,其计算的复杂程度已是人类自身所无法完成的,然而人类依然在追求、探索。
  光以其自身的特性能让运算的速度更快、付出的代价更低。并且在一些特定的领域,例如在图像处理方面,通过一个简单的透镜就能让对一幅图像进行变换,这是很令人着迷的。随着生物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尝试着制造生物芯片,企图以生物芯片来实现类似人脑的计算,从而完成一些更为复杂的、非定量的计算。人类的脚步不曾停息,人类对于计算方式的探索也必将一直进行下去。

  当今大量使用的电子计算机都是基于冯氏结构的,其结构本身就决定了追求的是计算的精确性。然而更多时候的计算是不需要非常高的精度,一旦使用了冯氏结构的计算机就会使计算变得异常复杂,以至于当前的计算机无法满足计算的需要。对此,人们早已开始了相关的研究。一方面,人们在冯氏机的基础上,通过软件算法模仿人脑,从而产生了人工智能和神经网络,此外也还有对混沌的研究,人们企图使用这些方法来实现复杂计算。另一方面,人们想通过改变计算机体系架构的方法来实现更复杂的计算,也就有了对多台冯氏机组合成的并行机。此外,人们还想突破冯氏机程序驱动的运算方式,从而有了基于数据量驱动和需求驱动计算机的研究。
  除了电子计算机的研究,人们还进行光、生物以及量子计算机的研究。生物计算机以其非常接近人脑的特性而为人们所关注,一旦这方面的研究取得成功,那么像人脑一样计算机就会诞生。除此之外,量子世界里凡事也都是不确定的,倘若在此方面能有所突破,对于一些复杂问题的模糊计算也同样可以迎刃而解了。由此,对于复杂计算的模糊化,我是满怀着希望。


上面是嵌入式作业的最后一道思考题,写了半天,姑且也就贴出来了。

题目如下:

如何看待手工、机械、电子计算,以及未来的光和生物计算?复杂计算机有模糊化的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