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去兮

到明天早晨,就刚刚好一周了。
虽然我相信奇迹,却也清楚地知道奇迹是期待不来的。
所以,今晚我会将房门插上,绝了电脑失而复得这奇迹的可能。
这件事情,就此让其去了吧。
刚才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不知该说些什么,电脑的事最终也还是只字未提。
刻意隐瞒这件事,是因为我知道即使在电话里说了,也未必说得清楚。
此刻说了,只会让父母徒增担忧罢了,不若回去了再找机会或许更好些。
Bobdog和Mickey、nkhuhuhu和zhangxuesheng知道了我电脑的事,都先后要借钱给我,让我去再买一台电脑,钱等我以后工作再还他们。
mengmeng姐知道了,也说要把她以前一台旧的康柏拿给我用。
他们好意真是令我非常感动,然而我还是一一拒绝了。
想来多少美好时光,自己都是坐在那台电脑前度过的。生活中留下了她太多的影子,称其为自己的半个恋人,恐怕也不为过吧。
如今既然她离我而去了,那么至少近些日子,是不打算再去拥有一台新电脑的了。
都说“失去才会懂得珍惜”,想来之所以会如此,无非只有“失去了”就才会我们痛定思痛。
这几日我也在反思,反思自己的电脑究竟被用来做什么了?到底她有多重要?我的生活为此将会改变多少?
思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没了电脑的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并且还会过得更好,至少就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这星期来,白天忙着换教室上课,中午也不回实验室了,在教室里趴着睡会儿,醒来还能翻两页数。
晚上几乎也都去上自习了,背几个单词、再去看点上课的东西,哪怕只是翻翻所谓的闲书,感觉也是那么充实。
又报名4月13日的安利健康跑,每晚9点都会和nkhuhuhu一起为此去操场跑几圈。10点回宿舍,洗漱休整一会儿,11点就又睡下了。
这个学期还为自己报了个网球班,每周六下午2小时的网球时间。天大爱心社周日上午如果能去福利院,就再和他们一起去陪小孩子们玩会儿。
跟朋友说起如今自己生活时,我用了“惬意”两个字。
这就是离开了电脑的生活。
当然了,没有电脑毕竟会不太方便,好些作业还必须用电脑来做,倘若又被要求做项目了,自然也还得整日对着电脑了。
不过还好,在实验室里我还有个窝儿,那里还是有电脑可以用的。
实验室的电脑还有一个好处,每晚10点就得离开,这样我熬夜也就没了理由,而且这样多少也还能有些所谓的私人时间。
只是对着实验室的电脑,我没了那份亲切。
而且我的电脑上收藏了的许多自己喜好的东西,以及许多朋友的blog地址,就此一下全都没了。
因而,也许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会在这个世界中隐迹。
QQ、MSN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上的了,朋友们的blog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没事就跑去看看,胡言乱语几句。
这里,Purlvin’s Purple SPACE 也将会从此进入冰冻期。
待到春暖花开、山花烂漫时,或许会重新解冻,然而那会什么时候呢?或许只有天知道。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销声匿迹,但是我的心中依然念叨着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在此祝福你们!
去兮——

世界安静了

笔记本电脑丢了,所以,我的世界安静了。
就在今天早晨6:45左右的时分,听到了些许动静。从床上下来,看到门是微开的,桌上躺着我的衬衫,而衬衫下面什么也没了,鼠标、电源却依然安稳地睡在一旁。冲出门外,楼道里空荡荡的,楼梯里一样。一切就像是个梦。
此刻,心情好了些许,或许因为这明媚的阳光。此刻,没有懊悔,也没有愤怒,有的或许只是悲伤,悲伤自己,也悲伤早晨的那个人。
找楼长的阿姨说了,而听她的意思,这种事也只是向上汇报而已……
……
有句话说“失去就是得到”,或许这就是上苍赠予我的本命年礼物。
罢了,也许我的世界会因此而有所不同。

早起

早晨的这次政治不用上了,然而依旧在7点醒来,想来无事可做,索性还是来了学校。

这学期自己的课表是周一至周五、上午下午都是安排了课的,因为一大早有课的缘故,每天都没得懒觉可睡。开学至今的半个多月,几乎日日早晨7点就醒来,洗漱完毕便来了学校。这些天来更是晚上11点就已睡下了,生活规律到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周一到周五如此,即便到了周末,竟也会习惯性的很早醒来。每天早晨都能看到新鲜的太阳斜挂在天边,看到那暖暖太阳的感觉竟是如此之好。

早起,同样可以是件快乐的事情。

买花

去年的这个时候,和myblueday一起从淘宝上买了花种子来养,记得有石蒜(彼岸花)、紫玉簪和蜂管草,最终只有紫玉簪长出了两片叶子,但很快叶子也就泛起了黄色,让mickey拿去给他父亲养,据说没养多久也夭折了。记得 myblueday 似乎是把她的凤仙花种子撒进了数学院前的花坛里,她的紫玉簪长出了三片叶子,然而后来就没有下文,估计也是香消玉殒了。

今天下午,又拖着 nkhuhuhu 去了曹庄花卉市场,百度的map上量了下12km,骑车用了一个小时。花卉市场甚是好看,也许是春天的缘故,各色的花儿都开了,美极了。记得去年冬天在家的时候去了次曹家渡花卉市场,那似乎还是上海最大的,但似乎当时的感觉远没今天的好,或许只是由于那时还在冬季,希望如此吧。

去得晚了些,开始先闲逛了一会,帮nigao买两只小乌龟,不久就听到只剩下半小时花卉市场就要关闭了。nkhuhuhu催我赶紧选花,望着一盆盆美丽的花儿,实在对于取舍有些茫然。nkhuhuhu一再催问我想买什么样的花,我只是笑着说不急、不急,先看看,看到了就自然知道了,呵呵。

闲逛了几家,看中一盆紫罗兰,接连两家都要30元觉得有些贵了,最后有家老板娘终于肯以20元卖给了我,在她那里不经意又看到了香雪兰,很香的花,却非常便宜的价格,7元而已。临走的时候,在出门的地方随手拿了几个小盆景把玩,看到了一小盆不知叫什么莲的小东西,很是可爱,随口问了老板价格,便又以5元成交。

不经意间,3盘花就买了下来,5、6分钟的事情,走的时候花市依然开着。此刻想来,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急不来的,正所谓可遇而不可求,然而或许也只是一个不经意就会遇上到了心仪的了,不是吗?

花是买回来了,至于这美丽的花儿们还能绽放多久,心中是没有底的。想来再差也会比去年强吧,至少此刻已经看到了花儿,闻到了香味儿,然而打心底希望能把你们养活的,我亲爱的花儿们,我会努力尽心呵护你们的。

不再读词

想来自己也没读过几首词,一本《宋词三百首》也只翻了几十页便没再继续。

“读诗可以让人心思细腻”,不记得从那里看来的。那么,读词怕就会让人多愁善感吧。

前些日子,无意间翻看了写在warmheart离任前那篇帖子的合集,其中castlered回复到“总觉得purlvin太过认真,感情太过敏感,这样,总不容易快乐”。那是自己比较伤感的一段日子,似乎那时也还时不时读几首词,想来那时castlered的评价多少与此有些干系吧。

后来,很久没再碰那本《宋词三百首》。寒假虽又特意借了本《花间词》,还专门带回家中,却也没有读过。前几天,终于下定决心没有续借而是将其还了。

读词得缘于叶先生的讲座,前年有幸第一次听到叶先生讲了《花间词(Songs among the Flowers)》,由此对所谓的“小词”有了好感。特意买了《宋词三百首》,读了些,发现其中多是悲悲戚戚文字,虽美却为之神伤。感情或许真是细腻了,却失了果断(或许自己本就没有,只是变得更加婆婆妈妈罢了)。

叶先生常引用《词选》中的那段文字:“词,故曰“词”。《传》曰:“意内而言外谓之词。”其缘情造端,兴于微言,以相感动,极命风谣里巷男女哀乐,以道贤人君子幽约怨悱不能自言之情,低徊要眇以喻其致。”小词多是出自女子视角,却大都着于男子之手,以女子的伤离怨别来抒发男子的悲伤情怀。可惜,自己读来见到只是“幽约怨悱”,怕是再这般读下去也能有所长进,反倒落得跟个怨妇一般终日不能开怀了。

词是个好东西,只是此刻自己尚未领会其精要罢了。所以近些日子是不会再读词了,至于何时再读,一年后?两年后?十年后?等自己有所顿悟了再说吧。

ps,反倒很是建议女子去多读些词,纵使不能领会其要旨,单是文字本身就已经可以受益匪浅。读得多了,文字运用起来自会得心应手,感情也会变得细腻如水,自然是气质不凡,人见人爱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