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惊喜&Luck

喜欢意外惊喜,喜欢那种出乎意料的喜悦。
很感激朋友们今天送给自己的祝福,无论自己可曾想到,此刻都已明白在你们的心中还挂念自己。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意外惊喜!

虽是囤积了一堆电影,但自己似乎也已是很久没有看过了,是忙的缘故吗?如此便又可以真的“赢”吗?
看过了Match Point ,多了几分感触。
The man who said, "I’d rather be lucky than good.",saw deeply into life.
People are afraid to face how great a part of is dependent on luck.
It’s scary to think so much is out of one’s control.
There are moments in a match when the ball hits the top of the net, and for a split second it can either go forward or fall back.
With a little luck, it goes forward and you win.
Or may be it doesn’t, and you lose.
又如,最后那枚戒指,击中护栏后又向后弹回,这个 Match Point 看似他是要输了的,然而最终的结局却又是因此而赢。
但他真的算是赢了吗?
也许输赢真是很难说得清楚。
Advertisements

绣才

读了这么许多年的书,若换作古时候,不知可否算得上秀才。
然而,自己却也着实当了一回“秀才”,只不过是“绣才”罢了。
早在四月末便暗自念叨着要给今年毕业的WarmHeart朋友送些什么留作纪念。
斟酌再三,最终决定为其亲手绣十字绣。
绣时,被Micky撞见,于是有了“绣才”之说。
想来Bobdog也悄悄地为Micky绣了一幅“Micky与Odie”的图案,作为送其的“六一”礼物。然而,Bobdog却不曾被Micky称为“绣才”……
Bobdog为给Micky一个惊喜,白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决计不会拿出来的,只在每晚睡前和周末才悄悄地拿出来绣。
每逢Bobdog在实验室绣之前,必要先插好门,生怕Micky突然闯入,失了惊喜。临近六一的日子,他更是每晚要绣到2、3点。
Bobdog为Micky修的十字绣是如此用心,图案上的每一个点、每个点上的每一针都洋溢对Micky浓浓的情,让人好生羡慕。
自己十字绣完成的时间要比Bobdog来的晚些,到了六月中旬方才完成。
綉绣停停,先先后后一个多月,一共完成了5个。
五个正面都绣着WarmHeart的板徽,四个的背面绣上“NK WarmHeart”的字样,另一个是特别给librayc的,背面绣了“爱心”二字。
绣时不曾记录时间,但估摸着完整绣一个大致是20~25个小时,这绣时的滋味恐怕也只有绣的人自己才能体味。
昨晚终于把最后一个也送给WarmHeart自己的前任yfzhang师兄,这“绣才”终于告一段落了。
由于绣得着实不易,送人之前,也拍了两张照片给自己留念。只是不喜在这里贴照片,有兴趣的朋友,自己点了链接去看吧。
——
自己总说喜欢有才的人,对“才”一字也着实喜欢。
绣十字绣,自己虽是头一遭,回头想来,便是这“绣”也同样可以以“才”而论。
十字绣作图,一幅图N个点,一个点一个叉、两条线。
从绣布上的空空如也,到一份图案,其过程之漫长着实是一种煎熬。
有多少人一时兴起要去绣十字绣玩,即便是一个小小的手机链,又有多少人坚持绣完的?
十字绣如此,做事亦然!
绣的漫长,自然会让人烦躁;坐着绣得久了,同样也是会腰酸背痛、眼睛发酸。
一个不留神还会出错,小小的疏忽就会让半天的辛苦就成了徒劳,其后的拆线返工更是绣时的数倍艰辛……
正因不易,方才显得珍贵吧。
尽管绣得辛苦,却也领悟了些许门道,亦是不少的乐趣。
虽说绣布上的图案同是一个个的点构成,但即便绣这点却也有许多的选择。
是完整绣完一个点,还是先都只绣点的一部分;
是依次驻点地绣,还是先沿边勾出个轮廓来,再填满。
一个点一个点绣的人必定很务实,脚踏实地,反面如正面一般的规整;
每个点都先修一部分的人,一定很是急性子,急于看出个模样来;
先绣出轮廓的人,想必很有大局观,先照样张勾出轮廓来,中间的部分自己想怎么修都行了。
很多时候,图案并非规整的一块,懂得选择合适的绣法的人,自然是非常聪明的。
不仅是绣,即便是起始和结束结的打法,也可以是多样的。
是如一般缝衣服一样,直接在线上打个结;还是人为将其捆在绣布上,其中的优劣怕是只有花过心思的人才知道。
还有绣一个点的十字,本应需要两条线、四针,却也可以通过选择合适的起点只用让两个点共有一针,绣起来便可以快许多。
四针的绣法虽是繁琐了些,但自然是要比三针的牢靠些,不禁想起了那句“临行密密缝”,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境,所选的绣法自然也会有所差异吧。
另外,若绣的是卡包、手机链,还需缝边、剪边角料。如果还是自己设计的图画,构图、着色自然还需花费不少的脑筋……
虽是小小的十字绣,其中暗藏的内容不可谓不丰富。
若到极致,自然绝非“绣才”而已。

毕业的颜色-紫色

也许是我太爱紫色了,也许是紫色太特别了。
奔放热情的红色,冷静忧郁的蓝色,造就了很特别、很特别的紫色。
然而,从那紫色中自己仿佛又嗅出了些许伤感的味道。
昨晚,和昔日的同窗吃了最后的散伙饭,自己已然许久许久不曾参加集体活动了。
晚饭之前,两个昔日熟识的同学便已离开,席间不时听到有人因为没有送上他们而惋惜不已,自己也不知为何同他们发了许多短信,直到手机即将没电。
但散伙饭从始至终都洋溢着欢笑,留下的照片中尽是些笑脸。大家都很快乐,发自内心的快乐。
然而,自己始终觉得这欢笑之后隐约还藏着些什么。是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却似乎又都很有默契地都不去触及。直到,有人不省人事;直到,有人吐得遍地都是……
昨晚,窗外下起了雷阵雨,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猛烈。而屋内的人们却丝毫不觉,因为欢笑声雨声淹没,闪光灯也早已照亮了整间屋子。
不记得谁曾说起他们毕业时,各个都哭得稀里哗啦。但昨晚没有,也许泪水都让窗外的雨儿带走了,剩下的只有快乐,那属于毕业的紫色快乐!

毕业的颜色

如果像《毕业了》中说的:

大一是橙色的,

大二是绿色的,

大三是蓝色的,

大四是灰色的。

那么,毕业,又该是什么颜色的?

……

白色,或许如《毕业了》中说的,在来到大学之前,想象中大学的颜色。

然而,毕业的白色,更像是融合了七彩光束的白光,其中不尽的滋味,却道不出点滴。

热情、责任

如今的人们都在忙些什么,又都在作何想法呢?对此真是费解不已。
做事或许是由于责任所在,因而不得不做,此属迫不得已,姑且不论。
但倘若一件事本是自愿而为,为何也同样做起来推三阻四,让人看来非常不舒服?是昔日的热情消失殆尽?
……
知道抱怨是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即使没有伤到别人,也会伤到自己,但近些日子却是无端由地抱怨了许多。
写到此处,竟也有了些释然。
别人的种种不是,埋怨也好,鄙视也罢,未必能让这种状况有所改变,但对于自己却是没有丝毫益处,何必如此?
不论最初起因于“热情”抑或“责任”,见到此刻的结果虽然非常不喜欢,但也毕竟也只是一己之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与原则。
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所喜欢的,想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认为该做的,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