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同一屋檐下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都会是什么人呢?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亲人吧。
当然了,也一定不乏读书时同宿舍的“死党”吧,而自己在此方面无疑又是一个异类。  
同宿四年,三批室友。
也就只有最初读大学时的四个室友关系还都姑且算是融洽,当然了,也决计算不得“死党”。
之后的三个室友,也是异数,不过却是与任何人都格格不入的异类,没有终日与他们剑拔弩张已是万幸。
如今的三个室友,一个嫌在校外住太远,终日夜不归宿;还有一个整日窝在宿舍的天津人,与其没什么共鸣,除去每晚的“关灯了”“哦”就再没有更多的话了;剩下的一个算是关系最好,却因惦记着他的“女朋友”(已然结婚),半数的时间都要回家待着。

下学期要搬回本部来了,宿舍又要重分。
学院说是让大家自由组合,这可难到了自己。唯一觉得和如今室友中关系最好的小朋友还能一住,可这小朋友却退了宿,彻底跑回去陪女朋友了。
自由组合,对于己而言,与梦魇无疑。

不想前几日,意外收到那个终日夜不归宿小朋友的短信,问起分宿舍的情况,还说是希望原来宿舍不变,要和我一个宿舍云云。
不由暗喜,原来自己还是有去处的。随即就告诉他,那就和他一起好了。
周日晚上,“关灯了”“哦”的室友对我说,我和他分到了一个宿舍,还有两个自己连名字都不曾听说过的小朋友。问他怎么会这样,一句“不知”便打发了自己。
周一问了同实验室的小朋友,说是有一个宿舍缺一个人,就问了终日夜不归宿的小朋友是否可以把我们拆开,那小朋友说无所谓,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地去了那个宿舍。
发了短信问终日夜不归宿的小朋友,他这才说告诉我,由于我们只有两个人所以就被拆了。

对此事是颇有些微词,说是自由组合,自己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被组合了。
若说询问了夜不归宿的小朋友是否可拆,也算是有些许民主可言。可问题是答复“可以”的是他,为何去的却是自己?自己连那个宿舍有些什么人都丝毫不知,倘若是自己深恶痛绝的人,那又作何说法?
再有,夜不归宿的小朋友被询问是否可以拆分时,丝毫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便自己做了决定,这又做什么讲?只是因为当初是他提出要和我一个宿舍吗?即使他答复了别人,那是否也应该通知我一下呢?非要等到去问他了,才可以告诉自己吗?
不经意想起几日前考DSP时的情景,考试之前夜不归宿的小朋友跑来做到自己身边说,“考试就靠你了”,还说“怎么说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云云。当时,对这句话很是诧异,不知他为什么要提这个,难道说不是一个宿舍的,自己就不会帮他了吗?分完宿舍之后再次想来,隐约明白了什么。那个小朋友想和自己住同一宿舍,恐怕绝非与自己兴趣相投,或是之前曾是一个宿舍这么简单吧。或许是自己多疑了,也希望如此吧。

不知为何,自己真正的好友,从来都不曾是自己的室友。
细细想来,自己的好友似乎都是会在心中念叨着自己的,自己亦然。也许,成为好友之后都会惦记着彼此吧。也许,也许都是如此吧。
或许,正是自己总是这么不自觉地以此来衡量自己昔日和如今的室友,才会总不能让自己满意吧。
但是,即便真是如此,我还是愿意坚持如此,因为不想心中的“同一屋檐下”失去那份美好。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同一屋檐下

  1. 博雅 张 July 14, 2008 at 1:23 pm

    老勇啊……我也会在心里常常念叨你的哟^_^

    每天都要开心啊!

  2. Yong ZHANG July 14, 2008 at 1:23 pm

    唉,……
    保重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