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途中

虽然深知每次坐火车往返于家与学校都会是一次折磨,但一次次买的却依然是硬座的学生票。
一来,硬座那只是卧铺零头的价格着实有些诱惑。想来也老大不小了,还要父母养着,汗颜不已,能省便省些好了。
二来,十余小时的旅途对己而言无疑是一次次的磨砺,经历过那夜半痛不欲生后再见黎明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妙。
再有,坐硬座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也会遇上各式各样的事,好的、坏的,想要的、不想要的。
对于这样的旅途,我痛苦着,厌恶着,却也同样享受着、获益着。
今天的路上遇到一个将上初三的小妹妹,她拿着上海到天津的优惠证明,在上海南站竟奇怪地买到了上海到沧州的学生票。
查票时被勒令补票,本以为补了沧州到天津的半价学生票即可,谁知又被要求补了上海到沧州的全票。
补票回来,小妹妹说及此事时立时泪流不止,自己看了心中不忍,便又陪她去讨个说法。
去了方知,学生票竟没有区间补票之说,只有始末两点的学生票而已。交涉再三,乘务只以规定即如此答复。
虽厌恶不已,却也无可奈何,铁路之垄断,又能作何说法?
事后和临座的人聊及此事,他说当那小妹妹补了全票回来,他就知道不会再有变数了。
本就该坚持己见,即便是谎称自己仅有补票学生票的钱,也不可去补那全票,或许还有些转机。
想来,若是换做自己,怕是也同那小妹妹一般。
用我妈的话说,自己是太老实了。
诚然,在此方面,自己也的确是嫩得可以。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途中

  1. 博雅 张 July 28, 2008 at 1:23 pm

    呵呵 我也曾有拿着去哈尔滨的学生票回家的经历……
    这种事情要拼rp的

  2. 文欢 吴 July 28, 2008 at 1:23 pm

    回学校了?
    我经常干这种事,只不过没有被查出来过
    有一次查票,我没带学生证,于是把车票上的“学”字挡住给乘务员看了看就过去了

  3. Yong ZHANG July 28, 2008 at 1:23 pm

    to aya:貌似我的rp也不是很差的呀,呵呵。
    to 文欢:佩服得五体投地,呵呵。ps,我已经开始在学校无所事事了,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