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8

谢谢朋友们

谢谢你们的留言,谢谢你们的短信,也谢谢你们的电话;
谢谢你们的关心,谢谢你们的安慰,也谢谢你们的鼓励;
谢谢你们的建议,谢谢你们的帮助,也谢谢你们的视如己出。
下午回家,一切都会很好!
谢谢,真心谢谢你们!
Advertisements

“叔本华的钟摆理论:人生就是在痛苦和无聊这二者之间像钟摆一样摆来摆去。”
高考时的作文题目如今依然清晰记得——《忙》,依稀记得开篇伊始,就引了叔本华的钟摆说,是否如此直白就记不真切了。
如今的日子,说是这个字的验证恐怕也不为过。
WarmHeart的移交,i-Wave的收尾,海投简历找实习,惦记着找医院……
还得想着手头项目的移交,导师今天竟又拿了还是EI索引的期刊来,让照着写篇i-Wave的文章……
……
海投一堆简历,大的、小的,好的、不怎么样的,都如同石沉大海。
似乎这些日子都不曾停歇下来,也不曾静静地坐下,更不曾有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机会。
总在忙碌着,却又真是不知都在做些什么,真像那钟摆。
周日就回去了,一切也许又会有些不一样了,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抉择

虽然知道终是要担起责任,一直却都在逃避,不愿去想,谁知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也许该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了,想了再三,似乎真的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明天就去找导师,告诉他关于母亲的一切,告诉他打算回家陪母亲做完手术……
知道该为那个家做决定了,也知道该轮到自己撑起那个家了,也许还不晚……
一直都在奢望清闲的生活,不想去公司上班。一直都抵触投简历找工作,也不曾做过任何兼职。似乎,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

茫然

和母亲通过40多分钟的电话后,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没有焦虑,有的竟只是茫然。或许是都已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迷茫而已。
脑左侧有一个血管瘤,良性。一时空白。
断断续续知道了医生是推荐做手术的,而母亲说那要5-7万,还说做手术也有危险……知道母亲是不舍得这钱的,辛辛苦苦攒了大半辈子也没攒多少,老早就说是要留着将来给我买房子的……
说至后来,母亲一句“主要身边没人”,又让自己沉默良久。母亲同我说起看病时,大夫问亲人怎么没来,他们说就一个儿子正在外地读大学。知道母亲是希望儿子能伴在身旁的,但她那不孝子四年前却非要一意孤行远走他乡……
母亲说大夫说是由于劳累使得血管瘤出血而导致之前的身体麻木,还说如果严重了压迫神经会导致失明和瘫痪……知道母亲如今的工作很是劳累,便让母亲不要做了,母亲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说之前是因为开荒才累到的,今后是一律不会去的了,还说她的情况她自己清楚,是决计不会再让自己累到的……又说只有工作了才能心情愉快,整日坐在家里,会受不了的。对母亲说过无数遍“不要做了”,母亲同样拒绝了无数次,直到自己的沉默……
反倒是母亲显得很是乐观,说医生说了那血管瘤应该不是这些日子长的,之前这么久都没事,如今也不会有事的。每个半年去检查一下,只要不扩大就没事的。还要我不要担心,好好做自己的学业……想来母亲的乐观也多半是拿来给自己看的……
昨天去订了28日回家的车票,可是,即使回去了又能怎样,又该如何?

落花,葬花

前日买的一盆夜来香,仅是两日,枝上的花儿就已落得所剩无几。花盆周围一圈,遍是细细小小的小花朵儿,看了是说不出的惆怅。
叶嘉莹先生在《宋词十七讲》中说到过花的凋落,“你们大家一定注意到了宇宙之间的植物的凋落,不同的花种有不同的凋落方式,引起我们看到的人有不同的感动。像樱花、桃花之类的细小的花瓣,‘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杜甫《曲江二首》),一阵风都扫尽了,是这样的凋落。你还看见过什么花的凋落?我家里边的院子,还不只是我现在在加拿大的家里的院子,我从前在台湾住的时候我家里院中有一棵茶花,我在温哥华住家的院中也有一株茶花。茶花怎么样?茶花‘一片花飞,风飘万点’吗?没有。你看见过茶花,那是一种更可怕的憔悴——因为它是枯黄,枯萎在枝头。桃花和樱花这类其实不错,一阵风都吹光了,你看不到它的憔悴枯萎在枝头。可是,茶花,它不落下来,他就是那么慢慢地枯黄、凋萎在枝头上,那才真是一种更让人悲哀的感受。不同的花,不同的凋零。”
初春时分,买的檀香紫罗兰,暑假之后回来整个都已枯黄,俨然一盆干花。最初见到花儿这副模样时,只是一惊,却不曾有太多的悲伤。虽是凋零、枯黄,却也还是一盆花儿,只能成了浑然一色,不在变化而已。而见到夜来香只是一夜就落下无数花儿时,却是说不出的伤感。百度百科的“黛玉葬花”中说“黛玉最怜惜花,觉得花落以后埋在土里最干净”。而在我看来“落叶需归根”,于是逐个拾起飘落的花朵儿放进花盆,生与斯,自是应该归于斯。或许有一阵风将这些花儿都尽数吹走了,也就不会有这般的伤感了。
前些日子,偶然通过rita的豆瓣见到了“花葬。重生。”的blog。对这个女子一无所知,但非常喜欢她写下的那些美丽的文字,喜欢她为blog所陪的背景音乐,喜欢那种感觉。有几日,离开实验室前异常困顿的时候,听着背景音乐,随意地翻读那些文字,总能得到一份宁静与轻松。就像刚买回檀香紫罗兰为她逐个擦拭叶片,每周为她松土浇水,时不时还为她喷些水时的心境一般。然而,此刻再也不必了,不必松土,不必浇水,什么都不必为她做了……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