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出宅半日

这个周末的阳光似乎格外的好,徘徊再三,终于拍下脑门决定独自出宅小动,离家时抬头看了一下钟:12:30(这钟似乎总比别的要心急10分钟的)。

走在路上,被阳光晒到竟感到有些热,一时错觉换了季节。地铁内同样是格外温暖,加之一路急行,到了博物馆的时候竟有些微微出汗。进入时竟又被要求安检,比起暑假去的那次,更是多了个扫描随身包物的设备,对此颇为费解,为何这般“严阵以待”?

本以为“首阳吉金”也会如上次大英博物馆的“古代奥林匹克”一般展在底楼,逐层翻找,终于在顶层的小角落里看到了展出的第三展厅。展厅可谓小得可怜,不一会儿就逐个看遍。对于布满青色锈迹的展品实在难以打起兴趣,尽管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才最能看出沧桑。反倒是对精致许多的“五件套筒器(?)”(“五件套”三个字是一定有的,对这颇为应景的名字很是奇怪)驻足颇久,更是在路过陶瓷馆时又小转了一圈,那些异常精致的陶瓷着实让人欢喜得很。

离开了展厅就开始犯愁何处去买图录,底楼不曾见到传说中的XX商店,倒是在顶层见到了路边小摊般卖纪念品的地方。问了一下,竟然真有。接过,随手象征性地翻了数页便说要了,随即带走了这摆在外面的仅有一本。

博物馆出来上了地铁,目标衡山路站的上图。地铁上对行程清楚得很,一下出了地铁站就迷失了方向。明明知道朝着一个方向走出不多远就能到了,可对于那个所谓的“方向”却是犹豫再三。几经周折到了图书馆,还好指示非常明显,比较容易找到了办证处,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必须要先去静安图书馆补卡或是退卡了,他们才能帮我添加参考外借的功能。无奈,只得离开,谁让自己总是想当然呢。

图书馆出来再上地铁,目标j家,根据地址倒是很容易找到他家的弄堂,但找楼号时却也着实花了不少功夫,再次证明了自己找路的水平。不想j的gf竟也在,更为意外的竟还是自己认识的人,难怪j在电话中说有事,今天真是唐突了。在j家坐了半个多小时,j的母亲还是那么热情,不过j似乎却有些沉默,有家事的人就是不太一样了。大半的时间都在与j的母亲聊天,最近总觉奇怪,为何与年龄相仿的人总找不到可说的东西呢?

j家出来又上地铁,此时不由想起j母亲说起我高中时就比较喜欢地铁,似乎也真是如此。虽然当初的地铁绝非如今的可比,但如今坐地铁也至少不堵车也不会晕车的吧。突然想去静安图书馆看看能否今天就把读者证退了,于是在静安寺站就下了,并且还一时兴起走了从未走过的2号出口,可走了不一会儿就意识到好像进了个商场,更为严重的是发觉似乎还又有些迷路了。只好找了个mm远远跟着,最终还是得以“逃生”。匆匆赶去静安图书馆退卡,问我要过身份证,查过之后告诉我,必须要4:30之前才能办,抬头看钟4:50。无语,回家。

——
自问为何出宅,沉默良久,也许只为出门。

Advertisements

步非烟之《剑侠情缘》

“剑侠情缘”的名字早就有所耳闻,皆因游戏的缘故,虽是不曾玩过。作者“步非烟”的名字则是第一次见到,看了介绍竟是北大学中文的,更甚者如今还在北大攻读中文的博士……对于北大,对于学中文的人,一向颇有好感。
《剑侠情缘》貌似是步非烟应金山公司之邀写的游戏同人小说,“前半部份语言比较幽默清丽。后半部份语言相对失色,但却正将主题推向一个高点。”见到一个bolg上如是评价。对此比较赞同,亦有些困惑,文中的人儿怎会有如此多得机缘,总得顺水可行舟。人人皆是神通广大,怎得男女主角还得生死相隔,或只是为了更加打动人心?看过其不幸惋惜不已。
想起昨晚看到小四的blog上提及“隐忍之后的伟人”,不知此文中的男主人公是否也可算作此类,应该是有几分相似的吧,但是否又太多好运?想起了《缥缈录》中非常喜欢的吕归尘,隐隐有几分的相像。
对小说中的种种情节,总会不经意地随口说一句“小说嘛”。可是,小说真的就只是小说,仅用来赚取眼泪的吗,或许是的吧,也或许不是的吧。

再恭喜Bobdog

下午收到了Bobdog的短信,说也找到AMD的工作了。短信不太方便,约了电话细聊。虽不知具体情况,想来也一定不会差了。
他和Micky的“一起”也能继续了,由衷地替他们高兴,恭喜Bobdog,也同样恭喜Micky!
不知为何,本该高兴的日子,却感到些许的惆怅,也许是想到了自己,也或许仅是到了周末。
ps,
自己的反应总是那么迟钝,早上google reader上见到了订阅的blog才知道感恩节已在不觉间过去。并非执着于这个节日,而是觉得总该心存些感激。
虽是迟了些,也还是要谢谢你们,我亲爱的朋友!

“1982里海珍珠”

最近回家的班车上总会听李嘉的《与你共享》,一来对这节目还算喜欢,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很喜欢赞助该节目的广告——“1982里海珍珠”。
网上搜了一下,想弄明白这个品牌究竟该如何写,不想看到了一篇就叫《1982里海珍珠》的msn space 文章,很喜欢。但也看到不少说是虚假广告的负面东西,对此毫不在意,因为喜欢的仅是电台里那三小段的广告而已。
“1982里海珍珠”的名字有些特别,出处可见上面提及的blog。其配乐颇具古典的韵味,同《与你共享》非常融洽,可谓相得益彰,乍听之下竟没觉察出是广告。
“1982里海珍珠”之所以被我推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其中的那个女声。无方,想来一定是她的声音。最初听来,隐隐还有些怀疑是康康的。今晚特意留神细听,当她说到“女人”和“丈夫”的时候,愈发坚定了那声音一定是无方的。
初中时,就躺在床上听无方主持的“夜倾情,榕树下”,听她深情地读一则则动人的故事。后来,“夜倾情,榕树下”换了频率,她也换了节目,多是些播放歌曲类的节目,也就听得少了。记得上次回来,似乎还在  Love Radio 晚间9:00-11:00还能听到她的声音,然而如今再去听时竟也找不见了。而“夜倾情,榕树下”的节目几经辗转,最终竟也消失无踪了,一切竟都只能成了回忆。
在“1982里海珍珠”的广告中听到她的声音是如此意外,尤其当她深情地读着“一个妻子对他的丈夫说:等我老了以后,我要一个人住,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又老又丑的样子。”,那声音满怀着柔情,是如此的动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年少的夜晚。

恭喜micky & bobdog好运

见到了QQ上bobdog的留言说micky又拿到AMD的offer了,后来又问了nkhuhuhu,知道是在上海,而且还有9.3k×13!
真是替micky高兴,可惜bobdog目前还没有着落。一对鸳鸯,却不能一起得到心仪的职位。
似乎从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一起上课、毕业,保研又都跟了同一个导师,之后又一起去中晶、飞思卡尔实习,印象中他们总是形影不离。虽然偶尔也会彼此闹些情绪,可转天就好了。想起暑假他们来上海时,曾对rita说起他们的形影不离,rita说换了她一定受不了。然而此刻细细想来他们的事,有的词只是弥足珍贵、难能可贵之类。
一直都觉得bobdog和micky是绝配,micky去哪里bobdog也必会伴在左右。如今micky得到了如此好的offer,而bobdog却还没有收获,想来他此刻心中一定会非常焦急。bobdog曾在邮件中说他是想尽量找上海的工作,实在不行就去北京。倘若真是如此岂不是一对鸳鸯各在一方?抑或micky放弃上海,也去北京?可如今的好工作貌似真是非常难找。
这种时候,两个人总会多了许多的羁绊,麻烦得很啊。联系了yjj,知道hp也没了希望。本想帮bobdog一把,可惜至此自己能想到的都已尽数失败,无奈……
想起micky说bobdog是缺了一点点的运气,也许此刻自己还能做的也只是祝他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