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出宅半日

这个周末的阳光似乎格外的好,徘徊再三,终于拍下脑门决定独自出宅小动,离家时抬头看了一下钟:12:30(这钟似乎总比别的要心急10分钟的)。

走在路上,被阳光晒到竟感到有些热,一时错觉换了季节。地铁内同样是格外温暖,加之一路急行,到了博物馆的时候竟有些微微出汗。进入时竟又被要求安检,比起暑假去的那次,更是多了个扫描随身包物的设备,对此颇为费解,为何这般“严阵以待”?

本以为“首阳吉金”也会如上次大英博物馆的“古代奥林匹克”一般展在底楼,逐层翻找,终于在顶层的小角落里看到了展出的第三展厅。展厅可谓小得可怜,不一会儿就逐个看遍。对于布满青色锈迹的展品实在难以打起兴趣,尽管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才最能看出沧桑。反倒是对精致许多的“五件套筒器(?)”(“五件套”三个字是一定有的,对这颇为应景的名字很是奇怪)驻足颇久,更是在路过陶瓷馆时又小转了一圈,那些异常精致的陶瓷着实让人欢喜得很。

离开了展厅就开始犯愁何处去买图录,底楼不曾见到传说中的XX商店,倒是在顶层见到了路边小摊般卖纪念品的地方。问了一下,竟然真有。接过,随手象征性地翻了数页便说要了,随即带走了这摆在外面的仅有一本。

博物馆出来上了地铁,目标衡山路站的上图。地铁上对行程清楚得很,一下出了地铁站就迷失了方向。明明知道朝着一个方向走出不多远就能到了,可对于那个所谓的“方向”却是犹豫再三。几经周折到了图书馆,还好指示非常明显,比较容易找到了办证处,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必须要先去静安图书馆补卡或是退卡了,他们才能帮我添加参考外借的功能。无奈,只得离开,谁让自己总是想当然呢。

图书馆出来再上地铁,目标j家,根据地址倒是很容易找到他家的弄堂,但找楼号时却也着实花了不少功夫,再次证明了自己找路的水平。不想j的gf竟也在,更为意外的竟还是自己认识的人,难怪j在电话中说有事,今天真是唐突了。在j家坐了半个多小时,j的母亲还是那么热情,不过j似乎却有些沉默,有家事的人就是不太一样了。大半的时间都在与j的母亲聊天,最近总觉奇怪,为何与年龄相仿的人总找不到可说的东西呢?

j家出来又上地铁,此时不由想起j母亲说起我高中时就比较喜欢地铁,似乎也真是如此。虽然当初的地铁绝非如今的可比,但如今坐地铁也至少不堵车也不会晕车的吧。突然想去静安图书馆看看能否今天就把读者证退了,于是在静安寺站就下了,并且还一时兴起走了从未走过的2号出口,可走了不一会儿就意识到好像进了个商场,更为严重的是发觉似乎还又有些迷路了。只好找了个mm远远跟着,最终还是得以“逃生”。匆匆赶去静安图书馆退卡,问我要过身份证,查过之后告诉我,必须要4:30之前才能办,抬头看钟4:50。无语,回家。

——
自问为何出宅,沉默良久,也许只为出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