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随它去了

不知为何,近些日子忙得,或许临近年末的缘故,但也未必。细细想来未必见得做了很多事情,也许只是心中揣了许多的东西吧。
不知为何,如今看事多了几分的释然,不知成熟了,还是疲惫了。
晚上与leo(新名字还多少有些不太习惯)讨论 i-Wave 的时候,说到了我们的文档(商业计划书),也说到了深圳之行的态度。
我说,我写不出那么商业的东西。leo说,他也是。我说,无所谓了,随便他们怎么评了,就当是再去深圳一游。leo说,好的。
突然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追求了,尽人事,听天命,一切顺其自然,不悲,不喜。
所谓的事业,所谓的爱情,所谓的未来,随它去了。
Advertisements

上图印象

圣诞,无薪假一天。
步行上图,往返各30余分钟。
交1000+50的押金和年费,为读者证加了“参考外借”的功能。
本打算从外文图书借阅区借几本书,不想唯独那里施工,暂闭至12月31日,空手而返。
印象中上一次真正去上图恐怕还是若干年前,当日一路有rita和pek的引导,印象不是很深。
独自再去,感觉很是陌生。不过相关标示还算比较清楚,有些地铁的感觉,即使从未有去过,单凭标示也能比较顺利。
办卡处有四台自助的机器,开读者证、增加功能等都是自助,很是方便。用那机器开“参考外借”,只需插上读者,勾了参考外借的功能,机器就自动打印出缴费的单子,非常好用。
乍一用,感觉非常先进,不过细想其实也是很简单,只是为电脑连个读卡器和打印设备,再写个软件即可。用过之后,感觉上图的这个设备还是欠些人性化,最初用的一台,点添加功能时弹出“窗口已打开,XXX”而拒绝服务。有些费解,又试了几次,同样现象,重插读者证亦然。坐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见我有些状况,好心提醒,让把卡插紧。想来应该经常会有人因为没有插紧而导致操作失败,不过我的问题应该出在软件,换了台机器,果真好了。
觉得那机器在默认没有使用的状态,应该提示用户插入读者证,并显示读者证插入的状态。一旦读者证插入,就才显示如今默认的各种操作选项,或许这样会交互性更好些。
想起了上图的网站提供图书的网上续借,这个也是非常方便。只是续借之前,要求输入读者证的条形码编号和身份证作为验证,而那个条形码编号还要通过另一个页面使用读者号才能获得。对于为何不直接使用读者证号,却用需要再转换一下的条形码号,有些费解,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何又直接提供条形码的查询。
上图要求必须寄包,进寄包处之前还得先通过个迷你的检测仪(以前似乎没有),并且进入那个房间时还得再检一下读者证,寄包也有权限要求?
存包的箱子应该也有些年头,点了“存包”自动打印出密码条(取包时才看到提示,似乎要先投入1元硬币,想来应该是取消了收费)。密码条上没有条形码可以扫,取的时候只能逐个数字输入。显示屏上还没有输入到第几位的提示,以至于输了两次方才成功。换了自己做,即使不能直接扫条形码,也一定会加个这样的提示。
在4楼没有找到所谓的“4楼 外文图书借阅区”,只看到了外文阅览室,问过工作人员才确定没有走错地方。想来所谓的“参考外借”功能应该就是能从阅览区借书的特殊权限,那么上图的iPac系统中查到的位置“4楼 外文图书借阅区”,是否也是有些问题的呢?
外文阅览室里见到了不少国外的学术期刊,虽装帧很简朴,但应该也都是国外寄来的原版期刊。放期刊的书架很是奇特,一般放书的书架都是敞开的,书脊朝外能直接看到。而那书架则像是一个个柜子,书架的每一层都有一扇“门”。正常状态“门”是竖着的,上面放了期刊的封面,而真正的期刊则藏在其“肚子”里。那“门”上还装有滚轮,稍稍提起,就可以水平地收到书架里去,之后就可以自由地取放期刊了,很是巧妙的设计。
上图入口处有两部升降式的电梯,电梯内的空间很小,其内的楼层按键被装在了侧壁上,并且似乎还不在同一侧。上下时分别做不同的电梯,进去时很不习惯,都为找按键花了些功夫。
更让人费解的是,似乎其楼层的标号不是从1层开始。1层按键下面还有一个似乎叫“底”的按键,本以为是地下停车库,就从1层下了。出去了才发现还有一层才能到达地面,莫非是英式的标法?
坐自动扶梯到底楼,上图的自动扶梯很慢,刚踏上时有不动的错觉,难道爱书之人的节奏都很慢?
上图门前正在修路,出入稍有不便。不过还好,上图的楼还是一如既往的光鲜,上图的印象亦是如此。

intern的福利-续

昨天下午,G竟又过来问我要之前发的那本大的记事本,说是那本不够,intern没有,絮絮叨叨还说另外两样让自己姑且先留着云云。
早在当日回家时,L说放在那里也没用,建议带着回家,就那么做了。而G要时,正在忙着调代码,反应是有些迟钝的,随口说了明天拿给他。尽管如此,却也感到了难堪。
L听了这些,把他的那本给了G。我说会把自己的带给他,L说不用了,反正他也只是开会时用来装装样子而已,让我留作纪念。
对此没做过多的争辩,心底是一丝的感激。但周一去时是会将其带去给,并且会一并带上另外两样。intern本无福利。
ps,
  to peter,谢谢你的留言。
薪水再高又能如何,到底无非“工具”而已。在hw的这些日子里,让我知道了在公司的状态,“混日子”如他们所说(至少大多数如此),为的只是薪水而已。尽管HK、US的薪水很高,却更加还要背井离乡(如你在blog中所说的种种),见到飘着上海的一些薪水很高的“外地人”(尤其单身者)的生活状态,我不认为他们生活得很好,尽管也许他们手里握了很多钱,尽管他们有资本出入所谓高级场所,但他们失去了自由,并失去了更多。
我说要去读博士,不为别的,只是要一种不太一样的生活状态。记得曾听一位即将博士毕业的学长很感慨地说,读了博士就一样了,你会发现你的人生完全就变了。我不喜欢当下这些所谓的“IT精英”的生活,所以如果能读博士的话,我就不会去工作。

intern的福利

据说intern是没有福利可言的,见他们领过一次笔记本、发给过交通卡。貌似圣诞、元旦也得回家呆着,没得薪水赚。
不想今天他们又发了东西,自己竟然有份。一本台历,一大一小两个记事本。最有趣的是,每样东西都还配了一个白色的手提袋,即使只有32K一半宽的小记事本也不例外。
他们说,今年的年会取消了,原本这似乎是唯一能够享受到的。不想竟还有了今天的意外收获,是否可算作补偿?
同他们说了,过完年就回去了。翻开日历数着日子,元旦后的一周去深圳参加所谓的final competition,之后也就只有两周就要过年了。在hw的日子,似乎也就只剩下一个月。不知为何,想到此竟有一丝淡淡的惆怅,或许是此刻背景的这首 child in a manger 太过煽情,也或许是自己太易神伤。。。

“烈日炎炎”

陪父母看完了最后一集的“烈日炎炎”,生活了13年地方,相隔了两辈人,陌生不已。
看着电视,父母会不时说起过往。然而,那些昔日的苦难,留在记忆中的只是一抹的灰色,如此陌生,如此飘渺。但那痕迹,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得也愈加真切。
不如意拿来与苦难相比,得到的只会是微不足道。然而,却也同样会为之苦恼不已,人就是如此。
喜欢剧中春玲,美丽、善良、坚韧,然而命却是这般的“苦”。好在“苦”总是有个头儿的,片末的有情人终能团聚,也算几分欣慰。
喜欢剧中师长一家,彼此磨合,相互搀扶,片末的状况着实让人为之欢喜。
同样喜欢春玲口中的那个“好嘞”,如上海小女生口中的“对的”一般,些许的特别,并洋溢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