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9

春节结束

折腾一日,无论饭店选得不好,抑或招待不周,都已过去,一大堆人的团圆饭终于算是吃过,春节至此结束!
Advertisements

“南陈北崔”

zhu说要小聚,于是今日陪他与chen又去了上博,看了“南陈北崔——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陈洪绶、崔子忠书画特展”(展出时间:2008-12-26 至 2009-02-07 )。进入时的队伍又是排了很长,还好前进的速度颇快。兼之阳光很好,暖暖的,排队也不是非常辛苦。对于画作本无心得,但站在于前细细端详一番,工笔也好,水墨也罢,留空抑或构图,竟也多少隐约看出些东西来,不过对于书法就彻底没了感觉。
南陈的一幅《高士图》印象颇为深刻,一米见高的画上只在下方有一人坐于奇石之上,执笔冥思,其旁有盆色泽淡雅的花,而在画的中上方大片地方都是空白,对其点评中的一句“大片留空,极尽淡雅之致”记忆犹新。隐约记得画中有留空之说,留意于此,果然亦是见到数幅同样留空的画作,细细端详若有所获。画作留空非但不是瑕疵,反彰显其雅致。凡事亦当如此,十全十美固然很好,可又有多少能如此?留白,瑕疵,遗憾未尝就一定不具美感。
之前也一直对画中的长卷非常不解,如此长卷有何好处?今日见得一幅近两米竖画的长卷,其下方有人像清晰可见,中间位置有一凉亭,亭中亦见人影,画面上方峰峦起伏,雾气缠绕。一幅画无论从上到下,或是从下到上看过一遍,都极尽空间感。印象中还另有一幅数米长的横卷,群山,树丛,庭院,错落有致,亦有几组人物散布其中,隐有立于云中通彻天地之感。倘若是用相机来拍照,恐怕即便数张照片的拼接,也很难得到这般开阔的意境吧。相片总是实的东西,而画却可虚实相间。数位人物,数张画面,数个故事,尽数囊于一纸之上。

成绩单

为了找大学里的证书,收拾了抽屉,意外地见到了一张高二时的成绩单,发现其上超过80分的似乎仅有两门。找到昔日班级做的《城市精神》的集子,尝试找自己名字,最终也还是失望了。早已记不得这些,似乎近些年总被赞美包裹着,得到了太多的肯定,而忘记了其实本就没有那么出色。深圳之行也好,之前的种种也罢。
想起初中时的计算机张老师曾对自己说,我们做不了一流的,那么我们做二流的好了。是了,既然一直都不曾是最优秀的,那么也就不必为一定要做到最好而烦恼。“不争”可以是已到卓越而不必去争,同样也可以是知道永远也得不到所以不去为争而烦恼。
细数昔日的记忆,慢慢沉淀。

压岁钱

醒来,母亲说早已放了红包在自己的枕下,说是去年自己辛苦了云云。记忆中似乎不怎么收到过母亲的压岁钱,迷茫不已。当母亲说及了她的病,方才醒悟。
感慨不已,母亲的种种辛苦全是为了自己,操劳了那么许多,付出了那么许多。而为母亲又做了多少,又算得了什么?

新年

新年的钟声虽然早已响过半个钟头,窗外的空气依然弥漫着火药的味道,远处漆黑的天空中还不时会绽放出绚丽的色彩。新年又一次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如1月1日。有时会很困惑,究竟何时才算是真正的新年。无论如何,此刻也应该算是了。
本该心怀憧憬的时候,不知为何却没了那份兴致。想起不知是谁说的,理想都是对小孩子说的,等到大了以后的理想就成了目标,没了天马行空,更多的只是现实。新年所谓的计划与目标,很早便已被想过了多遍。目标也好,憧憬也罢,默藏于心底,明年此刻即可知道见分晓。愈发喜欢叶先生在其书中时常见到的那句“余虽不敏,然余诚矣。”,凡事尽力就好,不为成而大喜,亦不为败而悲伤。新年的种种盘算也好,今后的日子也罢。 
零点钟声过后开的电脑,看到邮箱里竟有份"禁花。邀请你参加’记录整个冬季的姿态。’线上活动"的豆瓣邮件,很是意外。喜欢她的文字,默默读她的blog但不曾留下任何痕迹。豆瓣中关注了她,想来这或许邮件的源头。很少参加豆瓣的活动,早先觉得有些陌生的恐惧,之后就彻底没了精力。点了邮件中的链接看那个线上活动,早先也曾看过禁花上传其中的图片,如今再看虽然没有立刻被吸引,也还是应邀加入了。因为或许这算得上是新年的第一份礼物,心怀感激,但亦是心怀憧憬。生活本该多些色彩,那就让这个新年从“记录整个冬季的姿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