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归来不适

又是15个小时的煎熬,车厢内如夏日般的闷热更是难受不已。
火车站内对着公交线路的指示牌,竟不知该作何选择。虽仅仅离开不足半年,竟是感到如此的陌生。
一个背包,一只不知路上何时丢了个轮子的行李箱,仿佛离开时的样子,只是心境已是截然不同。
不知是箱子太沉了,还是这一路上过于辛苦的缘故,公交车站到实验室1000米多些的距离,竟停下来休息了多次。
校园里虽也见到些人影,却是安静得很,只有自己拖动行李箱的声音在回荡。
一路上,见到了路旁光秃秃的枝杈,满塘的荷花也早已没了踪迹,眼中满是灰色。
推开实验室的门,空无一人,满眼的凌乱,灰尘、杂物随处可见,很是不舒服。转了数圈,找寻昔日的记忆,原来之前与之相比也是好得有限。
曾经属于自己的桌子,此刻已是杂乱不已。自己东西被堆到一个旁,桌子上散落着各式的零食。
之前被自己“霸占”的最好的电脑,自己种种喜好的设置早已没了踪迹,原本用来挂积分的快门也换作了他人。
藏在柜中的网球拍,也不知何时被别人放在到柜子的顶上,满是灰尘。
窗台上依然放着自己买来的花,只是早已干枯。
找了许久花“重金”买的耳机,走时留在桌上忘记收起。终于在别人的电脑上找到,除了满是灰尘,更是坏了一块,心痛不已。
实验室前的小院里找到了已骑多年,并还陪自己去了北京的自行车。车身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擦去灰尘,发觉车胎竟还有气。骑着回了宿舍,感觉还好,一丝的欣慰。
宿舍里竟发现所有人都已归来,虽是许久不见,亦是没有太多激动,与以前一样。
床下的书桌同样摆满了别人的东西,尽数收走后,留下大片污浊和灰尘的痕迹。有些最初进入的感觉,只是如今多了些自己的东西。
午间十分方才接通母亲的电话,向母亲报了个平安。电话中听母亲说到那朵水仙的花果真开了,母亲说起时显得很高兴,自己亦是很高兴。
不知为何,此刻眼眶中竟突然有些湿润,莫名的触动,还好实验室中无人。
如果说水仙真是能带来好运,那么就将这好运留给爸妈吧,也许他们更加需要。
一切从头来过,不作什么奢求,无论怎样,用心足矣。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归来不适

  1. Yong ZHANG February 11, 2009 at 1:10 pm

    谢谢,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