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不知为何,近些日子会不经意想起这句“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不时还会念叨一番。隐隐记得“谢了春红”好似出自李后主,乃有惜春之意,再多的便记不得了。。。

此时仿佛已是到了晚春,各色艳丽的花儿也已相继谢了,尚未凋零的也多半带着残败。反倒是枝上的绿叶个个舒展,入眼皆是繁茂。这个春天似乎就要这么去了。

昨晚又去听了题为“漫谈伊斯兰教”的讲座,源于历史学院学生会为了庆祝校庆90周年而组织的首届“历史文化节”,讲者哈全安教授。听这个讲座,并非对此颇有兴趣,抑或很是仰慕讲者,只因那个标题。

5年前,南开百年,历史学院亦是组织若干讲座,有幸听了其中两个。一则好似讲得是希腊,一则即是伊斯兰教、穆斯林,并且还隐隐记得其中的一个标题同样用了“漫谈”。讲座伊始,哈教授亦是提及了“漫谈”二字。他说,他认为所谓“漫谈”就是可以随便说,什么都可以说,不一定要是学术的。又是似曾相识。。。

讲座之后,本是还会放映一部伊朗的电影,然而看了下时间,只得离开。独自漫步走出圆阶,天色早已暗去,不留神险些撞上花坛,却突然觉得这陌生感竟也有几分莫名的亲切。昔日初来南开,一时好奇就报名了“灵南”科幻协会。那时住在校外,没有电脑可以拿来电影,闲来无事每周六晚就跑去看灵南放的电影。放映的地点似乎多半就在园阶,并且还很可能还是同一间教室。之后搬回校内,不久亦是有了电脑,但那之后似乎也就再没有去过园阶。

不知为何,觉得如今的日子过得好似一天快过一天。一眨眼的功夫,仿佛昨日的事情,实际已然过去了很久,不禁感叹亦是这般的“匆匆”。每当忆起往日的人和事都会不经意地想起烟花来,四散开去,渐渐都归于沉寂。无奈,万般的美丽,如花,总也会谢了春红,总也会这般匆匆。

Advertisements

讲座

接连两晚听了两个讲座,两位讲者年纪差了许多,讲得内容亦是相去甚远,听来却也同样多少有所悟,喜欢得紧。已是许久没有听过讲座,亦是许久没有专注地坐下听人说话。

如今的日子,终日坐在那个属于自己的位置,独自默然无语,每日与人交流的话语不足10句。有时甚至怀疑长期以往,会失了说话的能力。

想起z说,人是需要社交的;想起昨晚的长者说,闭关是不行的,一定要交流。今日导师意外又去公司视察,与其说起最近看的opensparc,亦是闲聊了新的美新杯的事情。或许是终日的沉闷,即使与导师的聊天,竟也能得到些许的愉悦。

“主流”

一向对所谓主流的东西都不怎么感冒,今日却将一本可算是绝对“主流”的《2007年中篇小说精选》看完。

图书馆中意外见到,一时好奇顺手借了。随意翻翻,竟被其中的故事吸引,隔些日子读上一篇,不想已尽数读完。

早前喜好科幻小说,后来觉得大都没有文采可言,改去看了文字华丽的奇幻小说。再后来,意外听了叶嘉莹先生的讲座,又换去读她写的诗词赏析。再至此刻竟能将所谓作协整理的小说精选读完,好似愈发接近所谓的“主流”,亦是愈发地现实了。

不知是否年纪的缘故,天马行空的念头好似渐渐少了,取而代之是种种更加实际的盘算。读那一个个看似身边平常人的故事,不去追求很美的辞藻,亦是不去揣摩其中那似有似无的道理,却慢慢认同身边的世界本即如此。

哭笑不得

WarmHeart (爱心家园) 板主: xmsun aaaaaaaaaaba

  • 3254 xmsun Apr 17 21:14 罪过罪过:(
    发信人: xmsun (more than words), 信区: WarmHeart
    标  题: 罪过罪过:(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9年04月17日21:14:41 星期五)

刚才整理版面时,再合集之前把binglingxxj的帖子不小心同主题删掉了
一大罪过啊:((

  • 3255 NankaiBBS Apr 17 22:19 xmsun被取消在WarmHeart板的发文权限
    发信人: NankaiBBS (自动发信系统), 信区: WarmHeart
    标  题: xmsun被取消在WarmHeart板的发文权限
    发信站: 我爱南开站 (2009年04月17日22:19:59 星期五)

  xmsun 网友:

    我很抱歉地告诉您,您已经被取消在 WarmHeart 板的『发文』权力。
    您被封禁的原因是: [哎呀~~不用罪过啦。。。我来拯救你啦~~你不进小黑屋,谁进小黑屋~~~~~]
    现在决定停止你在本板的权利 [2] 天.
    [2] 天后,当您在本板发文时系统将自动解封.
    如有异议,请与aaaaaaaaaaba联系解决,或者直接到0区Appeal板参照有关格式进行投诉.

                    WarmHeart 板 aaaaaaaaaaba

—————————————————————————————————-

隔了许久,再去一度非常用心的WarmHeart看看,竟见到了上面的帖子,一时无语。

板二竟因为板大的一句“罪过”将其封了两天,第一感觉——“胡闹”。同lu说了此事,他说是开个小玩笑而已。

细细想来,或许真是自己太过死板。终日只是对着电脑,绝少与人交往,人已是变得死气沉沉,欣赏幽默的能力更是早已消磨殆尽。

“那个阳光明媚的三月”


   如果说,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安静过的话,只能是在那一年,如果说,我曾经试图去
改变过自己的一切的话,只能是在那个春天,如果说,命运中有什么人什么事,让我的
人生彻底脱离了本来的轨迹的话,只能是在那个三月。那一年,我20岁。

昨日花了整个晚上兼之今天的一个上午,为的只是在显示器上显示上面的这么一段话。莫名的执着,自知有时自己执着到有些偏激,仅是喜欢这个标题——“那个阳光明媚的三月”。

随意地从bbs进站推荐的文章中选了这个“那个阳光明媚的三月”,选了开头的这一段,偏执地一定要自己将其显示出来才肯细读。逐句读过,短短的一段文字,最终停留于“那一年,我20岁”,久久沉默。

“20岁”,仿佛已是很久很久以前。20岁的三月,早已没了记忆。是否亦是“阳光明媚”?或许是的,至少还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