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不知为何,近些日子会不经意想起这句“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不时还会念叨一番。隐隐记得“谢了春红”好似出自李后主,乃有惜春之意,再多的便记不得了。。。

此时仿佛已是到了晚春,各色艳丽的花儿也已相继谢了,尚未凋零的也多半带着残败。反倒是枝上的绿叶个个舒展,入眼皆是繁茂。这个春天似乎就要这么去了。

昨晚又去听了题为“漫谈伊斯兰教”的讲座,源于历史学院学生会为了庆祝校庆90周年而组织的首届“历史文化节”,讲者哈全安教授。听这个讲座,并非对此颇有兴趣,抑或很是仰慕讲者,只因那个标题。

5年前,南开百年,历史学院亦是组织若干讲座,有幸听了其中两个。一则好似讲得是希腊,一则即是伊斯兰教、穆斯林,并且还隐隐记得其中的一个标题同样用了“漫谈”。讲座伊始,哈教授亦是提及了“漫谈”二字。他说,他认为所谓“漫谈”就是可以随便说,什么都可以说,不一定要是学术的。又是似曾相识。。。

讲座之后,本是还会放映一部伊朗的电影,然而看了下时间,只得离开。独自漫步走出圆阶,天色早已暗去,不留神险些撞上花坛,却突然觉得这陌生感竟也有几分莫名的亲切。昔日初来南开,一时好奇就报名了“灵南”科幻协会。那时住在校外,没有电脑可以拿来电影,闲来无事每周六晚就跑去看灵南放的电影。放映的地点似乎多半就在园阶,并且还很可能还是同一间教室。之后搬回校内,不久亦是有了电脑,但那之后似乎也就再没有去过园阶。

不知为何,觉得如今的日子过得好似一天快过一天。一眨眼的功夫,仿佛昨日的事情,实际已然过去了很久,不禁感叹亦是这般的“匆匆”。每当忆起往日的人和事都会不经意地想起烟花来,四散开去,渐渐都归于沉寂。无奈,万般的美丽,如花,总也会谢了春红,总也会这般匆匆。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1. _ parisking April 27, 2009 at 1:04 pm

    想起我大一时每周五下午去听模拟法庭那的各类讲座,不知现在还有没?当初没坚持一直听。小朋友兴趣很广泛嘛!

  2. Yong ZHANG April 28, 2009 at 1:04 pm

    模拟法庭的周末论坛,貌似如今依然还是有的,只是不太能见到海报罢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