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青岛

下班去了l先生那里,给他看了增加网络更新的版本。l先生看过算是比较满意,但对于那较大的误差,自己却是始终无法释怀。l先生却说,对于那个他们是有些经验的,说是留于他们处理就好。细细想来,亦是如此,那便是他们的优势所在,或许亦可称得上所谓的商业机密吧,也就不再对此过于热情。
一同吃晚饭,自己又是问了不少关于超声相关的内容,而l先生则是问自己可有出游,又是一如往常说了许多桂林,青岛,蓬莱,南、北戴河等地的好。还说过些日子,他们要去青岛玩,问自己是否愿意一同去,条件反射般立时婉言拒绝了。l先生说,青岛是环渤海最好的地方,海便是在城内,海浪来去突然得很,着实有趣,一再推荐。依然不为之所动,愈是好的地方,愈是觉得应同自己最亲密的人去。不知l先生一行都会有何人,只是肯定都不会认识罢了。兼之与l先生年纪亦是差了太多,着实难有太多共同话题,想来定是会无趣的。
回来的路上,不知为何想起了若干年前的mm姐亦是曾邀过自己同她的朋友一同出游,劝自己不可终日闷在实验室,应该出去走走的。已是记不清究竟是几年前的事了,只是记得应该亦是这个光景,七月末八月初的模样,mm姐说是要去内蒙避暑来着。当时自己是有些犹豫的,但最终还是说了老板未必会同意而拒绝了。此时想来竟是有些后悔的,倘若答应了,一群年轻朋友肆意与草原上数日,该是段多么令人神往的回忆。
去年十一听了mm姐的建议,回家陪了母亲几近半年。年初终于又回来了学校,然而至今也只是刚回来匆匆与mm姐发了几条短信,一次意外msn上遇见才得到mm姐已为人妻,说是终日家中琐事不断,忙得很。细细想来也着实难为了mm姐,单是一个博士学位恐怕就能将人折腾得痛不欲生,何况还得操持一个家呢。不过想来mm姐终于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人,即使每日辛苦应该同样是幸福的吧。衷心祝福!
昨夜临近11点时接到了lib的电话,关了来电显示,一时竟没听出他的声音,有些意外。同他戏虐,如今自己的手机只是块表罢了。似乎真的已是很久没有收到电话和短信了,接到他的电话竟是会有些许的感动。lib让自己有空了去北京找他玩,还说他最近着实太忙,几乎日日都要忙到11点,否则定是会回来学校找自己玩的。想起那日傍晚,lib陪自己在后海走了许久,想起他回到住处后,躺在床上同女友通着电话都能沉沉睡去。能被朋友惦记着的感觉真是很好。
P.S. 不觉已是到了另一天的开始,七月的最后的一天。说不出的感觉,听到电台主持有些无法割舍这2009年7月的最后一天。“无法割舍”,或许是了,恍然间往事已是如歌。
Advertisements

科学家的直感


张衡在文学上和在科学上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他的赋最有名,写过很长的《二京赋》,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短赋。本来,两汉的作者很多人都写长篇的大赋,像班固写过《两都赋》,也是描写都城的,写了都城的物产、形势、山川等等,用的都是铺陈的方法。然而,运用赋的体裁来抒情,写成短篇的小赋,这是从张衡开始的。张衡写过《归田赋》等短赋,后来就有很多人也写这种短篇的抒情小赋了,像王粲的《登楼赋》等,都是受了张衡的影响。这说明,这个人确实是一位有创造性的作者。张衡不但是赋写得好,诗也写得好。他写过《同声歌》,是一首非常好的五言诗,再有就是《四愁诗》了。《四愁诗》不但写得好,而且同样富有创造性,他是七言诗的滥觞。
在科学上,张衡的创造发明大家都知道,那就是浑天仪和地动仪。在两千多年前有这样的科学发明,那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你要知道,有第一流的科学家,也有二三流的科学家。只知道A+B=C,总是跟在人家后边走,那是三流的科学家。而一流的科学家都是富于创造性的天才,他们往往兼有一种文学家的敏锐的直感,或者说,是一种联想和感发的能力,所以他们才能创造出别人想不到的东西。牛顿看到苹果掉在地上就联想到地心有吸引力;瓦特看到开水壶的盖子就发明出蒸汽机,别人怎么就想不到呢?这里边包含有一种直感的能力。张衡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有文学家的直感;作为一个文学家,他又有科学家的反省和理性。所以他能给自己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他知道哪条路前人已经走过了,哪条路自己还可以走。这种天才,是感性与理性兼长并美的天才。

读叶先生的《叶嘉莹说汉魏六朝诗》,其中就见到了这么一段介绍张衡,介绍何为“第一流的科学家”。
科学本是严谨的,需要有理论,需要一步步地深入。科学至今,已是日趋完善,当下的科学研究多半都是先读前人的研究,尝试从中找出些什么不足,加以改进;抑或将多个前人的研究整合到一起,弄出个所谓新的出来,美其名曰“综合创新”。
倘若仅是如此,或许真如叶先生所言,决计不会有太卓越的研究,亦是成不了一流的科学家。想来真正杰出的人是需要些“直感”,应该有些异于常人的念头,需要所谓的灵光乍现、神来之笔。只是能够有幸拥有这等“直感”的人,世上又能有多少呢?

花钱的幸福

昨夜无意间听了一期“神州夜航”,说的话题是“身边的科学”。
一则知道了“科学松鼠会”,“剥开的科学坚果”,有趣的名字。豆瓣上搜了一下,果真有的,索性加了。
再则就是听到节目中说了一则号称是加州大学的研究结果,怎样花钱最幸福?其间说了许多花钱幸福的方法,女主持说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就幸福,听来似乎蛮有道理,却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最终听男主持说出了答案,“为别人花钱最幸福”,立时感觉有所共鸣。主持还解释道,钱是花在你愿意花的人身上,当看到他(她)幸福了,自己自然也就幸福了。
诚然,倘若仅是自己幸福了,那幸福只有一份。而让自己在意的人幸福了,则会是幸福变成两份。你给予幸福的人也会同样为你带来幸福的。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就听过了这些,但不知为什么,昨夜听来时依然为之触动。

博士,Ph.D

下午,老板竟又一次出乎意料地过来了实验室。他问博士打算考还是申请,我说坚决不要考了。我说会先回去找份工作,然后立刻回来申请学校。他又问回去是去学校还是去公司,我说去学校不得是博士嘛,只是去公司了。老板喃喃道,博士的话,其实在这里读就可以了。他还说自己不似wj因为六级的缘故得重新考过,也不似申请那般没谱,只要转一下就好了。我说,要读的话也不打算在国内读了。老板听了,说那就没有办法了,转身就走了。

明白老板突然问起这些的原因,无非想留自己读他的博士罢了。

前几天,紧赶慢赶地帮老板做了个考生指纹认证的软件;今天,又将ly之前做的相机定时功能弄好了。听老板的语气,应该是比较满意。不过,对这些却是觉得很是无趣。所做的都是些毫无新意的事情,本科时花些时间也就都能做了的。。。

想来或许还有一个能让老板萌生招纳之心的原因,就不必太为自己的文章操心。年初时投了篇传感技术学报的EI文章(尽管最终只落了个第三作者),前些日子又写了篇要投南开学报的核心,虽然还没投出,但老板说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此一来,即使博士毕业要求的一篇EI和一篇核心也都有了。

找个能给他干活的,又不比太为毕业而费心的博士,何乐而不为呢?可惜,自己想要的是Ph.D,而非博士而已。

早先的时候,羡慕那些直攻博的人,曾想倘若自己要也跟了个能带博士的导师多好啊,直接一门心思把博士也读了。去年得知自己的老板终于能带博士了,不过那时的自己却早已生了南开的工科很差,而电子就更成问题的念头,老板的博士是说什么也不要再读了。后来也多少知道了国内一些别的学校的状况,硕士大多都水得可以。博士的情况不太了解,却也着实为国内的学术失望不已。大抵什么赚钱就做什么,真正用心做研究、做学术的实在少之又少。

偶尔与去美国、香港的小朋友有些联系,多少知道了些那里的情况。印象中美国的Ph.D是很硬的,真正读一个下来着实要下不少的功夫,吃不少的苦头。香港的Ph.D知道得少些,但知道那里的研究生有Taught和Research之分,不过Ph.D就只能是Research。两地都有Master,但这个Master竟好似都是面向工作的,平日只是如本科一般上课,连导师也是没有的。

一转眼,硕士的两年也算是读完了。回头看看,自己的这硕士读得算是什么?工作预科班?或许是了吧。至少自己看来与什么学术、科研丝毫扯不上关系。剩下的一年,找工作、毕业论文、毕业,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或许已算不得是硕士的年限。想来自己的硕士或许就要如此地荒废了。

很小的时候,母亲说想要自己当个医生,说那样家里有人生病了就会比较方便。最终没有学医,但后来知道医生叫Doctor,又知道了博士也是Doctor。也不知何时起,有了对Doctor的向往,只不过已不是医生的doctor,而是Doctor of Philosophy。

隐约记得曾对某个朋友说起,小时母亲希望自己做医生,如今是肯定是做不成了。不过,似乎还是有可能去读个Ph.D的,一样也是doctor。依稀当时他的反应是“瞎扯”。

记得Stargate Atlantis中有一集,Mckay脑子里生了个外星的寄生虫,寄生虫慢慢变大而他的记忆也随之丢失。他对doctor Jennifer说,”I’m not doctor Mckay, I’m Mr Mckay. “”Because Doctors are smart and I’m not smart anymore. "”I used to be smartest person ever, now I’m not.”当时听来很是伤感,一直牢牢记得“Doctors are smart”,也因此留下了doctor应该很是崇高的印象。想要成为doctor,只是因为也想成为一个smart的人。

早晨与母亲的电话说了很久,知道小姑夫已是出院,说要吃奶糕云云,之后同样又询问还有母亲腿的情况。末了,母亲突然说起了她工作上的不顺心,说是竟然被她手下的员工骂老了云云,很是不开心。耐心听母亲讲完了事情的经过,接连安慰母亲务须同那样的人一般见识,不待见他就好了。母亲的语调有时听来竟伤心不已,想来一定是满腹的委屈压抑了许久。父亲的性格有些怯懦,因而母亲在父亲面前总是一副强势的姿态。想来母亲同父亲说及此事时也一定是发牢骚的姿态,母亲是要强的,一般是绝不会轻易向人倾诉的。

记得从前在家时,倘若母亲工作上有些事情时,自己时常是会帮着出些主意的。即使给的点子不怎么管用,也会同母亲说道一番,母亲也总会因此得到也许的安慰。之后的事情如何了,母亲回来也是接着“汇报”。想来这或许就是家的感觉,喜怒哀乐相互分享,彼此扶持。然而,自己出门读书这些年来,在家的日子很少很少了。之前在家还能帮着母亲写写台帐、小结之类,这些年来也就都只能靠母亲自己了。母亲遇事了,也再也没人可以商量。每周打电话回家,说来说去也就都是“都还好,放心”之类,毫无营养可言。屡屡想到这些,总是心怀愧疚。

电话里意外听到母亲说自己工作了,就可以有了依靠。想来一定是母亲受了委屈的缘故,之前不曾她这么说过。很早之前对母亲说,她每天做得那么累就不要再做了,而母亲说再做几年,等自己大学毕业了就不做了。自己毕业了,却又继续留在这里读了研。母亲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毕业停歇,依旧早出晚归,说是等自己工作就不做了。后来母亲被查出脑血管瘤来,再次劝她在家休息。而她依然每日去上班,说是受不了整日闲在家中。知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自己依旧还没有工作,不能支撑住这个家。想到这些的时候,鼻子莫名地有些酸了。

同母亲说自己想读博士时,她只是说了一句“好呀”。对于自己的决定,母亲最终都是会支持的,就如当初义无反顾离家千里来到这里读书。然而,知道母亲更想要的是什么,她只想自己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一家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只是希望能有儿子伴着身旁,有个依靠而已。

恍惚

写了一天的代码,中午没有心情去吃午饭,又是折腾了一个晚上,直至此刻晚饭也依然没有解决,着实有些佩服自己。

想起本科时曾写数据结构作业至凌晨3、4,想来自己的执着还是依旧。若非实验室晚上10点就关门,或许如今的自己同样会是如此。

还好,终于完成,有些精神恍惚。回去,吃饭,睡觉,明天接着折腾另一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