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博士,Ph.D

下午,老板竟又一次出乎意料地过来了实验室。他问博士打算考还是申请,我说坚决不要考了。我说会先回去找份工作,然后立刻回来申请学校。他又问回去是去学校还是去公司,我说去学校不得是博士嘛,只是去公司了。老板喃喃道,博士的话,其实在这里读就可以了。他还说自己不似wj因为六级的缘故得重新考过,也不似申请那般没谱,只要转一下就好了。我说,要读的话也不打算在国内读了。老板听了,说那就没有办法了,转身就走了。

明白老板突然问起这些的原因,无非想留自己读他的博士罢了。

前几天,紧赶慢赶地帮老板做了个考生指纹认证的软件;今天,又将ly之前做的相机定时功能弄好了。听老板的语气,应该是比较满意。不过,对这些却是觉得很是无趣。所做的都是些毫无新意的事情,本科时花些时间也就都能做了的。。。

想来或许还有一个能让老板萌生招纳之心的原因,就不必太为自己的文章操心。年初时投了篇传感技术学报的EI文章(尽管最终只落了个第三作者),前些日子又写了篇要投南开学报的核心,虽然还没投出,但老板说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此一来,即使博士毕业要求的一篇EI和一篇核心也都有了。

找个能给他干活的,又不比太为毕业而费心的博士,何乐而不为呢?可惜,自己想要的是Ph.D,而非博士而已。

早先的时候,羡慕那些直攻博的人,曾想倘若自己要也跟了个能带博士的导师多好啊,直接一门心思把博士也读了。去年得知自己的老板终于能带博士了,不过那时的自己却早已生了南开的工科很差,而电子就更成问题的念头,老板的博士是说什么也不要再读了。后来也多少知道了国内一些别的学校的状况,硕士大多都水得可以。博士的情况不太了解,却也着实为国内的学术失望不已。大抵什么赚钱就做什么,真正用心做研究、做学术的实在少之又少。

偶尔与去美国、香港的小朋友有些联系,多少知道了些那里的情况。印象中美国的Ph.D是很硬的,真正读一个下来着实要下不少的功夫,吃不少的苦头。香港的Ph.D知道得少些,但知道那里的研究生有Taught和Research之分,不过Ph.D就只能是Research。两地都有Master,但这个Master竟好似都是面向工作的,平日只是如本科一般上课,连导师也是没有的。

一转眼,硕士的两年也算是读完了。回头看看,自己的这硕士读得算是什么?工作预科班?或许是了吧。至少自己看来与什么学术、科研丝毫扯不上关系。剩下的一年,找工作、毕业论文、毕业,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或许已算不得是硕士的年限。想来自己的硕士或许就要如此地荒废了。

很小的时候,母亲说想要自己当个医生,说那样家里有人生病了就会比较方便。最终没有学医,但后来知道医生叫Doctor,又知道了博士也是Doctor。也不知何时起,有了对Doctor的向往,只不过已不是医生的doctor,而是Doctor of Philosophy。

隐约记得曾对某个朋友说起,小时母亲希望自己做医生,如今是肯定是做不成了。不过,似乎还是有可能去读个Ph.D的,一样也是doctor。依稀当时他的反应是“瞎扯”。

记得Stargate Atlantis中有一集,Mckay脑子里生了个外星的寄生虫,寄生虫慢慢变大而他的记忆也随之丢失。他对doctor Jennifer说,”I’m not doctor Mckay, I’m Mr Mckay. “”Because Doctors are smart and I’m not smart anymore. "”I used to be smartest person ever, now I’m not.”当时听来很是伤感,一直牢牢记得“Doctors are smart”,也因此留下了doctor应该很是崇高的印象。想要成为doctor,只是因为也想成为一个smart的人。

早晨与母亲的电话说了很久,知道小姑夫已是出院,说要吃奶糕云云,之后同样又询问还有母亲腿的情况。末了,母亲突然说起了她工作上的不顺心,说是竟然被她手下的员工骂老了云云,很是不开心。耐心听母亲讲完了事情的经过,接连安慰母亲务须同那样的人一般见识,不待见他就好了。母亲的语调有时听来竟伤心不已,想来一定是满腹的委屈压抑了许久。父亲的性格有些怯懦,因而母亲在父亲面前总是一副强势的姿态。想来母亲同父亲说及此事时也一定是发牢骚的姿态,母亲是要强的,一般是绝不会轻易向人倾诉的。

记得从前在家时,倘若母亲工作上有些事情时,自己时常是会帮着出些主意的。即使给的点子不怎么管用,也会同母亲说道一番,母亲也总会因此得到也许的安慰。之后的事情如何了,母亲回来也是接着“汇报”。想来这或许就是家的感觉,喜怒哀乐相互分享,彼此扶持。然而,自己出门读书这些年来,在家的日子很少很少了。之前在家还能帮着母亲写写台帐、小结之类,这些年来也就都只能靠母亲自己了。母亲遇事了,也再也没人可以商量。每周打电话回家,说来说去也就都是“都还好,放心”之类,毫无营养可言。屡屡想到这些,总是心怀愧疚。

电话里意外听到母亲说自己工作了,就可以有了依靠。想来一定是母亲受了委屈的缘故,之前不曾她这么说过。很早之前对母亲说,她每天做得那么累就不要再做了,而母亲说再做几年,等自己大学毕业了就不做了。自己毕业了,却又继续留在这里读了研。母亲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毕业停歇,依旧早出晚归,说是等自己工作就不做了。后来母亲被查出脑血管瘤来,再次劝她在家休息。而她依然每日去上班,说是受不了整日闲在家中。知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自己依旧还没有工作,不能支撑住这个家。想到这些的时候,鼻子莫名地有些酸了。

同母亲说自己想读博士时,她只是说了一句“好呀”。对于自己的决定,母亲最终都是会支持的,就如当初义无反顾离家千里来到这里读书。然而,知道母亲更想要的是什么,她只想自己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一家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只是希望能有儿子伴着身旁,有个依靠而已。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博士,Ph.D

  1. _ parisking August 1, 2009 at 1:00 pm

    对你的一句评价:有思想。我要是博导肯定招你,可惜我也就是个水货硕士啊

  2. Yong ZHANG August 1, 2009 at 1:00 pm

    过奖了,呵呵。你的硕士已经很硬了,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