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科学家的直感


张衡在文学上和在科学上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他的赋最有名,写过很长的《二京赋》,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短赋。本来,两汉的作者很多人都写长篇的大赋,像班固写过《两都赋》,也是描写都城的,写了都城的物产、形势、山川等等,用的都是铺陈的方法。然而,运用赋的体裁来抒情,写成短篇的小赋,这是从张衡开始的。张衡写过《归田赋》等短赋,后来就有很多人也写这种短篇的抒情小赋了,像王粲的《登楼赋》等,都是受了张衡的影响。这说明,这个人确实是一位有创造性的作者。张衡不但是赋写得好,诗也写得好。他写过《同声歌》,是一首非常好的五言诗,再有就是《四愁诗》了。《四愁诗》不但写得好,而且同样富有创造性,他是七言诗的滥觞。
在科学上,张衡的创造发明大家都知道,那就是浑天仪和地动仪。在两千多年前有这样的科学发明,那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你要知道,有第一流的科学家,也有二三流的科学家。只知道A+B=C,总是跟在人家后边走,那是三流的科学家。而一流的科学家都是富于创造性的天才,他们往往兼有一种文学家的敏锐的直感,或者说,是一种联想和感发的能力,所以他们才能创造出别人想不到的东西。牛顿看到苹果掉在地上就联想到地心有吸引力;瓦特看到开水壶的盖子就发明出蒸汽机,别人怎么就想不到呢?这里边包含有一种直感的能力。张衡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有文学家的直感;作为一个文学家,他又有科学家的反省和理性。所以他能给自己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他知道哪条路前人已经走过了,哪条路自己还可以走。这种天才,是感性与理性兼长并美的天才。

读叶先生的《叶嘉莹说汉魏六朝诗》,其中就见到了这么一段介绍张衡,介绍何为“第一流的科学家”。
科学本是严谨的,需要有理论,需要一步步地深入。科学至今,已是日趋完善,当下的科学研究多半都是先读前人的研究,尝试从中找出些什么不足,加以改进;抑或将多个前人的研究整合到一起,弄出个所谓新的出来,美其名曰“综合创新”。
倘若仅是如此,或许真如叶先生所言,决计不会有太卓越的研究,亦是成不了一流的科学家。想来真正杰出的人是需要些“直感”,应该有些异于常人的念头,需要所谓的灵光乍现、神来之笔。只是能够有幸拥有这等“直感”的人,世上又能有多少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