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乱世

在浏览相关信息时,看了专栏作家的刘效仁的博客,其上最近的文章中竟又见到两篇学术腐败相关的文章,“抄袭副校长博士学位被取消官帽谁来摘”“清华导师可以富但不可以这样富”。
虽说对于当下的学术腐败早有耳闻,但当真正触及了,还是不由感到痛心疾首。
知道自己学校对于毕业要求的文章数有说法,老板第一,学生第二,亦可算是学生的文章(即第一作者)。学生写了文章,老板的名字也多半会成为第一作者,即使什么也做。
本以为只是自己的学校如此,原来国内的学术界都是如此。
“城市论语”节目中的嘉宾说挂上老板的名字,是因为这样更容易发表,其实知道更是因为老板们都要靠文章数来评教授,评博导。有时也会想是制度政策的缘故吧,老板们也要靠过活的呀。后来想想那嘉宾说得也很是在理,实则并非制度,而是人的问题。当下社会都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本该纯净的学术界亦然。
想起叶先生在她书中多次称赞陶渊明的“任真”和“固穷”,说是要有自己的持守。已记不清何时开始崇拜那些真正的学者,或许是大学语文课上听老师说起西南联大的那些学者,抑或是读了叶先生的书。心中的学者总是一副不谙世俗、潜心做学问的模样,各个见识卓越、操守高尚。
可惜,对于当下学术界的了解,着实让自己失望不已。真是不知为什么,一切都变了。想起本科时复变函数、数理方程的LHR老师,那是位非常正直的老师,课上得很是认真、很是敬业,熟识的同学对他的口碑都非常好。但听leo说,正是由于LHR老师性格过于正直,不太懂得变通,因而没什么项目,直到他退休也依然没能评上正教授。很是遗憾,却也无奈。
陶潜是身逢乱世,不得已而归田园居,避世固穷。当下虽非战乱,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更是乱世,持守、理念、价值取向、人心的乱世。本该最基本的真、善与美的认同,此刻却变得模糊。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当大多数人们都追求于此时,不由让人感到心寒。无疑这是个病态的世界,是乱世。然而,可以如那嘉宾说的,真的可以“独善其身”吗?能够也坚持“固穷”的持守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