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午后

隐约记得无方曾是主持过一档午后的节目,名字好像是叫“慵懒下午茶”,抑或在她节目中时常会听到这么一个词儿?记得不怎么真切了。大概就是这个节目,留下了个印象,在午后听一曲巴西桑巴喝一杯下午茶,闲适、慵懒、美好,午后总那么令人向往。
午睡醒来,世界却是无比的混沌,或许太久没有这般放纵地享受个午睡的缘故。洗了脸,步行去实验室。依旧空白一片,即使没有思考,身体也已寻找睡前的念头径自行动。
一路上,呆呆的感觉。眼睛始终眯着,不知是思维停滞的缘故,还是不自觉地畏惧这有些许温度的阳光。痴痴地抬头望望路边树,或是脚旁的花坛。绿的颜色,很舒服。不经意瞟见了蓝色的天空,很美。没有任何强烈的感觉,不去思考这无端冒出的念头,好似本是呼吸一般平常得足以令人忘却。
渐渐恢复了些许意识,路过不知是铃兰还是叫别的什么的植物。不曾停下,却是盯着那已是零落了一半的白色花儿看了许久。只是几天的功夫,那花儿好似一下子都开了,又一下子都一个个落下了,只留下半截突兀的花茎。见了路边正在修剪花坛的师傅,又是边走边看了许久。望着尚未修葺的鲜绿,以及那已被修剪后的无比规整,说不出的感觉,只是依旧痴痴地望着。不经意转头看向别处,却与迎面路过的女子目光交织,很美的女子,不等再多赞叹的念头,女子已是低下头去。随即也继续看向路边的树儿,不去多看那女子一眼,美丽只是一个瞬间就好。
穿过了生科院试验田边的小径。路边的花坛中不知名的藤状植物异常繁茂,整个花坛都被遮去大半。有点森森的念头,总觉会有个什么从那遮盖严实的叶片下突然跳了出来。另一边试验田中的植物亦是个个茂盛,昔日土中半截小树杈们,如今竟都长出了一人多高枝叶。从旁经过,心生莫名的敬畏。月前还是长得异常喜人的西红柿,如今已是没了先前的活力。倘若不留意就已将其忽略,或许是过了它们的好日子。
电子楼前花坛里的那棵小灌木依旧不痛不痒地绿着,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怀念它开花的样子。记得以前花开时,总爱把车停在它的前面,只是为了顺便多看两眼那算不得最美的小花。然而,印象中今年似乎不怎么留意到那花儿,就已都没了踪影。仰着脖子去望小院中的葡萄架,妄图从中找些颗粒饱满的珠子。却是失望不已,竟是见不到半粒的踪迹,有的尽是些干枯衰败的棕色。不知是都被那些淘气的鸟儿偷吃完了,还是知道很快这里就将人去楼空不复存在而悲伤得转瞬就已失去了颜色。记得上次仰脸望时,见到还是一串串小小的绿色,再看时竟已是这般光景。迟了,真是望得迟了。
坐在实验室中,电扇没开竟也丝毫不觉暑意。想起昨日隐约听到了个什么节气,好像那一日乃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过了就会一天天凉快下来。看了飞雪桌面,原来竟是今日,处暑。明天起,真的就会开始一天天转凉了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