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OS的美

想起许多年前,第一次用Red Hat Linux,见到了GNOME和KDE,这才知道OS也可是这般的美。

Linux是美的,Mac的OS则在更加美的,至于Windows。。。一直是如此的印象。

某天见到有人用了Vista,很美的感觉,不知是什么原因,却是始终不曾用过。后来Leo用了Windows 7,一再说到它的美与好。买来了Macbook Pro,见识了Snow Leopard的美,于是索性又装上了Windows 7。美的Macbook Pro,美的Snow Leopard,Windows的OS自然也要选个美的Windows 7。

用了Mac的Snow Leopard,为之美所欢喜。又用了Windows的Windows 7,却是为之美所咂舌。对着Snow Leopard整整一个下午,换了来Windows 7不由生了惊异,Macbook Pro上的这个Windows 7真的是很美、很美。Snow Leopard已如个美丽的人儿,拥了闭月羞花之色,与Windows 7相比,却是显得有几分的温婉,而少了些许的华丽与惊艳。

想起杭州时一位司机阿姨的说笑,讨老婆不要太漂亮,贤惠才最重要了。Windows 7是美丽的,非常的美丽,但装了Macbook Pro的驱动后,原本可以四指的多点触摸只剩下了两指的右键,屏幕的亮度也不再会自动调节了。。。不由又怀念起了Snow Leopard的温婉了。依旧最是爱那“兰质蕙心,冰雪聪明”。

人之一生真的可以有太多的可能

“人之一生真的可以有太多的可能”,新近总会不觉想起这句话来。已弄不清楚究竟是从别处得来,还是自己凭空臆想。屡屡脱口而出,好似都觉意犹未尽。仿佛一句设问,总觉其后非得再跟些什么,加以阐述。可每当于此,思绪便立时如那沸水翻腾,千头万绪的,怎也不能继续。

人之一生真的可以有太多的可能。富贵也好,贫贱也罢,怎也不都是过了。何苦为那所谓的出人头地煞费苦心?随遇而安,守得心中的一片宁静与闲适,吃苦亦可以是一种幸福。人之一生匆匆,怎么不也就过了。

人之一生真的可以有太多的可能。当真不能也做过伟大之人?即使不名垂千古、遗臭万年,便是轰轰烈烈也不枉此生。再不济,终不能得偿所愿,亦是经了辛苦求索。人之一生匆匆,怎可如草芥般,无知觉地过了。

从小至大,先是苦于读书识字,为了便是谋份好的差事,然后娶了妻、生了子,赚了钱养活一家老小,过着幸福的生活。寻常人之一生多半如此,诸多的可能又在了哪里?无非读书好到怎样,谋得的差事安逸几分,赚得的薪水丰厚几分,取个多漂亮的妻,生个多聪明的子,买了多大的房子,过的日子幸福到又能让多少人羡慕。

熟识的友人,或是为了养家糊口,终日为工作而操劳不息;或是不满于现状心怀怨愤,甚者愤然离职意图另谋蹊径;或是出于种种原因,竞相参加各色的考试;或是不知所以然地,莫名感慨于“生计”二字。。。一切的所为不外乎是想从那诸多的可能中挑出个自以为的好来,再妄图将其弄成个真。说不清如此这般究竟是对抑或错,或许本是无解之题。人之一生真的可以有太多的可能,而各色的缤纷亦是可以有太多的可能。

明日即归家,之后很快便也会遇见个岔道,遇见个坎儿。还好这之前尚且会去宁波、杭州、乌镇走上一遭,只望在那之后能对这“太多的可能”多了几分的坦荡。

入学日

又逢新生的入学之日,新开湖的喷泉开了,有音乐的。大中路两旁的树梢上蜿蜒着彩色的小旗。阳光格外明媚,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立于阳光中,后背、额前不由地会浸出些许的细汗。走进透过树叶洒下点点的斑斓,满是凉爽。天空蔚蓝,薄似白纱的云儿肆意铺撒。一架飞机小小的,像一尾小小的鱼儿,在蓝蓝的天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弧线。白线末端渐渐朦胧,另一端却不断慢慢延伸,好似要将这整个的天空分出个泾渭来。

漫步去了附中的新实验室,推门进入,空无一人,凌乱依旧,没有半点的生气。漫步其间,拂过空荡荡的桌面。不经意在个角落见到了一份信,面目陈旧,信手拾起,日本寄予老板的。早已开启,竟是信纸尚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翻开。原来是老板昔日同学寄来,说是收到老板寄予他的论文,还说了他在日本考了Ph.D,并且有幸中榜。说他是自费读的且似乎已是有些年纪了,又说日本消费着实很高,他与他的夫人在那里过得实在有些辛苦。还问候了老板的近况,说起他们昔日的同学。言语之间满是真诚。不禁想起某某小说,抑或电影之中的画面,一人收到昔日好友来信,书信阅尽,执于手中,良久的沉默。看了下落款的时间,1993年。

穿梭于校园之间,四处是各院系欢迎新生的红色条幅。人头攒动,水瓶,脸盆,各色鲜活的面容从眼前飘过,却是感觉如此遥远。还有多久能够停留于此?

碎碎念

宁波行
本是打算十一回家的,不想同屋的小朋友说有个什么宁波的招聘会,给报销800元差旅费。他们报了名,说是公费旅游。想来有理,索性也让那小朋友帮着报了名,顺路回家,也是很好。
本以为仅是个什么招聘会罢了,看了学院网站上通知,发现写的竟是什么“高洽会”……甚是无语,“高洽”就“高洽”吧,穷人能借机骗得些银子就行了。
小朋友们说要去上海,要去周庄,要去杭州。随他们安排了,只要第一站是上海就好,运些东西回家为主,之后随他们看看杭州亦是甚好。都是盛赞杭州,号称百看不厌,着实有些好奇,也许是该去见识一下了。

离职
每当同别人说起还在那个公司实习时,都会有人惊叹“你还在那里啊”。是了,也真是非常佩服自己,竟然可以这样厚颜无耻地赖在那里。不过还好,终于今天算是办完了离职手续。
小小的intern,整日无所事事,办个离职手续竟然还得手写离职申请,再填5张的表格,先后又找了6个人,又是请示,又是签字的,着实无语。想起当日在Honeywell时的离职,时间仓促的缘故,撂下胸卡,拍拍屁股就走了人。善后事宜都是lv帮着办的,此刻想来真是万分庆幸,亦是对他心怀感激。本是答应要把做了的声卡拿给他试试,让他写篇评测的文章。可惜,移交事务时提起,却被告之公司财务有记录,不可带走云云,又要食言了,惭愧不已。
填表格时,写下的离职时间是9月16日。此刻突然又有些糊涂了,是否该写9月15日呢?打算着16日开始就不去了的。不过想来也是无关紧要的了,即使下周一都不再过去,也不会怎样。形式,形式罢了。按照小朋友们的最新计划,明日去买车票,16日的。15日再去最后一天,16日就出发,终于要回家了。

搬家
近些日子,实验室都在忙活着收拾东西,准备着搬去原是附中的新址。在公司实习的缘故,不曾参与其中。每日晚间过去实验室,见到是日渐的混乱。终于,今日所有打包了的东西都叫搬家公司搬去了新楼。
下午,开完宁波行的小会,去了新址。第一次过去那里,见到楼前竟然只有“软件学院”的牌匾,心生困惑。问了才知,原来是两院公用,信息在下,软件在上。进了去,见到老板也在。问起为何会在那里,索性就将诸事尽数告之。老板听后,有些不满,埋怨不该擅作主张,说本应是他同那公司谈离职事宜。只得作犯错忏悔状,好在老板说了数句也就止住,回家事宜也都默认许可了。
平日霸占着的实验室最好的电脑也送去了新楼,可惜新楼的网络尚且不能使用。好在ly心细,留下电子楼212的电脑没拆,于是乎又打道回府。不为别的,只是看看msn、qq上有没有留言,收收邮件,看看别人是否更新blog罢了。琐碎到令人不屑,却是心中总是挂念着,或许真是有网络入迷的嫌疑。进了以前的实验室,着实下了一跳,整个就是垃圾场,以前每晚过来怎就没有觉得?无奈,只得在众多废弃物的簇拥下,坐在两台电脑机箱上,对着这电脑,写下这满腹的牢骚。这的日子想来注定还得持续些时候,至少得过了这个周末吧,真是“幸福”的时光。

apple的学生机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在寄托上看到了有香港的apple学生机卖,后来想起回家找工作似乎得用电脑,这才匆匆念叨着要去买了。立时想起了曾在CUHK的zj,qq上给她留言,说是apple有学生机卖了,后来才知道那时她没有明白我是想要买的。。。之后qq上见到她,说是已在了英国,也就闭口不谈此事。好在ly说有老乡去了HKUST,说是可以让她帮着买买。可惜望眼欲穿,等到了截止日期前的第二天,依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消息,真真正正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作“不靠谱”。巧的是当日在qq上竟又见到了zj,她说已经回了北京。于是说起了此事,她说找同学帮我买买试试。转了一圈,又是拜托了给她。。。
那日晚间,她问了一圈的同学,折腾到晚上12点,没有太突出的进展。第二日,截止期前的最后一日,都已准备放弃,她竟又联系到了一个phd小朋友。接到她的短信说让上qq,可惜是在公司,仅有的两台能上网的电脑还都被占着。等啊等,好容易抢到了位置,电脑上个qq又当了机。终于等到正常,见她发了来的消息是“我都急死了”。之后,又是辛苦她当我和phd的中间人,一会是折腾银行,一会又请她来回传话。本是想把随赠的iTouch送她,可惜她为了能帮我买到apple,转手又直接允诺给了phd小朋友,到头来是什么好处也没落得。
后来,又是听zl说盒装的不太好带,于是乎她又成了选包的中间人。我说想买登山包,因为或许以后玩户外了还能用到,又是麻烦她帮我挑起了登山包。不幸地发现香港的网购系统实在不怎么发达,好容易见到个却又不是我这样的穷人能够买得起。到了最后,放弃说让phd小朋友随便上街买个就好了,她说“就等你这句话了”。立时羞愧不已,又是折腾人家这么久。记起她忘记告诉我phd小朋友已经收到汇款时说的话,“sorry最近都没怎么睡醒”。隐隐又想起她似乎说过9月有个司法考试的,为了我这apple却又是这般地辛苦了她,一时感慨良多、愧疚不已。
zl说他HKUST的同学18日从香港过去深圳,于是拜托那个小朋友去CUHK帮我取了apple带给zl,再让他帮我带回上海。可惜,不等他们“交易”完成,想来我就可能已做了甩手掌柜。倘若明日顺利买得车票,16日便要先行失踪了。想来我这apple学生机可真是不易,前前后后不知折腾了多少的人,如若能顺利拿到手中,真可谓是走了大运,该要去拜拜天拜拜地了。

Update Sep.12,2009

信手写下“碎碎念”的题目,本是想取琐碎、杂乱之意,不想昨晚不留神反倒是弄假成真了。
看同屋小朋友安排出游行程,先是将用了多年黄色水杯甩在了地上,瓶底开了条裂缝,装水即漏。无奈只得将水杯倾斜近于放倒,这次不至流水出来。戏称乃是竹筒喝水状。
甩了自己的水杯也就罢了,不想一个不留声又碰了小朋友的书架,将置于其上的用于洗漱的瓷杯甩成了数瓣。。。
已是许久不曾弄碎过东西,不想最晚竟接连碎了两个,真是“碎碎”了。

“那些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

出自《中国青年报》2007年7月22日

    她们不特别漂亮,也不算难看;不特别聪明,也不算傻;不特别能干,也不算笨;不特别有想法,也不算没头脑;不特别招人喜欢,也不让人烦。总的来说,她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让她们平凡得近于平庸,普通得非常普遍。
    和那些因各方面出众而引人注目的女性相反,她们是一群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她们身上没有磁场,也不吸引眼球,她们朴实无文,似乎缺乏光彩。很多时候,她们都是可以、也正在被忽视着的人,但在人生的某些时刻,她们会悄无声息地显示出她们的重要性。

    就像红楼梦里的麝月丫头。

    麝月不是怡红院的尖子生。论温柔贤惠,她不如袭人突出;论貌美手巧,她赶不上晴雯。没有太多可以凭恃的东西,倒让她少了争竞之心,生就一份随和与淡定。

    宝玉要替她篦头,她安然受着,并不觉得是怎样的亲近和荣宠。晴雯醋意大发,她也是笑颜相向。麝月可不是不会吵架,相反,她是怡红院头一个吵架高手,春燕的娘、坠儿的妈闹起来时,都是麝月给“震吓”走的。晴雯“急红了脸”对付不了时,机关枪一样言语响快的,是麝月。一流的拌嘴功夫在身,却不和冷嘲热讽的晴雯辩驳,是她肯让人,更是她漫不在意。

    晴、袭多少都有些在宝玉跟前争宠的心思。美貌温柔、聪慧能干的女子,或者自以为美貌温柔、聪慧能干的女子,总不免有些抱负、有些志向、有些想法。袭人会有“争荣夸耀之心”,晴雯见宝玉亲近别的丫头就来气。只有麝月这样的姑娘,不会心怀灰姑娘的期冀,平凡的她,从来就知道王子肯定不是自己的,不贪图,不妄想,内心宁定,随遇而安。

    袭人会和晴雯比,说“她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麝月天生不具备争座次的资本,也不怀争座次的心思。麝月是安全的,这种安全,是双向的安全。对身周的人们而言,她是一个安全的伙伴,熟稔、亲切、温和,永远不会被视为对手;她也由此获得了自身的安全,可以最大限度地规避木秀于林的风险,不会成为人群中的靶子。她不会因“风流灵巧”而“招人怨”,被人“毁谤”,也不会像袭人,因为事实存在的竞争关系,以晴雯之去而见疑于宝玉。

    王夫人对麝月的评价是“粗粗笨笨”,其实不然,她只是不显山露水。如同今天总结的“第十名现象”,那些不拔尖的、位居第十名的学生身上,往往深藏着难以预想的潜能和创造力。怡红院的几次仆妇闹事,都是麝月一手弹压,心思缜密、逻辑严整、辞锋犀利,从袭、晴往下都束手无策时,才会有麝月挺身而出,展示她的机敏和辩才。

    还不只此。

    袭人病了,一院子的人都去玩,就麝月一个守着,“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上体恤老的,下怜惜小的,还有一份承担和责任感。这就是麝月了。宝玉问时,她最初的回答,是说“没有钱”去玩,如果不是被宝玉“床底下堆着那么多钱”问住,麝月是不愿居功的。

    按曹雪芹的设计,在贾家落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后,陪伴在宝玉身侧的最后一个侍婢,是麝月。

    善良温和,心地宽厚,安守本分,息事宁人。那些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她们从来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女主角,不具抢镜的资本,也没有抢镜的意识。她们无声而从容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安宁日子,尽自己的能力和职责。直到有一天,有需要的时候,身体里蕴藏的潜能和韧性爆发出来,让她们成为一种力量、甚至一种支撑。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女性的平凡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了。

    或许,会有一点点寂寥,会有一点点缺乏姿彩,但得失之数,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不是每个女性,都可以享有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安宁的。
    掉在人堆里找不见,有些时候,还真是要有些福气呢。

—-
不经意读到了上面这篇文章,很是喜欢。先先后后竟然反复读了数遍,很是少有。
想起不久前见着了早先信手记下的一张薄纸,翻箱倒柜,终于又找了出来。

  反者道之动
  无欲而不争,卓越亦不争。
  如若不能,岂可不争?
  不争非无为,为乃不争魂。

早先的自己还是这般有抱负,想要有所“为”,想要追求“卓越”的不争。可不知何时,发觉竟是更加喜欢那个“无欲”。或许是愈发怯懦的缘故,畏惧煞费苦心却什么也求不来;又或许是安逸使心生了倦怠,彻底为追求的苦难所屈服;又或许是终于有所觉悟,认清无论如何也是求不得的。。。
“掉在人堆里找不见”,本就是如此的人,却千方百计想要变得与众不同、变得出类拔萃,为的又是什么?世人敬仰,众人爱慕的虚荣?不知为何竟又会想起《缥缈录》中小舟公主的那句“我不傻,我只是不爱说话”。“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人也并非真的就一无是处吧,或许只是不曾显山露水,潜能没有被发现罢了。
既然本是个“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人了,亦是心知与人已没得可争,何不就此断了念头,尽些力、责,淡定地过自己的安生日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