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9

NI

又是一路奔波去了同济的嘉定校区,去过一次的缘故,路线熟悉。却不知是否天气的缘故,兼之走得匆忙,站于公交车上,汗流不止。看看周围的人,皆不似这样,着实怀疑莫不是自己有些问题,沸沸扬扬的H1N1?
去了同一家的小面馆,走过了上次的路线。很是熟悉的感觉,尽管才是第二次。听路边的校园广播,流连那仅有的小湖,喜欢宁静的校园。远离城市的喧嚣,那是一直都所渴望的吧。

NI的宣讲会很短,6点多些开始,结束后又同NI的人闲聊了一会,离开时才只有7点半。不知为何觉得NI的hr有些熟悉,觉得同ly的gf很是相像。NI的宣讲很是“经济”,竟是突然想到了这个词。没有什么无用的信息,hr的NI介绍,硬件部经理的site和职位介绍,同济校友的生活介绍。短得让人有些意外,却似乎该有的又都有了,嗅不出太多公司的商业味道,亦是见不到很多的自我标榜。
宣讲会上听到最多的是要最优秀的人,说他们会有很完善的培训计划。递交了简历、成绩单和证书的复印件,第一次投了纸质的简历,亦是第一次附上了成绩单和证书。简历上的职位是在宣讲会上又改过了的,Software Engineer,用的还是借来的铅笔。同收简历的人说了不是同济的,又说简历的职位修改了,得到答复都是没有关系的,会根据简历择优选取。
知道了NI的招聘共是两轮,第一轮面试在他们筛选了简历之后,下周一进行,依旧是在同济嘉定。第二轮面试会在两周内有消息,张江的总部。不知为何突然心生向往,竟是憧憬能在两周后通过了那第二轮的面试,拿到NI的offer,就此彻底终结了这段煎熬的日子。可惜,NI要的是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单是简历筛选可能就已成了问题。

上午接到了VIA的电话,是让下午去面试的。第一个的面试电话,晚上NI宣讲会的缘故却给回绝了。VIA的hr说面试推迟到周一,通知安排了在通知具体时间。不想今晚竟又知道了NI的第一轮面试也会是在周一。嘉定、市区往返,想来注定是没有希望的。能否得到NI的通知尚且玄而又玄,却是心中暗暗期待这个冲突,更是憧憬能在两周后终结这段时光。。。

秋花

落叶纷飞的季节里,依然见到了路边草地中各色鲜艳的花儿。小小的,叫不上名来,颜色却是如此的美丽。

杭州带回的彼岸花出乎意料地都长出了绿叶,埋入小小花盆的,抑或栽于门前花坛的。深绿的叶瓣,狭长的,这般纤细,竟会想起那柳叶儿来。亦是想起了曾见过的春、秋彼岸之说,此刻长出的,或许就该是那春天会绽放的火红彼岸吧。

母亲带回的不知名的绿色叶子(是叫藤萝吗?),一直插于水中,数个星期过去,竟然依旧生机盎然。每根枝条上都生出了白色的根须和鲜绿的嫩芽,那生长的速度快到有些匪夷所思,仿佛隔日看来就会有些不同。这个季节里,印象中本是枯叶漫天,树木即将日渐凋零才是,却见着了这么许多的新叶,实在意外。

总觉秋该是个伤感的季节,如那宋玉的悲秋之说。却是发现,亦是这个季节可以鲜花烂漫,满是生机。或许一切都是如此,在那伤感、失落的落叶背后,亦是可以藏着不曾想到的小花,鲜艳、美丽的秋花。

枯荣有时,无喜无忧。

第一个的笔和面

昨天去复旦参加了第一个的笔试,今天去徐家汇参加了第一个的面试。
华为的面试,可以算是连第一面都没有通过,就被告之今天的面试到此结束。威盛的笔试,算是所有的题目都答了,可回来就发现一道题目彻彻底底的错了。

威盛的笔试前,担心对于所申请职位要求的知识懂得太少,生怕笔试的题目都做不来。见了试卷才知道,竟是与另两个软件类职位的题目完全相同。
签到,找座号,黑板上的考试注意事项,无关物品放到讲台上。。。一切都如大学的考试无异。会的,不会的,每道都尽数填满,顺带还写下了解题思路。2个小时的时间,提早了半小时交卷,满满写了两页的A4。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一次次的考试。
看着写下的东西,不由叹息,试卷的书写总是如此的糟糕,看的人定是要费些力来读了。数不清答得如何,亦是不愿去做过多的猜测。交上试卷的那一刻,已不再关心。知道那一刻起,结果已是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华为面试被通知的职位是销服类,却也依旧去了。见到了姓周的面试官,很和蔼的样子。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说起希望去研发部门,好心的他竟帮我转去了研发部门面试。满是感激。
去了更高的一层,见到的是长长的签到队伍,5排的座椅上塞满了人。喧闹,吵杂,很是不适。
许久,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跟hr进去,却听到面试官说,他是面射频,而非自己填的“研究类”。于是出去,依旧等待,早先的位置却也已有了别人。
再次听到自己的名字,进去坐下,面试官的前放着“性能算法”的牌子。听了自己的情况,面试官说该去DSP那边。出去,寻找空位,再等。
后来hr来了,说是让先去硬件面面,因为简历上亦是有的。见了面试官说只是做PCB之类,又找来了hr,说自己要做的是底软,让DSP和软件的人面面就好。又一次的等待。
最后,又来了hr。说面试官看过了自己的简历,说了自己是做过一些的小项目,但是招聘的职位没有适合的,今天的面试到此结束。。。
立时转头,出门。有些的怅惘。算是被华为鄙视了吗?没有答案。不知是否是失落,抑或悲伤。也许是惆怅,算不得开心罢了。
看了时间,差三分11点。一个上午,三个小时的时间,多半用来了等待。坐在喧嚣人群中,独自发呆。耐心到了最后,终还是被消磨殆尽。也许有些事情早已注定,也许本就不会有结果的。拒绝的那刻,悉数成了定数。

koko & dede

    koko失去了一个本以为可以得到的机会,非常沮丧。翻遍了常去的网页,也不知该去做些什么。想起曾经偶然见到的一个匿名聊天的网站,于是就找了来,连了上去。
    那是个国外的匿名聊天网站,koko操着蹩脚的英文,同一个又一个陌生人说hi。每当别人问到性别的时候,koko都会很老实地说是男的,接下来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见到的总会是对方立刻断线。koko更加失落了,却依旧继续,接着同人说hi。已经麻木,koko纯属条件反射般地机械反应。
    如此继续着,直到koko又遇到了一个人。那人先打了招呼,koko说了hi。许久不见什么反应,koko也是什么都没说,因为koko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加神气的是那人竟也没有离开,过了好些时候,才又问了koko的性别。koko还是执着地说了男的。又是许久的沉默。终于,koko有些忍不住了,责问到怎么不因为自己说是男人,也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都立刻断了线呢。然而过了不久,那人竟是有了回复,说是不介意这个,还告诉koko她是女生。聊了一会儿,她问koko有没有msn,koko告诉了她。
    koko的msn上很快就有了她的邀请,于是他们就转去了msn继续。koko告诉她自己是中国人。而她告诉koko自己是印尼人。但koko不认识英文的印尼,就问在哪里,她说也在亚洲,还问koko是否知道巴厘岛。koko说知道,她说巴厘岛就在印尼。koko查了字典,终于明白了她的国家。于是koko告诉她,他知道中文的印尼,但不知道英文的;他知道巴厘岛,却不知道巴厘岛原来是属于印尼的。她笑了,koko也笑了。她说她懂一点中文,但只是一点点而已。随即她打出了“请问”的拼音,koko竟然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赶忙打出了汉字给她看,她说就是那个两个字。于是他们又都笑了。
    她突然问koko是否可以称呼他为koko,并说koko是印尼语中哥哥的意思。koko立刻答应了下来,于是他就成了koko。她说印尼语中姐姐叫作jie-jie, koko就问是否妹妹也是这样称呼,她说那叫作dede。koko问是否可以叫她little dede,她没有作声。koko不管,就当她是默认了,然后她就成了dede。
    晚了,koko要下线了。dede问什么时候还能再同koko聊天。koko说任何时间都可以,只要开了电脑就会上msn的。dede说那就明天吧,koko说好的。koko谢谢dede让自己快乐了许多,dede又笑了,说保重。

    第二天,koko感到头有些痛,于是就待在了家中。一直都开着msn,而dede却始终没有出现。傍晚的时候,dede突然出现了,同koko打了招呼,问koko过得怎样。koko说有些头痛,所以待在了家中。dede立刻问有没有看过医生。一开始时,koko有些困惑,因为错把“doctor”理解成博士了,楞了一会才明白了过来。之后koko赶紧对dede说经常如此的,没事的,已经好了很多。说这些的时候,koko很开心。
    koko告诉dede,他很爱自己的父母,因为知道他们为自己真的付出了很多。koko只是希望能让他的父母过上好的生活。dede听了很惊讶,说很少见到有男子会是这样。dede说她也很爱自己的父母,说他们是她的一切。koko听了,感到很欣慰,觉得dede是个很懂事的孩子。
    koko对dede说不喜欢城市的生活,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独自生活。dede说那就得去火星了,koko说如果火星上有空气,他会考虑的。之后,他们又都笑了。dede说她也喜欢乡村的生活,如果可能,她是想离开的她的城市。koko就对dede说她一定是一直都生活在城市里的,dede说对的。koko说他的同学也是这样说他说的。koko想了很久,得出了个结论,对dede说他们是一直生活在城市里,所以才会想去乡下的地方换换环境,透透气的。dede说或许的确是这样的。koko又同dede讲了自己童年的故事,dede听了,说是明白了koko为什么那么爱自己的父母。koko笑了。
    koko说觉得dede同自己的同

学有些相像,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个城市,并且一直为之骄傲,不愿离开,甚至会变得有些傲慢。dede说她是不同的,她见到了许多穷苦的人。dede对koko说她的姐姐就是自己赚钱缴大学的学费,她总是以她的姐姐为骄傲。dede说也要像她的姐姐那样。dede告诉koko,她拿到了她那里大学的奖学金。dede还说她要努力学习,因为她知道这才是目前她所能为她父母做的。koko听了这些,非常吃惊。koko告诉dede,dede是非常出色的孩子,koko为她而骄傲。koko也是更加喜欢他的little dede了。
    晚饭的时间,koko的父母催koko吃饭了。koko告诉了dede,dede说这么早就吃晚饭了,她那里只有下午5点。koko说他这里是晚上6点了,要比dede早一个小时。dede对koko说那就明天见了,koko本是想说晚饭一会儿就吃好了,可以继续陪dede聊天的。想到dede可能要去吃饭的,koko也就再提了。koko告诉dede明天可能要晚些,因为要帮个朋友送东西。dede就问晚上8点是否可以,koko说好的,dede的时间晚上8点,koko的时间晚上9点。
    之后,koko下线,关了电脑。晚饭后,koko忍着没有打开电脑,因为与dede约了明天晚上才见的。

    第三天的早晨,koko打开了电脑,果真又没有见到dede。不知为什么,koko突然发现网络出了问题。koko知道要等上一天,之后就会自动又好了,因为曾经遇到过的。但是与dede约了晚上聊天,koko有些着急了。但想起晚上要去好朋友家,带了电脑过去,可以用好朋友家中的网络同dede聊天。koko又笑了。
    好朋友家里,koko在网络上耐心地等着dede。以前的同学突然冒了出来要找koko聊天,koko不好推辞也就陪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终于dede出现了,koko看了时间,比约定的早了5分钟。dede依旧问koko过得怎样,koko说很好,其实koko的头还是有些痛的,但koko没有告诉dede。koko想要同dede说些什么,让dede高兴,可koko以前的同学不是发来的消息让koko不由的有些烦躁。直到koko好朋友的父亲来找koko帮他做事,koko不知该怎么拒绝,也就只好去了。离开前,koko想着是否要同dede说一声,可好朋友的父亲等在一旁,koko一时心急就又不知该说什么了,索性搁下电脑直接跟着走了。
    koko回来,发现dede发来了许多消息。dede说是觉得自己像是个傻瓜,说很无聊。dede问koko是不是正在忙,后面就说不该打扰koko的,说非常抱歉,再见。koko见到了这些,感到很愧疚。koko觉得dede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非常可怜。koko赶紧告诉dede他回来了,问dede是不是还在生气。那一刻koko是有些着急的,深怕dede就此赌气不再同自己说话了。
终于,dede又发来了消息,说她没有生气,之前在同朋友打电话。又是许久的沉默,koko觉得有些恐慌了,就问dede是否在忙。dede说已经打完电话了。koko对dede说,他本是想说如果她在忙,他就要走了回家去。dede很惊讶,问koko难道不是在家。koko说他在朋友家中,昨晚告诉dede要送东西给好朋友的。dede说她以为koko是送完东西又回到家中了。koko说原本也是计划如此的,但家中的网络坏了,就带了电脑来好朋友家同dede聊天的。dede很惊讶地问,网络怎会坏了的。koko突然觉得有些失落,说他也不知道。
    koko的耳边一直放着钢琴的曲子,有些伤感的味道。koko问dede是否喜欢钢琴,dede说不是非常喜欢,她会弹一点点。koko说指的是钢琴的声音。他喜欢听钢琴曲,尤其在深夜。那声音可以使人平息,内心ç
š„平息。dede说,那也就是为什么学钢琴最难了。koko知道dede始终是无法理解自己的,koko感到了伤感,也许是那钢琴曲的缘故。koko对dede说,他想他是该走了,钢琴的声音让他感到有些悲伤。dede立刻发来的消息,好的,保重。没有下次聊天时间的约定,koko有些木讷,却依旧没有多说什么。迟疑了很久,koko给dede留下了一行文字,希望对你而言,明天依旧是美好一天,再见。
    koko下线了,匆匆地离开,不想看见什么。koko害怕等了许久,却见不到dede的回复。koko猜测着dede为什么不再热情,是dede知道koko在好朋友家需要立刻离开,所以没有再多说什么吗?还是dede已经不再喜欢同koko聊天了?koko有些矛盾。koko想是不是应该明天不要上线了,可万一dede因此消失了呢?koko愈加矛盾了,koko觉得头已经大了。koko裹着衣服爬到了床上,想一切都等到了明天再说吧。。。

第一份的笔试通知

昨夜就在想,或许今天应该会收到第一份的笔试通知吧,因为AMD的hr说了昨晚和今天会发出通知的。中午去图书馆前又特意开了电脑,查了邮箱,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图书馆里看了一个下午的verilog,只因憧憬会去参加22日的笔试。傍晚回家,收了邮箱,竟真的见到了一份笔试的通知,然而却是威盛发出的。。。

一下子想起了许多年前,还是WarmHeart板务的时候。天大的sunnykies师姐、师兄,不爱参加周日天大的活动,总是喜欢周六与我们一同与福利院。日子久了,也就彼此很是熟悉。一次活动后,sunnykies师姐说那天的下午威盛在天大会有校园宣讲,还说如果没事可以去听听的。于是,那天就真的去了。第一次去听了校园宣讲,那一年应该只是大三。后来同sunnykies师姐又说到这些,她说原本以为自己当时已是大四了的。
记得那时正值sunnykies师姐、师兄硕士即将毕业找工作之际。聊及找工作的事,师姐说可以将组织WarmHeart板友的去福利院做义工写到简历里,那会很好的。当日觉得一切都还那么遥远,然而此刻竟也同sunnykies师姐、师兄那时一样了。听了sunnykies师姐的话,真的将这些写进了简历,却也不禁又有些怀疑,如今有多少人还会看重这个?
后来的活动时,听sunnykies师姐和师兄说他们都签去北京,去了不同的公司,却还好都同在一座城市。再然后,他们就都毕业了,去了北京。曾收到他们换了北京新号码的短信,接着就再也没了联系。不知为何,写下这些的时候,眼眶莫名的有些湿润。非常怀念那些曾经熟识的人,非常留恋那段时光,非常的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