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卖了

终于把自己给卖了,航天802所。
上午还在为选802还是804而纠结不已,msn问wj该作何选择。我用中文,他用英文。却也不管那么许多,一股脑地宣泄。wj说RF很有前途,说人事的一面之词很不可信。又说我们都还年轻,可以做些尝试的。很是感激wj的建议,亦是受教。
又是意外接到lyb的电话,说是Honeywell以前的team又招人了,让发份新的简历给他,立时想要晕眩。同他说了日前的状态,亦是问及如今那里的状况,末了还是发了简历给他。心存感激,竟还能被昔日同事惦记,亦是怀念昔日team的氛围。
本是打算放弃802所,再去签个804所的微波,保底也好,尝鲜也罢。去了802所,说了许多,几近陷入僵局,却见了未来将去科室的人。知晓了那里是做数传控制,早先没人做过嵌入式的东西,想要做了所以要招一人。又是说及做的内容,无非BSP,底层驱动,各类接口,甚至上层的无线通信协议栈。不知为何,说完这些,竟是兴起,直接签了三方。
回家同父母说到签了协议,都是如释重负。父亲说,有了工作就好,2800的薪水也是无妨。
明日上午打电话给804,再次告知不去了,彻底的不去。
Advertisements

纠结

打了电话,1分钟,给802。说是没有问题,让下午就去签三方,答应了。
打了电话,1个小时,给804。说是想去802做嵌入式,不去了。却是被告知了许多,内情,经验。说是再给一晚考虑,让明天给他答复。
一时的茫然,不尽的纠结,无从选择。

口头offer

上午接到航天802所的电话,让下午去面试。
去了,寒暄了几句,剩下的多半是关于待遇及所里情况的介绍。
末了,说他们那边没有问题,让自己考虑。留了手机号,说算是给了口头offer,让尽快给个答复。
回来的公交车上,接到了航天804所的电话,竟亦是通知愿意给出offer。但要周一上午回复个明确的答复,签或不签。
下午802所见到的是管人事的老师,前天804所见到的是未来的头头。
804所的头头给人感觉蛮好,很是热情,亦是直接。薪水、福利相关列得分明,说得直接了当。末了,更是开车顺路送自己去了地铁站。只是去做微波相关的事情,着实有些不太情愿。
802所人事给人感觉也算和蔼,却是没有见到未来的头头,只是说他们想招个做通信系统的嵌入式人员,具体事物皆是不知。号称待遇要比804所来得好,然而听了他的介绍却是生了相反的念头。待遇应该还是804所来得好吧,不过这里却是能做嵌入式的。。。
不愿再为工作折腾了,打算周一就打电话。拒804,签802。想想前日,对804头头的信誓旦旦,心中着实有些愧疚。

参观

一早去了航天804所,此刻方才到家坐定。
说是去面试,实则是去吃中饭外加参观。
两个交大的小朋友也去了,不过是去签约罢了。

去的部门是微波专业,自己过去感觉很是怪异。
一张笔试的卷子答得很成问题,做过的项目在他们看来更是无关紧要。
却是不知是何缘故,却能跟着交大的小朋友一道蹭了中饭,亦是参观了许久。
难不成但凡面试之人皆是如此?

说是这周便是给个消息,要或不要。然而,隐隐是有预感,多半后者。
无论如何,参观,就是当作参观罢了。

老鼠

近些日子家中出了老鼠。
数日前,母亲说是见着了一只。放了沾鼠板,第二日竟就真的捉到一只。母亲却说太小,不是见到的那只,差异不已。
昨日晚间,上卫生间时,意外见着了个黑影转瞬即逝,赶忙唤来母亲。一番的折腾,终是听母亲说已是将其击毙。不愿去看那尸首,母亲嗔笑胆小,喃喃道“有杀戮之气”。再三询问,击毙的是否当日所见,母亲说应该是了,着实心安。
不想,今晨父亲又说,厨房依然有鼠迹。一番的盘查,终是确定,立时想要晕厥。父亲说前日就在卫生间里听到老鼠在“打相打”,必不会只有一只。又是感慨,这么许多的老鼠不知是时候进来的。母亲听罢嘲笑,怎么,来之前还要给你晓得晓得。。。
今夜母亲着实下了功夫,仔细研究了老鼠的路线,小小的厨房中竟是布下了三块沾鼠板。叮嘱再三,莫要踩到。还说这家伙着实精明,听过人说了这些,便不会上当。于是说,捉不到也是无妨,跑了就好。母亲亦是感慨,怎也是一条性命。
突然想起中学的那首《硕鼠》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快快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