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Daily Archives: December 6, 2009

“月光”

CCTV的新闻中听到了全社会救助南开大学阿依努尔的消息,说是已接到善款100余万元,亦是报道社会各界种种的爱心行动云云。CCTV上听到了南开的名字,且以这样的事件出现,有些意外。
google了南开,就见到了新华网上的这篇文章“南开大学500名学生为阿依努尔制作礼物 报名捐献骨髓”。想起去看了一下南开的新闻网(在校时从未看过),果真见到了一个“渤海天上 情动中华”的专题。知道阿依努尔乃是新疆哈萨克族,名字的意思便是“月光”,06级社工专业,九月末时被查出患了白血病。
事出至今的日子,一直都不在学校,不知何以会进展到了CCTV的境界,却是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学校的日子,不时会见到三食门前有为白血病募捐的箱子
,BBS的WarmHeart上亦是经常见到于此相关的倡议。然而见得太多了,以至于心中竟会生了麻木。记不得曾是与谁讨论过这般事情,听到了个见解,说是如今患白血病者很多,患者固然非常不幸,让人怜悯。然而屡屡此类事情出现,想到的皆是在学校中募捐。学生能有什么经济实力,纵使有心也未必有力,真若有心就该去社会中号召募捐的。
“月光”的不幸,真的是让全社会知道了,新闻中诸多的“月光”病情及募捐的进展。对于此,对于“月光”,想来已是没有悬念。“月光”一定是会顺利骨髓移植,亦是一定会康复出院。只是因为她太过幸运,成了众人的焦点。然而,突然有些莫名的悲哀。“月光”之前,那些南开学子亦是募捐过的白血病者,又有几人能够得到这么许多的善款,又有多少倾家荡产却依然无济于事?
忆起WarmHeart的一次活动,负责学校社团联的领导亦是参加,同我说到愿意帮WarmHeart做做宣传,甚至CCTV亦是可能。当日秉着WarmHeart的一贯作风,立时回绝。此刻想起此事,不由觉得“月光”的背后好似也还有些什么。亦是想起,前些日子乃是南开90年的校庆。全社会的爱心善举,真是如此巧合?
但无论如何,于“月光”而言,是幸运的。“月光”的不幸,亦是心怀怜悯,衷心愿其早日康复。更是希望别的需要帮助的人同样能够如愿以偿,无论源于社会抑或本该来自的国家。 
P.S. ly曾说我们的信息学院在各项学校活动中很是积极,果真,新闻网上亦是见到了这篇报道“信息学院启动‘祝福阿依努尔,感悟爱与责任’主题教育活动”
P.S.2 另外见到了三则相关的新闻视频,或者看起来更是容易些:
P.S.3 一篇描述相对完整的文章(含捐款账号):

Yer

读到了 Wangjianshuo’s blog 的blog “The Reason to be Friendly”,其中写到了他昨日参加training中的一个游戏,The Prisoner’s Dilemma,略有感触。

X与Y的选择,选了X于自身最利,而选了Y多半是会受到伤害。可若想于大家都有利,所谓的win-win,却唯有选Y。

jianshuo写道他们的team自始至终都选了Y,结束时却也是损失最大。或许亦会做此选择,并非所谓的“团队精神”,只是不愿伤害别人罢了。很是不喜赤裸裸地从别人手中夺来东西,亦是不喜你死我活的结局。倘若只是游戏,可以义无反顾地始终做个Yer,好不介意为了“持守”做个loser。可出了游戏,怎该如何?不禁犹豫。

想起叶沙在曾是说过,不喜欢的人走开就好,无需过多纠葛。jianshuo亦是写道,倘若之后有自由的活动,他们定是不会选择同自始至终都选X的一道。执着于Y,始终与人为善,纵使会有所损失,也定是会找到与之一样的Yer,终了会有个happy ending吧。

p.s. jiansshuo 又写了后续的blog:

The Reason to be Friendly – Part II

More Thoughts on Win-Win Strategy

Retaliating and Forg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