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Daily Archives: December 16, 2009

鼠斗

大半个月前曾是写下“老鼠”,感叹于家中老鼠之猖狂。本是以为消灭了两只,再赶走剩余的一只也就天下太平,不想直至今日依旧为其所恼。
母亲说是早先卫生间窗户上装换气扇的缘故,一直都关不严实,乃是从那里进来。说要用铁皮将其封住,就不会有老鼠进来。于是找了薄铁皮,又借了电钻回来,说让封了。然而细看了窗户,着实难以钻孔、上钉,封上铁皮。也就只在窗框钻了孔,上了螺丝,用铁丝将窗与框捆牢,其间缝隙亦是填上了木条。母亲看了,姑且算是满意,也就作罢。然而这几日,卫生间中又是觉察老鼠的动静,不禁怀疑起封窗的效果。。。
封窗之后,厨房间的柜门依旧每日大开,更是数日晚间与父亲先后都见到了老鼠的踪迹,着实恼火不已。前日晚间,父亲又说看到老鼠从煤气灶边窜出,钻入淋浴器中。父亲说它就藏身其中,然而无论如何敲击,都不出来,唯有拆开才行。气愤不已,遂是拆开,丝毫不见其踪迹。却是见着鸡爪,残骨之类杂物。。。亦是见到那老式淋浴器的构造着实简单得可以,便只是如煤气灶烧水一般,其上直通烟道,毫无阻隔。猜想老鼠已是从烟道逃入天井,于是用废旧衣物将其烟道塞住。当日夜间,关紧了卫生间与厨房间的门。卫生间中依旧不得安宁,而厨房间却是没了动静。次日拔出塞入烟道的衣物,果真见了撕咬的痕迹明显异常。。。

updated Dec.17

昨日写至一半,母亲归来,喧闹不绝,霎时没了继续的念头。下午去复旦复印了本书,准备带回学校。来回皆是走了许多的路,此刻亦是感觉困顿不已。却是昨日便已盘算,今日继续。。。

本想直接换根新的排烟管,拦腰拉断后方才醒悟乃是水泥封于墙内,后悔当初没有姑且找些什么来将破洞贴上了事。买了根新的同样管径烟管,试图将其插入旧的之内。折腾许久,却是弄得薄铁皮的烟管尽数散开,如丝带般落了一地。转天又是买了根小了一号的,终是勉强插入其中,封上了些水泥,算作固定。另一端却与同热水器的烟孔一般大小,只得小心对齐,铝箔胶带缠了数层,算作固定。摇了试试,却也牢固。开了终日封闭的天井窗户,探身其外。将与父亲共同打造的铁皮网罩塞于热水器的排烟管内,亦是将母亲找来的一个金属网孔用铁丝捆于油烟机的烟管外。至此,姑且算是所有通道尽数封闭。
母亲昨日归来,亦是带回了包老鼠药。与父亲一道极力反对,理由无二,一旦毒死腐烂,又不知其身在何处,将会着实麻烦。同母亲说曾是开过所有的门,让卫生间内残存的老鼠逃生,而其却是不逃。父亲又说曾是听到老鼠嘶叫的声音,母亲便说定是那老鼠已是产下幼仔。。。那老鼠竟是开始撕咬通与厨房间的门,着实猖狂。母亲说那是接连数日都将该门紧闭,它着实饿得厉害。猜想是否急于要为其幼仔觅食,即便老鼠,其母亦是爱子情深。无奈依旧敌人,遂用薄铁皮折成直角,双面胶贴于门的底部,清晨果真不见再有细小碎木条。
折腾多日,母亲终是答应让父亲捉只猫来。下午,父亲便是捉猫回家。傍晚归来,帮着将猫放入了卫生间的阁楼内。只因母亲那里定是老鼠的巢穴,要让猫去端了其窝。却是不知为何,此时阁楼内多半时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心存困惑,莫是上面没有空气,猫给闷得没了气。母亲说决计不会,多半是那猫睡着罢了,说要让其在上面待上整个晚上。却是又是心存疑惑,如此关上一夜,又没有东西可吃,不会关出些什么问题吧。。。

updated Dec.19

昨日清晨父亲招呼让将猫从卫生间的阁楼抱下,却是发现入口处被有物阻隔。用力猛推,只见火花乍现,周遭立时陷入黑暗。查了保险丝,果真断了。取了手电筒来,发现乃是灯座不稳,之前的用力导致其电线脱落,彼此接触短路。又是一番的波折,修了灯座,换了保险丝。阁楼内重现光明,乃见一片狼藉。
晚间母亲将阁楼之物逐件取下清查,直至空无一物,却也没有见到老鼠的踪迹。清扫阁楼,老鼠屎四处可见。母亲说怎也不见个尸首,难不成真的已是被猫吃了。又说是否会藏于下水道同装修墙的夹缝,我说亦是可能隐匿于吊顶的木质夹层内。
猫在午间被父亲放了出去,傍晚十分再次捉回,夜里终是又在卫生间待了一夜。父亲喂猫自己吃的肉骨头,不怎么喜欢。又喂鱼肉,甚为欢喜。一盘的鱼肉,半数给了猫,父亲很是不舍。于是同母亲戏虐道,人家亦是辛苦了一夜帮你捉老鼠,你怎么也得犒劳犒劳人家。母亲对猫的态度也是有了些许的好转,父亲再提养猫之事,已是没了早先激烈的反驳。母亲曾说,老鼠若真在阁楼的夹层作窝,就彻底没了办法,只好养猫了。想来这只大猫的老实,或许亦是母亲不怎反感的另一原因。

不知厨房间的老鼠是否真的已被解决,亦是不知这折腾了许久的鼠患是否真的算是告一段落。下午即要离开,也只能希望真的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