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党课考试

在南开的最后一次考试,抑或可能也是了学生生涯最后一次的考试,竟会是党课。像极了往日的政治考试,会的,不会的,各是参半。无论如何,卷面填满,不计结果,做个了结罢了。

与同屋的党员小朋友说起始终不会答这样的试卷,背过的还会,没有背过的是怎也不会答的。于是就被告知那就别想入党了。或许也还是。。。
与人说笑,虽然这党课上得是没有任何名堂,不过也让我愈加坚定与党保持一定距离的决心。
党课后,去交了答辩材料。排队许久,却是心绪平和。到了如今,终是事情一件件开始了结。明日一早让去拍毕业照,然后开会布置离校手续、领毕业生登记表。已是就要开始进入倒计时了吧。

答辩

今日答辩,9人,顺序排在了倒数第三。上午最后一个答辩,11:30~12:00,正是中饭的时候。语速飞快,终于15分钟讲完。老师们象征性地问了三个问题,态度很是谦虚。说是对我所研究的OpenSPARC完全不懂,其实我又何尝真是懂得。
中午听大家谈及我那答辩时,就已隐隐觉得结果或许该是不错。下午公布结果,果真夺了头魁。虽是心中暗自欢喜,却也是不由生了忧虑。只因那毕业论文完全就是个翻译的产物,毫无创新和自己做的东西可言。若是被评上个优秀毕业论文该是如何才好。。。一个不好再审查出些什么问题来,连学位一并追了回去那就该要了命了。。。

昨日洗澡时,竟将一卡通忘在了洗澡的地方。今晨去食堂吃早饭时,方才意识。上午别人答辩时,去浴园问了,不见有人捡到的。亦是进去浴室查了,也是没有。于是挂失。见了其内的消费记录,最后的也就是昨晚在浴室所用。lyydxx说这就临了毕业,还把卡给弄丢了,真可谓是完满。
觉得这些日子过得有些浑噩。丢了卡,论文答辩得了个高分,不知是否其中隐隐有些因果。知道所谓的“福祸所依”,真是弄不清究竟该是作何反应。喜,抑或是忧。

焦躁

又是6点的驾校班车,下午到了学校,匆匆赶回实验室,只是想看看是否有了答辩相关的消息。

后日答辩,论文的评审意见昨日才刚回来了一份。问了另两个小朋友,已是都收到。又问何时打印,皆说不知。
心急,于是打了电话给老板。老板问是否在实验室,说是他会过来。多日来,终于见到了老板,亦是说及答辩毕业相关的事宜。末了,老板还不忘告诉答辩后的饭局已有人定好,完事后直接去就好了。。。
问zou要了来需要打印的材料,稍稍修改便又是交予她,让帮着打印了事。只觉脑袋涨涨,丝毫没有心绪静静坐下,看看该是需要准备什么。
ao建议明日一起过来,彼此试讲下答辩的slides,当下的反应只是拒绝。虽是做好,却是觉得决计没有讲下来的能力。
接连几个晚上去二主楼看党课教材,对于周日的考试亦是没有丝毫把握。很多人说那个考试已是没了意义,却也还是执意要去。看书的感觉也着实不好,一如当年准备那些政治类的考试,心中一直无底。
有些犹豫明日是否还要去学车,后日上午答辩,大后日下午党课考试。。。都是赶到了一起,无论说起哪个,心中都会生了惶恐。驾校回来时,问教练明日是否休息,说是不知。心中倒是暗自希望休息的,那就有了堂而皇之不去的理由。。。
又是熬到了饭点。晚饭。依旧二主楼党课吧。絮叨了半天,心中终是平和了许多。慢慢来了,诚矣足矣。
update 7:44 May.28
昨日傍晚正欲起身去食堂,老板手下一个本科毕业的小妹妹跑来让帮着看Verilog仿真的问题。可怜我已很久不曾摸那东西,折腾半天,总算有些结果。去食堂,刚刚过了6:30pm,常去的地方都已关门。。。天又下起细雨,只得买大饼鸡蛋回了宿舍。自习党课的计划就此夭折。
回宿舍又觉不适,躺下想要小憩片刻。同屋的小朋友都已答辩结束,围坐玩着拳皇,不亦乐乎。床上躺了许久,总也无法入眠。起身上了QQ,教练说车练得不行,亦是自知。闲聊片刻,终于说及心中的忧虑,亦是告诉他其实拿不到驾照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又知今日他休息,终于得了逃避的理由。
昨夜心中不快,吃了两套的大饼鸡蛋,又是若干饼干。当时没有感觉,早晨4点突觉肚子难受,匆匆上了卫生间,回来倒头继续睡觉。七点不到,又是腹中难受,再次回来却已怎也没了睡意。比之昨日,虽是不见多睡很久,却感觉已是多了精神。如此说来,不快之时,该是什么皆不去做,倒头睡,一直睡,睡到不能再睡。想来一切都会好的。

a little depressed

莫名的情绪,不知是何缘故。
整个下午突然毫无目的浏览起Viginia Tech的网站,不知想要看些什么。
去上了自习,虽仅是一个半小时。已是记不清上次自习的日子。或许该是欣慰,却是没有。
意外接到librayc电话,见到,闲聊,却是没有找到太多的欢愉。送其归来,邂逅qiuya师姐,寥寥数语,亦是不曾掀起太多的波澜。
突然很想去看部电影,the boys are back,淡淡的忧伤,慢慢地看着。喜欢那父亲,也开始有些喜欢小男孩了。
该睡了,已是过了零点,很久不曾有过。明日醒来,该又是回到往日的轨迹。

自有因果

前些日子QQ上遇到友人的gf,闲聊数句。问及她找找工作的事情。她说不急,没有工作也没太大关系。说已是知道对她而言什么才是最为重要。很是羡慕她都已能明白。随后又听她说终于遇到人生的好伴侣,且父母齐全,妹妹勤劳。即使没有工作,也可再找。听来觉得很是有理。她又问可是遇上好女孩,一时沉默,告诉她难以回答。于是就推荐了这部根据《了凡四训》改编的电视剧《了凡的故事》,说是看完了就会明白怎么才能求得幸福,亦说她即是如此求来了友人。
也是很巧,学校的bt上恰好有人曾传过该剧,于是下了。上周断断续续看了数集,周末两日的闲暇更是尽数用于此。看了了凡从孩童到了暮暮老矣,一生跌宕匆匆拂过。良久感触,却是不知该作何感慨。所谓命数,究竟是何?已记不清何时开始生下了念头,未来或许该是多种的可能,当下的种种行径亦是造就这不同之可能。细想倒也与剧中所谓积善改命有些相似。只是不知为何,竟会对这所谓“改命”没有丝毫的念头。反是觉得这种种可能又当如何,总都是可以过了的,奈何要去苦苦改之。想起昔日师兄劝慰的那句《金刚经》中的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莫非真的已是将这一切都看得太过“通彻”?还是一直都是太幸运,过得太过顺利、太幸福?

了凡说,若想改变命运必得改变恶习、多多积善。《了凡四训》亦是分做“立命之学,改过之法,积善之方,谦德之效”四篇。不喜命数,抑或改命之说。可细细想来,如此教训于人修养身心却也着实有益。若能以此为之,积善即修心,陋习又得除,定会大有裨益。所谓因果,也自是得以实现。
还喜《了凡》的片首、片尾曲,觉得歌词亦颇是值得玩味。

片首曲
乾坤几轮转,沧桑一梦间。
悠悠岁月五百年,因果系尘缘。
历数前朝事,了凡有箴言。
让多少凡夫俗子,慷慨化痴顽。
乾坤几轮转,沧桑一梦间。
滚滚红尘千百劫,今古成笑谈。
历数前朝事,了凡有箴言。
让爱心遍洒寰宇,善意满人间。

片尾曲 –七劝
山歌泱泱唱开场, 且唱芦墟有七劝。
一劝世人多行善, 广结善缘福寿全。
二劝世人行孝道, 自古百善孝为先。
三劝世人莫贪财, 人算不如老天算。
四劝世人莫偷盗, 触犯国法坐牢监。
五劝世人莫淫乱, 伤风败俗惹事端。
六劝世人莫奸刁, 因果不差必报还。
七劝世人莫杀生, 物我同亲不一般。
国泰民丰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