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0

姑息

人与人或许本就没有太过的瓜葛,无论何时,抑或何地。

与游客虽仅是隔了一个围栏,却是感觉那围栏的内外却好似两个世界。对那另一个的世界,终于是学会放手,听任他们去了。已不再那么执着,即使见了游客翻了围栏进出,也只是上去惯例性的问上一下罢了。凡是周遭人没有强烈反应的,也就都索性默不作声了。倘若又是遇了些难缠的主儿,干脆有意巡视去了别处,留下游客们自己消化好了。

只要游客间没有激烈的反应,一切都随了他们。来回巡视,叫小孩子不要坐于围栏之上,免生祸端。抑或是答答游客问,偶尔帮着买买水。没有打架的,没有吵架的,没有出事的,一日太平也就算是工作完成。总算是醒悟,本就不该是什么工作人员,志愿者而已。力所能及地提供些便利,做些辅助的事儿。他们若有需要,帮着解决些;有意见了,帮着处理些。至于别的,多半也只会是落得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末了的最后一场,已是同一位老爷子说了停止排队。不想队伍动时,竟是又径自钻了进去。过去要叫其出来,却听他说明天就要走了,让自己当是没有看见好了。无论如何,也是不肯出来。换班的小朋友见了,也是过来执意要其离开。心中一动,拉了小朋友走去了一旁,对其说那么大年纪也就算了。

亦是等那最后的一场,有位女士趴在队伍末尾的围栏上,许久。空暇也与其闲聊了数句,听她说起一日也就大中午的排了2个多小时的英国馆,进去20分钟又匆匆出了来。之后的时间也就只是在园区里四处闲逛,看看建筑罢了。听罢,心中同情。直到最后的队伍开始入场,换班的小朋友来了,正待离开。突是听她惊呼,那她怎么办。不由生了怜悯,带她直接去了入口,对那边的人说她是去洗手间的,也就得以直接进了去。只是一句话而已。

制度是死的,但制度是由人执行的,人却是活的。

记不得从那里听来的了,如今的体会却是愈加深刻。

公交族

许多年前,上海地铁还不是很多的时候,就已很是热衷于地铁。隐约记得那时的2号线也才是刚刚修成,坐地铁的人还是很少。尤其高中恰巧在了人民广场,从家可以直接坐地铁2号线到的。偶尔遇上些状况,也就不骑车而改坐地铁去学校。

早前更是一度信誓旦旦只要坐地铁云云,憧憬去到哪里都有地铁可坐该是多好。后来离了家去读书,间歇回家,出门亦是多半习惯性地只坐地铁。只是某次回来,不经意发现了2号线的终点换成了淞虹路。离开了,后来再回来竟是发现又延伸到了虹桥机场。这其间亦是不时听到某某新的线路开通了。知晓这些时,也还总是会不由地暗自欢喜。

可是某天突然意识到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已发觉了地铁的好,都是蜂拥了过来。那以后,心中的那份独特也就开始渐渐变得黯淡。望着地铁站内满是的人头,各种各样的人,莫名是会生了厌恶。换乘,进出车门的拥挤,随人群的蠕动,通道的漫长,亦是生了厌倦。

直到上班的地方没了地铁,每日来去各是两部的公交。上车站头皆是临近终点的缘故,每日竟是多半会坐到位置。车内的空调亦是很足,到了车便是暑气尽消。偶尔见到电视上地铁人头簇拥、拥挤不堪的报道,竟也是会暗自的庆幸。

近些日子去了世博,地铁虽是可以到的,却又是选了公交。一部公交,无需换乘也就到了。晚间10:30下班,宁可在公交站台等上20分钟,也是没有走进对面的地铁站。或许真是累得不愿走那换乘通道,抑或是怕见那没完没了的人群,再者是觉得地铁贵了。。。傍晚太空家园馆的中秋联欢会,斜土路上。地铁4、9号皆是可达,发现了上班的公交似乎也是可以到的。于是毅然来回都坐了公交,即便要走得多些

隐隐觉得已是沦为公交一族,公交能到的或许就是会放弃了地铁吧。也许仅是趋利避害,却是觉察到了些没落的味道。地铁总是要比公交高级的吧。不禁又想起“Stargate Atlantis”Doctor McKay曾说的,

我已不再聪明,所以不要叫我Doctor了,叫我Mr Mckay吧。

一丝可以痛彻心底的无奈与哀伤。

意兴阑珊

外围巡逻岗的第二日,竟接连遇了游客因插队而起的争执。两次面对义愤激昂的游客都是不知所措,叫了人来解围方才了结。一个下午,乃至到了傍晚都是郁郁寡欢。心中着实不快,何以会有这么之多品行不佳的人,本都是去玩的又为何不能彼此和睦谦让。费解不已,一度几欲抓狂。很是想找人抱怨一番,却是想不出个合适的人来。终是在叶嘉莹先生的书中,见了下句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反复念叨无数,方才有些释怀。游客与游客也好,与自己也罢,虽是“共眠一舸”,终究还是“各自寒”。

下午又是突然被告知临时出入的凭证要全部销毁,不再发放。后来才知,竟有黄牛兜售,百元每张。有游客买了,不知为何又是打了110。来了警察,馆长出面赔了款,竟还又是让那游客走了VIP。让集体留下,说是晚上10:30下班后要来领导开会。为此,众说纷纭,一片的揣测。心中亦是焦躁不已,暗自埋怨怎会出了这等的事。夜色阑珊,明月皎洁,却是无暇欣赏。幸而带了从叶嘉莹先生书中摘抄的《水调歌头》 ,又是反复念叨

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闲来阅遍花影,唯有月钩斜。

未见得尽数领会其意,却是读来上口,以此宁神消磨时间。末了,终是只见了个小头头,未提凭证之事,只说25日闭馆傍晚中秋。 却是心知此事定然不会如此轻易了结,之后必会有得折腾了。

买世博护照

去了世博一周,每日忙碌。昨日终于定了岗,也就盘算着何时开始走遍所有展馆的计划。傍晚特意去思科馆旁的纪念品商店买世博护照,却是只见到可以盖章的“世博集邮珍藏”,念叨着早先见过的所谓正版也就放弃。

下午去过图书馆还书,刻意坐了地铁去买正版护照。到了龙之梦的世博特许商店,没有。又去不远的多媒体广场,说是已然迁走。想起也许可以问地铁站里的世博志愿者,尽管自己好似也是所谓的志愿者。中山公园站里兜一圈,没有。去了人民广场,竟也没有,明明记得曾是见过。当下决定去走南京路,想来定是会见到特许商店的。

南京路上走了不远果真见到特许商店,可问了几家依旧没有。好不容易见到路边有卖,赶紧过去买下。返回的路上随手翻看,方才发觉其中竟是没有场馆的图案。暗想该是不会买了假货,失落不已。下了地铁站,不经意见了一家小店也卖世博护照。过去随手翻了,竟是有场馆图案的。问了店家,这才知道早先买的乃是新版,而那有图案的则是旧版。斟酌一会,又是买了旧版。

折腾了一个下午,终于抱了世博护照回来。有了护照在手,明日上班也就可以开始敲章之旅,只是不知这所有的场馆敲遍要到几时。

"太空家园"一周

明日,应该是今日了,终于又得了一天的休息。至此,上了五日班的一周,终于,终于算是过去。

中午同h一起用公共卡吃饭,途中听其说起A班的好。说是31日会闭馆,那日恰好是轮到所在的A班,因而可以连续休息3日。不及细想,脱口而出,那又如何。h说很是渴望休息,其休息之日也必是要在家中窝着。听罢有些觉得好笑,可想起数日前自己的那一日休息,也就没了笑意。下午的轮班休息,躺椅上竟是沉沉睡去,一睡就是一个多钟头。醒来,看了腕上的表愣了许久,猛然反应过来已是误了换班。

昨日终于拿到了新的衣物,今日又被调入了A班,也还正式开始上下班打卡了。换了新的岗位,说是外围巡逻,不过又是个无关紧要的位置罢了。却依旧是个苦差,无处遮阳,又要来回走动。虽是所负责的事项相对轻松,亦是有人定时换班,却是有些不及前两日来得感觉良好。想来有的人或许就是过不得清闲的,太过安逸就是会生出些不安来的,猜想自己可能也是如此之人。已算是被调入A班,这外围巡逻的岗想来也定是要有得做做了,莫名有些犯愁今后的日子。亦是不禁有些忧虑这世博之后,回了所里,去了那个科室那个组,又是该如何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