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想要?

wj越洋电话中问,你终于做了决定?答道,还是没有。 wj说,其实就看你想要怎样了。。。

想要怎样?

晚间的公交车上,一如往日望了窗外的流光溢彩出神。不禁反复回味wj说的,别人问他感恩节怎么过,他说没什么特别。亦说如今想得明白,他也没有什么钱,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不如趁了这两年用功些,多长些本事。

前日夜里QQ上遇了zack,听其说及每日皆是7点方才下班,偶尔周末也要加班。问怎是这么辛苦,说不加班不行,总不能把工作推给别人。亦是听其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反复咀嚼“无远虑必近忧”许久,皆是不住生出寒颤。

晚间7点多了方才到家,父母皆会等着一起吃饭。刚进门,晚饭就已送上。坐于电脑前,水果、各种吃的不断送来,嘘寒问暖亦是不断。不禁留恋这样的安逸。

然而,今日一则博客中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

就在前不久,我认真地对一个人说:你的人生里,被照顾、被宠爱的时光已经差不多要用完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要不得不去开始照顾别人、宠爱别人、让别人依赖,你要为此做好准备才成。

几日前写主页上链接的PS时,亦是不知为何最后竟也会留下了这些文字:

purlvin,“书生”,该是去了古代做个穷酸秀才。对于钱财、功名,乃至生活的优劣,皆看得很轻。唯独纠结于是否要去读了博士,找家高校,做个穷酸的教书匠。敬佩叶先生一生兢兢业业的治学,亦是仰慕五四时期西南联大那些个真正的学者,向往“无机心,少俗虑”,一心做学问的境界。

purlvin啊,你想要的究竟又是什么?

Advertisements

书城买书

家中的一张东方文化卡已是记不得放了多久,两年?抑或三年?总之突然想起时已是快要过期。查了卡的网站,知了书店可以用的,心想索性就都用来买书好了。上次留下”晕厥”一文的出门,即是想去博库书城用了这卡。不想非但晕了,又还忘了带上那卡。。。这次终是又换去了上海书城。
人民广场站地下通道的灯箱上不知为何竟见了耳熟能详的古诗,浙江中路上高中常去的新亚大包亦是不知何故也换作了他人,而那块招牌却还留在了那里。街角瞥见了大众书局的牌子,不禁又是怀念起昔日的思考乐来。进了书城,却是依旧人流不息,与了多年前似乎毫无二致。
书城的查询机器不知为何都是不能用了,想查叶先生书的位置也是不能。终究还得逐本找过,好不容易找到三本:好诗共欣赏、叶嘉莹说诗讲稿、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与演进。另有一本旁人专门写来介绍叶先生的书:跨文化视野中的叶嘉莹史学研究。也记不得何时生的念头要收集齐叶先生的书,只知如今这是又近了一步。

(from HTC desire)

买菜

昨夜父亲让帮着去单位那边买芹菜,说电视上看到杨浦那边便宜。还说那芹菜是高血压要吃的,他与母亲皆是需要。也就答应下来,买就买呗,一早出门去逛菜场。摊头上卖菜的大妈要卖三块一斤,竟是脱口而出”两块五,买两把,卖吧?”谁让出门前父亲就早已教育完毕。于是,两把芹菜五块钱,终是完成了第一次的买菜任务。
晚间回家,竟是忘记带上。公交已坐了数站才突然想起,又是赶紧下车返回去取。多走了一站路,多挤了一趟公交,浪费了半个小时,还又多花了两块的车费。到家,竟又被告知父亲今日在菜场也买了一把芹菜,同样是两块五,还是不曾还价的。。。

(from HTC desire)

走人

下午终是草草读完了让看的五章书,虽是其中绝大多数依旧不明,却也总算翻过。楼下实验室找yang交差,只见了早去一年的tao。闲来无事,也就与其闲聊片刻。
tao问在做什么,告诉他每日看书罢了。tao说总是一人呆坐看书,小心老大找了去谈话。答道那也没有办法,谁让什么都不懂呢,也只能先看看书了。
tao好心提醒,有空就该抓紧些。一旦任务下来,时间就会赶得很紧。若是完不成,是会被老大赶了跑路。心中好笑,已然签了合同,如何个跑路法。tao说与他同来的一人,号称做过信号处理,实则根本不曾接触。分了任务,两月依旧没有结果,然后就被调去了别的科室做了质量监察。听罢,心中不由一凛。
稍后见了yang,告知书已读完。于是又被给了个matlab程序,说是让先看看。问是什么程序,说了名字却是全然不知,亦被告知其后的书上是有,即是按其实现。翻了来看,竟是整页整页的公式,立时觉了晕眩。末了,yang说大致需要两天。听罢立时心慌,这回是要见了真章,断然不能也落个完不成任务走人的下场。

(from HTC desire)

ps?

昨日在主页上链了早先简历的cv,另有ps(personal statement)空着。不经意忆起点滴往事,心想或许该是写个长长的回忆录。却又突然生了念头,抑或该是个墓志铭。生命,或许诚然已是走过近半。。。听来消极,却已真的又是迷失。活了,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几近十年前就已如此彷徨,当日不曾找到任何答案。后来,意识到在这世上是有亏欠的人。为了自己,他们着实付出太多太多。曾是脱口而出,此生并无什么鸿鹄之志,只求让他们今后过得好些。终是上了重点高中、像样的大学,找了份别人眼中稳定的工作。一切都如他们所愿,顺理成章。

到了今日,每日早出晚归,却是迷茫依旧。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倘若等他们都已百年,这世上或许就真的再也没了牵挂吧。叶嘉莹先生时常会提及其师顾随先生说过的两句话,”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以无生之觉悟过有生之事业。“叶先生经历了那么许多却是依旧执着。purlvin,或许真的是太过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