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太空家园馆后记

在太空家园馆最后的日子,不知为何都是到了很早。独自绕馆慢慢踱步,说不出的感觉,怀念、留恋、抑或怅惘…却是只想如此毫无目的地静静走着。数日都见了主管亦是徘徊馆外,一个招呼,些许言语,淡淡的离愁感伤却是嗅得真切。想起了曾在一次早班会上听他说起,世博的这些日子竟是比当日他在新兵连的两月还要印象深刻。

31日晚间,客服、导览A班所有人一起吃了最后一餐。众人围坐数桌,面容多半熟悉,可名字却是多半不知。席间众人说笑,毫无半点感伤,末了却又见到皆是忙于拍照留念。曾被邀请与数人合影,又是条件反射般直接拒绝。后被问及为何不拍照,答道一向不喜罢了。其实连自己都已说不清究竟是怕入像太过难看,还是怕日后见了徒增伤感。

十点一刻,众人立于出口欢送最后一批游客。虽口口声声说是无趣,却也还是耐不住性子跑去看了热闹。听客服的一女子用扬声器不时说“谢谢光临太空家园馆”,觉得有些好笑。随即戏虐道,又是多了个C2.5的岗,台词仅这一句。终是见了最后一名游客离开,众人随之四散。却见石油与国电之间聚了许多的人,本以为是有活动,后来才知道是石油又生出了事端。见到派人加岗,本是与己无关,也跟了去。简易参观入口立了一会儿,答些游客问,帮着指指路。早已驾轻就熟,心中欢愉,却也清楚此后再也没了机会。

十点半已过了不少,闭幕仪式方才开始。馆中众人皆散立于上楼的扶梯、楼梯之上,各是拿了颜色艳丽的丝巾挥舞。去得晚了,没能领到,也就斜倚扶手,静静看着众人欢笑。宣布闭馆的一刻,众人皆是欢呼,更是有人将手中丝巾抛到了空中。不禁错觉又是到了大学的毕业典礼,而先前的日子仿佛也是依旧还在校园之中。

后是集体入了影院,表彰大会。领导致辞,颁奖。另是还有领导抽奖,比例很高的缘故,竟也破例得个奖。二等,500G的移动硬盘。song得了一等,han得了三等。song说真是奇怪,当日我们一起来得五人,竟有人三人会被抽中,也还都是A班。我说,其实或许也是有些道理,我们二人都是用心做事,他的queen han似乎亦然,皆是得了优秀个人的奖。而B班两人,好似则要逊色些许。或许这冥冥之中,也自是有因果可循。会毕,离开时已然过了零点许久。早先有人信誓旦旦要通宵云云,终是又没了消息。出了园区,竟就见了回家的夜宵车。坐上,直接到家,着实幸运。

2日,同搭档song相约去逛了博库书城和田字坊。与其虽也相约多次,但那日却是与世博毫无关系的第一次。

3、4日,院里组织志愿者去青浦旅游。先是太阳岛度假村,后去朱家角。通知3日上午十点的发车,太久不坐地铁的缘故,时间估计有误,竟是十点十分方才到了地方。song是早到,地铁上与其短信。听说众人皆到,独差自己。心中焦急不已,立时生了索性放弃不去的念头。好在集合与发车乃是两处,又是电话许久,终是见了熟人。上车,开车竟又磨蹭了许久,到了十一时方才出发。

太阳岛登记领了房卡,与人调了房间,与song一间。每人亦是发了200元的消费券,让是自行娱乐。中饭过后已然不早,与liu,qi,sheng二人一起,开了三圈卡丁车,射了射箭,看了会儿桌球,一个下午也就过去。到了最后,手中竟还剩下70元的消费券没有用去。纪念品店中闲逛,见了一款金属烛台很是欢喜,却发现知道价格要在500+也就放弃。又见一套木制茶具长得精致,问了价格150。一旁sheng好心将其二人余下的70元消费券也给了自己,又是问song要来10元,终是买下。

吃过晚饭还有个联欢会,也就众人围坐,些许节目。自是安心当了观众,觉得无趣就去把玩qi的单反,时间过得倒也飞快。其间又有抽奖,乃是有人写了个小程序,录了众人的名字,每次随机滚动,手动停下,倒算有些新意。中奖的比例亦是很高,不想竟是又被抽中一等,瑞士军刀。song和han一如上次,依旧分别一等和三等,不过对此已然没了想法。liu则有些不幸,两次皆是不中,且是上次馆中连纪念的u盘也不曾拿。众人说笑,liu终是可以带了纪念的毛巾回家。

晚间,song也没有去别的屋子与众人游戏。自己玩song psp上的gundam,他则在一旁看着,不觉间竟是到了夜里2点。匆匆躺下,闲聊数语,也就沉沉睡去。次日早餐吃的乃是自助,事后众人皆是评价很高。不怎么吃得来西式,简单挑了些中式草草吃过了事。之后,又是转道去了朱家角,匆匆闲逛一个多小时也就又赶着去吃中饭。曾是5人同行,坐于一船,倒也尚可。午饭间,楼上上来个中年妇人。衣着青花布,说是卖唱,10元3首。同桌小朋友饶有兴致要来了曲单,看过也就放弃。不想那卖唱之人后是径自唱了起来,虽非美妙,却是得了周遭环境,竟也是生出几分仿佛身处旧时酒楼的错觉。

太阳岛中除此听说其内提供免费的巴士接送,有人立时反应同世博园的公交一样啊,免费的;后是去开卡丁车,见了一旁的护栏很有特色,于是又有人说了句,这个一米栏不错,正好用到A区;feng的脚不甚扭伤,行走不便,众人就帮他借轮椅。大家都争着与其拍照,说他坐在轮椅上像是世博老爷爷,还要带他走绿色通道、无障碍通道云云;晚间回宾馆的车上,一直负责入口放人wang说回了办公室一定会不习惯,于是众人就说他可以数办公室进了多少人,看人到的差多了就拦住,同来人说不可以进了,今天不可以上班了;朱家角的放生桥上,听了song不要太靠边走,不安全。于是就说,请注意脚下安全,往中间走。众人听了,皆笑。。。

至此太空家园馆的故事就真的要画上个句号了,明日下去所里报道,下周一便要正式开始上班。好日子终是过到了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