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志愿者协会

所里要在明年成立个志愿者协会,早些日子就贴出了个协会章程。章程上说协会活动主要面向社会弱势群体、面向公益,末了还有个志愿者申请表。当日看了便想着是否去入了这个协会,却没能找着该将这表交予何人。终是作罢。
今日又见了通知说要开什么世博园区志愿者表彰会,顺便讨论一下志愿者协会的章程,然后再选举了协会的领导。本是觉得于己无关,不想科室一位小白菜姐姐让没事也一起去。坐得无聊,就答应了。
去了,见那所谓的表彰会也就是给小白菜们发东西,每人六件。一盒杨浦区的纪念章,一块世博的纪念币,一张刻了世博dv和照片的自制dvd,两张面值30元的手机充值卡,一张世博志愿者的纪念证,240元的补助。之后的协会章程因有人说了句”没问题”,直接跳过。选举倒是非常正式,无记名投票,一人敞票,一人记票,一人监票。去的十六人基本都不认识,草草投过了事。末了,中的人留下,其余散会。
悄悄问了同科室的姐姐,可有填那章程后的附表申请入会。被告之不曾填过,又说他们那些小白菜乃是自动入会。好奇问及旁人今后的活动计划,被负责召集的小朋友听去了,介绍说是可以服务所内其它协会,明年建党九十周年所里该是会有活动,亦是可以有所作为。又补充道,想要联系将这协会挂于上海市志愿者总会之下。至此,终是明白那章程何以如此正规,这选举又为何如这般的正式。
不禁又怀念起昔日的WarmHeart来。不过是学校bbs上的一个板面,一群义气相投的板友,每周六儿童福利院的约定。孩子的笑颜,板友相聚的欢乐,只是可惜都再也找不回来了。。。

(from htc desire)

楼下的孩子们

科室在了五楼,一侧的窗子朝北,其下便是围墙,墙外则有个幼儿园。好似到科室不久就喜欢一早去了先趴在窗前看看楼下的孩子嬉戏,直至上班时间到了。

喜欢孩子们中的三个小小姑娘:长得颇高,梳长辫的py。早先见到时,py总穿一身的粉色,后来换了黄色的大衣,所以就给叫了她py(pink yellow);中等纤细短发的sh,一头的齐眉短发很是特别,所以也就叫了sh(short hair);一对喜梳两羊角辫的双胞胎ts,些许胖嘟嘟的感觉,像极中国版的洋娃娃,自然该叫她们ts(twins)。

两周来,每日早晨都留下了些许的文字,只是此刻已然不早,等了何时有空再是贴了上来。

划圈

昨晚去静安区图书馆坐了一个小时,直至闭馆方才离开。
位置的对面坐了个小女孩,满是年轻朝气的模样。小女孩一直在做物理试卷,见到试卷的纸已是泛黄,不禁有些怀念。不经意看到标题,“初三物理第一次月考”。想起高三时,在图书馆常见到的那个市西高一的小女孩。记忆中也是一样的清纯可爱,亦是隐约同物理也有几分的瓜葛。高考后去那图书馆很少,好似之后还曾见过一次,又或是没有,总之是早已是断了联系。
临近闭馆,见了一个男生来自己前方的桌子问问题,其手中握的书,隐约瞥见了“高中英语”几字。问完了问题,他便是坐下,两个男生闲聊了许久。想起当日,作业写得郁闷,就与zlw肆无忌惮的闲聊,曾是引来无数白眼,如今想来亦觉有趣。
每当闭馆,该是离开总会生出莫名欢愉,或许像是笼中关久了的鸟儿终是得了自由。那时本可以直接沿了新闸路回去,却总爱随了zlw、zj和那已忘了名字的小朋友沿着胶州路多走一段。同行的时间虽是很短,却也快乐。
昨晚返回,走了胶州路,突然错觉又是回到了那时。可一细想,已是过去了六年。昔日每日同去的伴儿,如今再也找不见了。而自己,隔这么些年,竟是又决定如那时一般,每日回到了那里。真觉这些年的轨迹像极了划出个圈圈,终是又回到了起点。或许,未来亦不过是在划另一个圈圈罢了,终究的终究,还是要回了那个的起点。

( from htc desire )

遗忘了的地方

昨日夜里,同已是很久很久不曾联系的初中同学xs在QQ上闲聊了几句。说加她豆瓣、开心、人人抑或新浪微博,xs却说早已加过了开心,只是自己不怎么上罢了。当下一愣,去翻了看,果真已是了好友。

其实每日都是上去开心,手机也好,电脑也好。只不过好友实在太多,许许多多的新鲜事见了不由犯晕,索性也就只看有否评论抑或系统消息,之后便是离开。今日去了稍稍用心翻了翻,竟见“买房子”组件还是挂着。进了花园,入眼皆是枯败,爱心地中却有两颗的绿苗格外醒目,心知自当是了l&m这对couple种下的。

那时,与l&m都还在学校。开心刚刚流行,自己先是去了,他们则玩yahoo关系。极力推荐了开心,于是l&m也开始了开心。那时起,自己花园的爱心地中就总会见到他们的名字。后来,渐渐失了新鲜,也忘记了去花园种花,荒芜了许久。然而一次不经意去了,竟见了他们二人在自己爱心地种下的花儿。一时感动,继续种了些日子,可不久又是忘了。

知道l&m两人帐号是彼此共同打点的,也就弄不清这一直以来两块的爱心地究竟都是谁在帮着默默打理。先是他们离了学校,然后是自己。之后虽也是又见了多次,却始终不曾想到问及此事,其实知道问与不问都不怎么重要。如今亦更是绝少联系,却是知道他们一直都在默默读这blog,亦是默默打理着那两片爱心地。好友如此,细细想来,或许也已是该庆幸了吧。

双年展

今日雨天,却是去了上海美术馆,看了传说中的双年展。

两年前,上届的双年展其实就已知晓,亦是曾生过要去看看的念头,不过终究也只是心中念叨罢了。亦是隐约记得那时是从rita的blog中知了的,数个月前在她的blog中竟是又见提及双年展来。看了那blog的数日后,上班的公交车上不经意也瞥见了人民广场路边双年展的海报,于是就此开始了念念不忘。

今日终是同song去了,与其皆是感慨多半是看不懂的。艺术,抑或艺术家,着实崇高得很,实在难以理解。却是依旧挨个走遍,懂也好,不懂也罢,总算是见了个世面。双年展中见了各色的人,中国人,外国人,年轻人,小孩子,其中又会有行家多少?着实不知。

想起了叶嘉莹先生说及的读诗词。其实后人读前人之作都是会读出些诗词本身引发的联想,也就是所谓的感发。每个读者的修养和境遇各不相同,因而感发是会有深浅厚薄之分,但却是不能一定对这些感发作出个孰优孰劣的评价来。想来,或许去看这艺术也该是如此。

晚间,zu在QQ上问双年展怎样,说是考虑是否也要去看看。告诉他虽然可能是会多半看不懂,但还是觉得该去看看。毕竟两年才有一次,且是票价十分的便宜。总觉艺术的东西,即便没有天赋,慢慢的熏陶。久了,自然也是该会明白些许。

ps,

上海第八届双年展   

上海美术馆(人民广场) 2010年10月24日(周日)至 2011年1月23日(周日)

票价:成人20元,成人团体15元,学生票5元,军官证等诸多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