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酒醉

这些年来,但凡熟识自己的人多半都是知道自己不胜酒力。无论大小场合,总说只有两杯啤酒的量,最多喝至三杯就说什么都不会继续,便是当日毕业亦是如此。日子久了也就鲜有人来发难,偶然遇上不知自己习惯的人来劝酒,也多半是会被周遭的朋友挡掉。其实二、三杯啤酒下肚倒也并无太大不适,只是不记得是何时生出的莫名固执,不愿多喝酒失了清醒,也就有“二杯”之说。至于究竟喝多少,以及那醉酒的感觉,却是始终不曾知晓。

毕业开始上班,同科室的虽多半也都是这两年毕业的学生,却是不知为何总觉会有些许的隔膜。不知是否由于每日往返家中,不曾同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之下,抑或是去了世博落得个孤家寡人。即便几个相对熟识的同事,也不知是否相处时日商短的缘故,总也没有昔日学校中熟识好友的感觉。但凡科室活动,总不会有固定的拍档同行,多半只落得个独自为营。皆是只由了自己。

下午,科室定了茶室包厢。去了,与众人玩三国杀,多半面容熟悉却鲜有交道。即便是玩桌游,亦只是多默笑,而少有言语。距离拉近些许,却是不知为何,感觉依旧不似去年秋天与隔了许多年不见的昔日初中同学相聚,初玩这三国杀时来得亲切。晚间,科室年夜饭,却是来了一堆所里的领导。领导们轮番过来敬酒,多半浅尝辄止,意思一下也就罢了。所长来了,却是逐个给杯中添了新酒。众人不好拂起面子,皆是一饮而尽,无奈只得跟了一口气吞下一杯红酒。随后不久,一同入所的小朋友集体去给领导们敬酒,亦是要上前的。不想竟接连单独敬了数位领导,无奈,滥竽充数跟着又接连吞下数个半杯。

回了来坐下,不久就觉有些不太对劲。世界似乎突然变得异样,说不出的怪异。眼中望见的东西仿佛一下子都失了焦点,全身的感觉似乎也都变得无比迟钝。舌头发干,有些的燥热,脸上更是发烫得厉害。靠了椅背,闭上眼睛。耳边是周遭的喧嚣,听得真切无比,脑中的思绪亦是清晰异常,却是觉了与身体似乎有些许的脱离。想起个画面,灵魂离了身体,浮于空中,俯瞰周遭。声音,画面,都是如此的真切,却又仿佛遥不可及。觉了似乎好些,坐起身子,却又发觉头痛得厉害。揉搓额前、太阳穴不止,可收效甚微。于是,撑于桌上闭目养神。其间,知晓又是有人前去敬酒,却也都是当作不知,倒也着实少了许多麻烦。也有同事会问是否还好,却是弄不明白这其中的真诚与客套各占了多少。不禁又怀念起学校中为自己拦酒的小朋友们,对他们的关心,至少是可以觉察得真切。

年夜饭毕离开,头依旧有些微微作痛,却大体已恢复正常。见了周遭数人散乱趴倒桌上,多人在了一旁照顾。想起曾是见过多次的一幕,彼此搀扶,互相询问是否还好,末了再三的关照。每当那时,自己总归都是清新无比。而此次,也又是一样。下了楼,冷风吹了,瞬时头痛也消去许多。见了停于不远站台的公交,每日下班坐的。小跑数步,上去找了位置坐下,与往日无异。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酒醉

  1. Wu Wenhuan January 23, 2011 at 9:12 am

    如果不是单独敬,我觉得可以抿一口就算啦,话说我就是这么干的~~:)

  2. 淡定的阿雅 January 23, 2011 at 7:14 pm

    不知该算幸运还是不幸,我大概属于酒量不错的类型……念书时喝酒的场子极少,偶有聚会也只是小酌怡情即可,因此心里总有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一逮到机会就喜欢劝酒。虽然还不至于达到拎着瓶子硬灌的程度,但言语上的劝说总是免不了的。后来走入了社会,深受酒桌应酬之苦,再回想起过去的幼稚行径就觉得特别可笑,从此便暗下决心再不向朋友劝酒。
    酒醉也算是一种特别的经历,偶尔体会这么一次也不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