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笨笨

一而再,再而三,想骂笨笨。mm姐曾说,因为笨笨,才要加倍用心。当日觉了有趣,今日却是愈发如此感叹。

曾说,不喜欢,不曾真正用心。信誓旦旦,用心定是不成问题。自断退路,亦没了借口。想要用心,却发现这般的无力。

不知何时,早已没了昔日的意气风发。开始不断质疑究竟还能做成什么。满是自卑的情绪,却养成了飘然世外的姿态。

一日日过着,不见长进,只是留下了满心的彷徨与迷茫。

(desire)

一心想要

上周五”相伴到黎明”结束前的那个电话,一个纠结于是否要继续当前感情的女子。双方见过彼此家长,竟都不怎么满意,但两人依旧坚持。女子说,后来觉了他也不似早先眼中那般的好,亦说开始质疑是否该要继续坚持。叶沙说,我是不会劝你的;你该是明白一心想要的是什么。这话,叶沙反复说了多次。于是,亦将“一心想要”四字反复念叨了多日。

简简单单四字,念来却这般的重。多少早先的“一心想要”,终是成了空口白话,抑或落得个中途夭折。叶沙说该去欣赏追寻的路,怎会忘记她曾说起马原的“总在途中”。即便心中清楚,却是依旧不能。真的该有差异。生了念头,默默的,一点点的,终是做成。看了,不由生出羡慕。可除此,竟再无其它。或许那些遗憾的皆与“一心想要”无关,又不禁想问那么什么才是?

曾读到过张爱玲的一则短短散文,记不得题目,亦记不清内容。只记得她说遇上个岔口,母亲告诫她不要去走那条岔路。她一意孤行,终是吃了苦头。末了,她又走过那岔口,也见了有人要走上岔路。上前相劝,那人也是不听。于是明白,那条岔路是每个人都会去走,纵使有人劝告。倘若真是“一心想要”,或许就该如此执着。或许,每个人都真会走上那条岔路。只是,何时遇上,何时在走,恐怕多半是难以知晓。

(desire)

浪子的心

戏子的脸,浪子的心。藏于其下的,决计让人琢磨不清,或许连其也是不清。

浪子。偏是生了浪子的心,那该多么不幸。

追逐缥缈的容颜,不得半分停歇,只因生了颗浪子的心;曾想安于身边的女子,却耐不住旁生的念头,又是因生了颗浪子的心。

浪子。真是做了浪子,倒也快活。却唯独只生了浪子的心。

终会一日,厌倦了追逐,浪子的心倦了。渐渐,愈发微弱,终是停了。没了浪子的心,身边的女子呢?是否依旧还在?

“结婚”

去开未婚证明,上午到得迟了,刚是下班,下午又去。初审、复印、登记,三间的屋子,与结婚登记的步骤近乎一致,只是一个人罢了。

去时,远远见着一辆贴了鲜花的婚车驶出,亦是尾随了一串各色的轿车。见了羡慕,却又忍不住的想,换作自己或许更喜低调些许。

等侯时,见着一对新人正办结婚手续。负责登记的大叔,稍胖,穿马甲,想起电影中的神父来。大叔问新人是哪里人,说是山东;又问怎不在山东登记,新人说在这里工作;又听大叔调侃,山东的婚姻登记人员都是最棒的,他们都要跟了学习。至此,亦是忍不住跟着笑了。

排队时,后面跟着的是个女子,看其手中的东西知道亦是去开未婚证明。快要离开时,听大叔对她关切道,”经适房”,“适”字会写吗?听了,又是笑了。却也不禁多看了几眼那因为相同缘由去的女子,女子的脸不算精致,却是觉得顺眼。或许,去那里的人,眉眼间多半都是会有上些不同。

出门,本是依旧去图书馆,却觉得昏昏沉沉,心中不快至极。已是要到,却生出念头,想要找个清净的地方吹吹风。于是转了弯,来了静安公园。路过静安寺,灯光下的寺院真的美,不禁仰头数着勾角间的小钟,还有那四面的狮像。

公园中人很少,已是太久没有进来。此刻,天色已晚,亦是零星小雨。闲步半圈,终是驻足园中小山上的小亭。本想坐下吹风,却是落下雨来,索性倚了立柱,便是雨止也是如此。

周围偶会有恋人逗留,塞了耳机,听不清说些什么;面前亦会有情侣经过,也不曾好奇瞟上几眼。终究只是些旁人的故事。不时会抬头看看正对的一树白玉兰,花开正盛。想起早晨同济见到的,仅三株,满树白花,已然一片的景致。很美。很美。

春,似乎真的来了。

突然想,折腾过了这段日子,该是上心去找个可以一同来看眼前这美丽花儿的女子。真的,已是老大不小,该去找个归宿。

(desire 于静安公园)

心猿意马

豆瓣上读到篇转载的文章,“当你爱上白羊座”,有这么一段的文字:

白羊座的女人表面上很花心,即使她在你的怀里也说不定会“瞻前顾后”,“左顾右盼”的瞧着别的男人。。。那是因为她们天生行为上就好动,其实她们心里永远只能装下你一个人,外界的种种诱惑对她们来说只是窗外的风景,而你对她而言永远是那个可以让她完全依赖的“家”,她总是会带着你的万般宠爱去欣赏美景,可当房前的“小红杏”真的向她暧昧的招手的时候,她会果断绝决的将它拒之门外。

不知多少的白羊女子是会契合,也不知该去同情还是羡慕爱上这样白羊的男子。不经意便会可见红杏满墙的时节,遇上或许也是幸运。

真正爱着的他,或许会姑息怀中她的心猿意马。而被幸福包裹的她,又可曾为自己的“瞻前顾后”有些许的愧疚;有份稳定差事的人,是否也该为自己每日的“左顾右盼”心生惭愧。

爱一个人,或许就该全心全意。纵使姑息,或许也是会伤了;谋份差事,或许也该全心全意。纵使不为察觉,或许也都是会伤了。

(htc des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