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求缺”

昨夜听了叶沙的节目,却不等节目结束就是止住。听了三个女子的电话,一个痴情的女子困惑于是否要继续等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一个已婚的幸福女人纠结于是否要同初恋的人死灰复燃,一个优秀的女孩迷茫于为何总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想来这些故事,竟有种坐于车上,望着窗外景致流转的错觉。近些日子,亦是在看“Flashpoint”,是讲特警,一个个独立的故事却这般微不足道,又这般的煽动人心。每个人的故事也该如此,星光流转,定住了,却都会心中生疼。

叶沙对那总也找不到归宿的女孩说,你的爱情缺少温度,就像是在青藏高原傻烧水,没等到了100度就已沸腾。没了渴求,真的就像那温腾的水,看是无异,骨子里却天壤之别。周遭的一切,都是可以冷眼旁观,都是可以全然放下。不温不火,仿佛超然脱俗,仿佛到了完满境界。实则内里早已腐朽,烂作一团。叶沙说,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平衡。要想改变,就该像是对了美丽的花瓶。想要更美丽些,唯有拿起,径自丢到地上。整个儿碎了,再去换个新的。妄图改变,却始终不曾生起“不破不立”的念头。纵使察觉,又是暗呼该是何等的艰难。

叶沙说自由与束缚不可割裂。没了束缚,又怎会来得了自由。如此容易,任是谁人,脱口即出。渴求“自由”,渴望大把的空闲,渴望无人的约束。真得了,接下来却又是不尽的迷茫。渴求“完满”,渴望内心的平和,到头来求得的却是死水怪圈。叶沙说,昔日曾小小流行过“求缺”。少了出口的水塘终是会生出臭来,黑白之间少了气孔就只剩下死寂。流转的景致,总是该要有片刻的停顿。聚焦,定格,一世的留存。

Advertisements

“求缺”

昨夜听了叶沙的节目,却不等节目结束就是止住。听了三个女子的电话,一个痴情的女子困惑于是否要继续等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一个已婚的幸福女人纠结于是否要同初恋的人死灰复燃,一个优秀的女孩迷茫于为何总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想来这些故事,竟有种坐于车上,望着窗外景致流转的错觉。近些日子,亦是在看“Flashpoint”,是讲特警,一个个独立的故事却这般微不足道,又这般的煽动人心。每个人的故事也该如此,星光流转,定住了,却都会心中生疼。

叶沙对那总也找不到归宿的女孩说,你的爱情缺少温度,就像是在青藏高原傻烧水,没等到了100度就已沸腾。没了渴求,真的就像那温腾的水,看是无异,骨子里却天壤之别。周遭的一切,都是可以冷眼旁观,都是可以全然放下。不温不火,仿佛超然脱俗,仿佛到了完满境界。实则内里早已腐朽,烂作一团。叶沙说,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平衡。要想改变,就该像是对了美丽的花瓶。想要更美丽些,唯有拿起,径自丢到地上。整个儿碎了,再去换个新的。妄图改变,却始终不曾生起“不破不立”的念头。纵使察觉,又是暗呼该是何等的艰难。

叶沙说自由与束缚不可割裂。没了束缚,又怎会来得了自由。如此容易,任是谁人,脱口即出。渴求“自由”,渴望大把的空闲,渴望无人的约束。真得了,接下来却又是不尽的迷茫。渴求“完满”,渴望内心的平和,到头来求得的却是死水怪圈。叶沙说,昔日曾小小流行过“求缺”。少了出口的水塘终是会生出臭来,黑白之间少了气孔就只剩下死寂。流转的景致,总是该要有片刻的停顿。聚焦,定格,一世的留存。

上进的故事

车上不经意听到一女子对同伴说,一周四个晚上要去上外学德语,且是上到晚上八点半的。于是同伴问女子晚饭怎么办,女子说带些面包、点心就好。女子的同伴接连夸她“上进”,女子听了只是谦虚道,一节课没去后面的都听不懂了,也就不再作做声。

早先世博的搭档,世博后就去新动态国际英语报了名学口语。后来小聚说及这时,那小朋友兴高采烈地说,已是读到了那里的最高等级。问他那个级别读完会是怎样,他说可以在商务领域同外国人free talk,说时眉目间尽是欢乐。后又听他说起与那里的一位助教很是投缘,接着那女孩就成了他现在的女友,当然这已是了旁话。

还曾听坐于一旁的同事说起他的女友报名去学了化妆。一日,这小朋友一脸的异样来了,说五点被他女友叫了起来,说要给他化妆,亦说晚上要给别人化妆,得先拿他来练练手。同事又是掏出手机,给看他化妆后的模样。旁人看过,无不偷笑,说像人妖。

这就是些想起的关于“上进”的故事。上进,总是好的吧。不为别的,哪怕只是多些让人欢喜的故事。

(desire)

停止同步更新

读到了康康最近一期的节目稿《年华里流失的回忆》,说及了blog,亦是说到了MSN Space的关闭。就此,康康写道,

尽管后来有了越来越多的网站开始做blog,尽管它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欠缺,尽管后来我身边的朋友们也大多弃用不再更新,可是,我真正用心写过的网上日记,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最早也同样是从Space开始,后来直接转来了这里。细细想来,除此之外似乎也是同样无了它家的分号。然而一度痴迷于将blog上的胡言乱语各处散发,豆瓣、人人、开心、新浪微博、QQ空间、wordpress.com、facebook、twitter、myspace、buzz… 弄得但凡可以同步的都尽数用上。follow5亦是四处张贴微博,街旁的行踪也是一样。突然觉了无比聒噪,仿佛已然酷暑难耐,却又依旧喋喋不休,让人心烦不已。

于是乎,决然断开所有的同步更新,不再四处散播闲言碎语。这个blog亦要转了去自己站点下的子域名: http://blog.purlvin.me 。当前blog的地址(http://purlvin.me/blog-cn/) 不日废除,如有订阅者,还请移步新处。

find meanings

一次次追问究竟想要了什么,一次次想弄清意义在了哪里,可怎么才能找得到答案?又真会有那答案?

一日日的懒散,一日日的不思进取,怎能不生出了倦怠与惶恐?可一颗空洞的心又岂会不是这样?

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此又是做过了什么?浑浑噩噩的,期待着尽头,仿佛那样才能有了理由。

冷眼周遭的浮华,无视贫贱的折磨,又能如何?什么才是答案?怎是才能得了解脱?是是非非,对对错错,萦绕的纠葛何时会到了头?

(desire 夜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