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犹见自己

又是情绪不佳,有些消沉。不想言语,却又想找人倾诉。于是去了陌路人,距离上次去那网站,已是过去很久。遇上三个女子,一个男孩。一个台湾的女孩,一个未知的女子,一个上海的女子,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孩。一个晚上,一地零散的言语。

男孩,22岁,亦是学电子。我问,可有什么打算。男孩说,没有,走一步是一步,未来的变化怎是说得清楚。我说,最好该是有个规划。男孩感慨道,什么都不懂,又能如何规划?我说,其实有了实力怎么变化都是不怕。突然意识似乎成了说教,也就说了抱歉。男孩说,老师家长都是如此说的。不禁喃喃,其实找工作的时候就会体会得真切。到了这里,就是不知该要如何继续。男孩问,26岁,是否已是结婚?我回答,单身。男孩很惊讶,说都已快奔三了,没有结婚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是单身。我说,如今剩男剩女满大街都是。男孩听了说,原来这样,说他其实也是还不曾谈过恋爱。我说,一切都会有的。并没有对男孩说,其实我也一样,是有些怕是吓到他。对男孩说,与自己比起来,他还是年轻,还有许多时光可以挥霍。

许久,许久,男孩没有回复。一直保持着连线,说不清缘由。末了,男孩说,有事先下了,不等回复就断了线。这之后,也就没再继续找新的陌生人。与男孩的言语,仿佛见着了自己的影子。内敛,腼腆,少魄力。同台湾女孩说起自己是独生子女,她说那岂不是会很孤单。告诉她其实都已习惯,周围的人也多半是如此。台湾女孩说她有两个妹妹,说那是非常欢乐。不经浮想,倘若也有兄弟姐妹,是否该会变得不太一样?是否就不会是那未知女子口中的“被动男生”,抑或也不会没说几句就被那上海女子直接断了连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