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辞职

上周四正式提出辞职,今日,月末最后一日,第一个的辞职终是全部手续完成。拿到手中的,只是那一张不足半面A4大小的浅绿色纸片。纤薄的,仿佛真的是吹弹即破。捏于手中,不自觉的走了神。被问,是否还有别的事情。方才醒悟,一切都已画了句号。

回家的路上,泛着些许的惆怅,却又出奇的平和。听领导说起,都是不易,工作找了去那里不易,他们招了去也是不易。最终的离开,仿佛恋人历经波折终是分手。歌中虽唱“快乐”,可倘若曾是用心,又岂会没有伤感?

耐不住寂寞

去人力处问离职流程,听其说及科室如今已是骨干的,其实刚来也一样的不适,又说过上三五年就好了。不知怎的,觉了很是真切。只是,已不可回头。

前日科室有小朋友早先一步提出辞职,于是今日两人一道去办离职手续。上午签了些字,下午也就直接还了电脑。于是,桌上立时空了半边。见着的,多会感叹“这么快”。坐下,不由也觉了无措,或许真的太快。耳边听着波切利的咏叹,竟是希望这会是场戏。

(desire)

太迟

终是交上辞职申请,闲谈了整个午后,漫无边际。多半时候听着,偶尔插上两句,算作回应。领导说,新的项目其实正要交予自己,若是不走就让跟了人去做。听罢,心中不禁暗叹,太迟,太迟了。倘若进了科室就有如此安排,怎也不会起了要走的心思。领导又说,一旦生了要走的念头,怎的都是会离开。是了,拴住颗人心,定要自始至终让其动弹不得。否则,一念起,也就皆会成了昨日黄花。

不知怎的,大领导竟会在自己面前说起科室其他领导的是非,亦是说及许多所里的种种。或许真的,只是自己要走了,真的只是想说说罢了,其实与己无关。离开,不知怎的,有恍若隔世的错觉。或许是听了太多,心都累了。领导说,如今越来越不好,各种的职务,不怎的就卷入了漩涡;不过,其实也都会卷入漩涡,除非永远是最底层,永远走在边缘。突然,有些庆幸,或许自己没有太迟。不过,真是这样吗?

这座城

来上图整是坐了两个半日,不知怎的突然有了错觉,这个地方就是座城。一座可以自给自足,可以与世隔绝、独立于世的城。

不知道是否会是钱钟书先生笔下的“围城”,可惜没有读过那书。不过觉得就算是了,或许也只会是座自己内心不愿走出的围城。

早也来这里,起先的敬畏,到了如今的近乎痴迷。一点点的亲近,也一点点的欢喜。等到熟识,仿佛就已成了习惯,变得根深蒂固。

这里注定是个不太一样的地方,总有人欢喜,时间并无关系。欢喜这里的人或许也注定会是不太一样,骨子里是会藏了些异样。不是吗?

(desire 于上图)

空闲

一整日宅在图书馆里看html和php,顺便微博上写信给librayc说准备快要换工作了,下个月该会空闲,可以帮他一道来折腾他们的人事管理系统。晚间却见着回复,说要到8、9月间才会开始,且是多半会找个专业公司来做了。一时,觉了失落。原来,对于这些也并非真是有那么大的兴趣。

上午接到hr的电话,告之offer发出。晚间问过父亲,不曾收到任何信件。犹豫再三,终是决定明日依旧不去上班,等收到offer直接去办辞职手续。只是明日又得装模做样出门上班,不用去看网络相关的东西,想不出去图书馆还能做些什么。可又不能在家宅着,不去图书馆,竟更是不知可以去了哪里。想来,真是可悲。

hr电话中问什么时候可以上班,说一个月后,下月27日是否可以。我说,这单位真的说不大好。于是,她说等确定了,尽快通知她。其实心中是有盘算,辞职就算波折,总也不至真的要拖上一个月,再次上班之前总还会有些天的空闲吧。曾同Leo说,这一年,真是绕了个圈,就像当初不曾提前毕业一般。这些个多余的日子是否又会像是那毕业时的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