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快了

几日前,豆瓣上的留言板突然见着寥寥数语,“小哥,你消失了啊~”。随手草草回了豆邮,“嗯,快了,呵呵 ”。隔日,却又见了大段的回复。

囧,你是腼腆呢,还是真不善言辞呢,看你还挺会写的呀。
快了,是就快消失没了?还是就快回来了?
既然这么快回复豆油说明你还是一直在的,只不过开启隐身静音模式了。
话说假期快到了又是漫漫长夏,静安区图书馆大使有没有推荐书目啊?
  
友邻祝好,偶尔打个招呼,关心一下,默默地。

读罢,不由一怔。早先或许真有念头,想就此渐渐淡出罢了。可见了这豆邮,竟又会不禁生出些许的感动。简单的数句言语,有时或许已是可以入了人心。

看了blog上最后留下文字的时间,果真已是快有一月。说来这些日子,也着实多半忙碌。先是十余天出门的“再次毕业”,天津、北京、西安,几乎可算作走过了半个中国。回来就又立刻入职,新的环境,新的行当,太多的不懂。入门的日子,早出晚归,却也收效甚微。再就是,如今实在微博上絮叨的太多。好些时候,稍有感触也都在微博上絮叨了,着实没了静心坐下写字的心境。

此外,同租的空间转眼一年已尽,却是没有续租。只因觉了自己的那个站点着实用处甚微,索性也就放弃好了。于是,也就将blog再次挪了地方,来了此处的WordPress,之后也还是继续语无伦次的絮叨好了。

快了

几日前,豆瓣上的留言板突然见着寥寥数语,“小哥,你消失了啊~”。随手草草回了豆邮,“嗯,快了,呵呵 ”。隔日,却又见了大段的回复。

囧,你是腼腆呢,还是真不善言辞呢,看你还挺会写的呀。
快了,是就快消失没了?还是就快回来了?
既然这么快回复豆油说明你还是一直在的,只不过开启隐身静音模式了。
话说假期快到了又是漫漫长夏,静安区图书馆大使有没有推荐书目啊?
  
友邻祝好,偶尔打个招呼,关心一下,默默地。

读罢,不由一怔。早先或许真有念头,想就此渐渐淡出罢了。可见了这豆邮,竟又会不禁生出些许的感动。简单的数句言语,有时或许已是可以入了人心。

看了blog上最后留下文字的时间,果真已是快有一月。说来这些日子,也着实多半忙碌。先是十余天出门的“再次毕业”,天津、北京、西安,几乎可算作走过了半个中国。回来就又立刻入职,新的环境,新的行当,太多的不懂。入门的日子,早出晚归,却也收效甚微。再就是,如今实在微博上絮叨的太多。好些时候,稍有感触也都在微博上絮叨了,着实没了静心坐下写字的心境。

此外,同租的空间转眼一年已尽,却是没有续租。只因觉了自己的那个站点着实用处甚微,索性也就放弃好了。于是,也就将blog再次挪了地方,来了此处的WordPress,之后也还是继续语无伦次的絮叨好了。

输赢

前日晚间的法网女单,看李娜赢下了第一个大满贯的冠军,那一刻亦是无比欢愉。昨日,乃至今日的电视上,不时就会见到夺冠的报道。铺天盖地的,仿佛世间再无其它;昨日晚间的法网男单,看费德勒输了比赛,看纳达尔得了第六个红土的冠军。今日的体育新闻中,短短的,说了这则消息,也就再无其它。

算不得很是热衷于此项运动,亦是算不得费德勒的绝对粉丝。却也曾一度觉了忿忿,为何众人的关注会有这般亲疏。只因李娜是了国人?只因是了第一次的夺冠?听昨日的评论,纳达尔赢了比赛就有10个大满贯的冠军,而费德勒则是已有15个,且二人都可算作得了金满贯的。面对大满贯的冠军,或许他们早已可以从容。

如果说比赛的输赢并非重要,如果说冠军与否亦非重要,那么又是什么激励着他们继续比赛?或许真是知道得太少,或许真是太过业余。也许,本就无人可以这般的洒脱。球场上的那些英雄也好,碌碌过活的我们凡人也罢。倘若也是职业球员,想必是会在得了第一个冠军后就选择退役。知道不肯永葆辉煌,于是宁愿所谓急流勇退。其实清楚,始终只是个输不起的人,是怕见了没落。突然很想知道,费是何以得了这些许多,又是遇了前些年的低谷,如今还能依旧继续?

输赢

前日晚间的法网女单,看李娜赢下了第一个大满贯的冠军,那一刻亦是无比欢愉。昨日,乃至今日的电视上,不时就会见到夺冠的报道。铺天盖地的,仿佛世间再无其它;昨日晚间的法网男单,看费德勒输了比赛,看纳达尔得了第六个红土的冠军。今日的体育新闻中,短短的,说了这则消息,也就再无其它。

算不得很是热衷于此项运动,亦是算不得费德勒的绝对粉丝。却也曾一度觉了忿忿,为何众人的关注会有这般亲疏。只因李娜是了国人?只因是了第一次的夺冠?听昨日的评论,纳达尔赢了比赛就有10个大满贯的冠军,而费德勒则是已有15个,且二人都可算作得了金满贯的。面对大满贯的冠军,或许他们早已可以从容。

如果说比赛的输赢并非重要,如果说冠军与否亦非重要,那么又是什么激励着他们继续比赛?或许真是知道得太少,或许真是太过业余。也许,本就无人可以这般的洒脱。球场上的那些英雄也好,碌碌过活的我们凡人也罢。倘若也是职业球员,想必是会在得了第一个冠军后就选择退役。知道不肯永葆辉煌,于是宁愿所谓急流勇退。其实清楚,始终只是个输不起的人,是怕见了没落。突然很想知道,费是何以得了这些许多,又是遇了前些年的低谷,如今还能依旧继续?

开荒

一清早,就跟了母亲坐头班地铁到七宝。只因母亲近些日子,先是胃痛,再又感冒,这又终日咳嗽不止,俨然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偏是这个节骨眼上,领导要招她班组的人去七宝开荒。推辞不得,却又实在没有多余人手可以抽调,于是母亲便要前往。心中放心不下,于是做了决定亦是跟去。

母亲是汉中广场保洁班的领班,说得不好听些就个清洁工的小头头罢了。不过,由于在那里做了十年有余,俨然成了那里的元老级小boss。手下30多人,每日在那里发号命令,指挥别人做东做西。近些日子虽是身体不适,倒也不是非常担心。可一听说要去开荒,着实急了。只因那“开荒”就是去新接到的保洁点,做第一次的保洁,单是听这名字也就可想而知其强度之大。

大致两年前,还在天津读书。一日打电话回家,突然听说母亲正在医院调盐水,后是父亲悄悄告知说母亲右腿会突然没了知觉、走不了路,去了医院竟又查出个脑血管瘤来。那次着实被惊到,心中极度的焦急忐忑,一时六神无主。当日,还好有萌萌姐给出了主意,让给老板请了假赶紧回家。在家找个实习,陪了母亲身旁。于是,在家陪了半年,母亲无恙,才又回了学校。而说及那诱因,母亲说该就是在那之前去了开荒,赤脚跳入水中半日所致。

今日去了,那里的小头头见了自己竟也跟去,起初说什么都不让母亲做,要让回家。却也终是耐不住母亲的执着。母亲说,她指挥自己去做就好,怎的都是要完成任务。起初的走廊、大厅倒也真是如此,母亲示范怎么去用尘推和拖把,剩下的多半也就是自己折腾着做了。母亲拿了扫把、畚箕,在了一旁指挥。不擅长于此的缘故,出了满头的汗,却是心中欢乐,母亲见了倒也没说太多。

完成之后,见了卫生间的进度实在太慢,母亲又是要帮着去打扫,可这次她却是执意不让自己动手。心中明白,母亲是觉了太脏,不愿让自己染指。一旁陪着,初是心存芥蒂,可终是不忍,还是下手帮忙。起先不让,见了自己的决绝,母亲也就作罢。起先帮了拖便池,后又陪了用刀片逐寸刮小便池的积垢,终是发现其实什么都是可以做了的。记得很小的时候,是觉了卫生间是很脏的地方,不喜进去。后来,渐渐适应,却是不喜在有马桶的地方洗澡。如今,这也已是习惯。有时想来,会觉得很是神奇,莫非就是日渐长成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