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冰冷

看了上次留下文字的时间,竟已是两周以前的事了。不知为何,觉了如今的日子过得会是这般飞快。最近的日子里,记不清说了多少次。

有太多的不懂,有太多的要学,稍忙。

已不知是成了凡事的借口,还是自我暗示的符咒。每日早出晚归,公司里对了电脑折腾,回家后连VPN继续,如此日日的重复。不知怎的,非但没有厌倦,却会生出应接不暇的错觉。

昔日搭档说,单位避峰让电,有9日的长假。明日,会全家要去青岛度假。听过,情绪竟是没有半点的波澜;昨夜亦听数年前曾在网络有过联系的人问起,是否遇上不快,怎是觉得如今自己变得异常冰冷。告诉说,只是习惯罢了。

或许真是习惯了冷漠,纵使心底或许尚且还有些许温存。如今的忙碌,仿佛正是应景。也好,可以无暇去纠结太多。冰冷的,决绝的,唯一的世界过活。

Advertisements

冰冷

看了上次留下文字的时间,竟已是两周以前的事了。不知为何,觉了如今的日子过得会是这般飞快。最近的日子里,记不清说了多少次。

有太多的不懂,有太多的要学,稍忙。

已不知是成了凡事的借口,还是自我暗示的符咒。每日早出晚归,公司里对了电脑折腾,回家后连VPN继续,如此日日的重复。不知怎的,非但没有厌倦,却会生出应接不暇的错觉。

昔日搭档说,单位避峰让电,有9日的长假。明日,会全家要去青岛度假。听过,情绪竟是没有半点的波澜;昨夜亦听数年前曾在网络有过联系的人问起,是否遇上不快,怎是觉得如今自己变得异常冰冷。告诉说,只是习惯罢了。

或许真是习惯了冷漠,纵使心底或许尚且还有些许温存。如今的忙碌,仿佛正是应景。也好,可以无暇去纠结太多。冰冷的,决绝的,唯一的世界过活。

欲速

换了新工作,整是一月。每日挤上地铁,横穿这个城市,直至渐渐习以为常。公司的文化,周遭的环境,团队的氛围,也已日渐熟悉。似乎,一切都要上了正轨。

曾听父母说起过,既然别人肯请了你,就要好好的干。会对知遇之恩心存感激,或许因为从来不曾是过真有自信的人。可以藏身云端,冷眼旁观周遭的世界,却对认可自己的人会不禁生出亲近,全然没了免疫。纵使两肋插刀,鞠躬尽瘁,或许也是不无可能。

如今的上班很早到,很晚才走,周末接着加班。非是老板给了很重的任务,恰是相反,反倒只是想对得起他随口的赞扬。或许,人真的都是虚荣。

每日都写邮件给北美的上家,却是鲜有收到回复。急了,接连写了邮件,终是得了反应,“Sorry, I’m slow to reply.” 忍不住communicater上向他发问,却是突然见着一句,”Sorry, got something urgent.” 终是明白,当下始终只是low priority罢了。

曾对老板说,什么都不懂。老板安慰,慢慢来,不急的。却是暗自着急,想要了大步赶上周遭同事。无比辛苦,却收效甚微。或许真是一口吃不吃个胖子,再如此,只怕是多半亦会蹈了大跃进般的覆辙。

(desire)

淡如菊

本想起“心灰意冷”,觉了太是消沉,索性改了标题。或许近些日子睡得太少,对了电脑又是太多。一日多半时间是会觉了疲惫不堪,晚间归家更会伴了头痛。终日显得很用功的模样,却乏善可陈,真是让人泄气。

不经意审视当下所得,早先以为的种种好,如今看来都已很是平常。反倒曾几何时的愤愤,此刻想起,却是觉了美好。不愿去与他人来比,却又不自觉的回首去看过往。或许只是胆怯,这才做了“缩头乌蚷”。

知道凡事都算不得什么,却又不时会莫名的紧张。该是坦然自若,心淡如菊,却也做不得这般的洒脱。若是真可洞穿一切,便可了了陈俗,投身空门。

(desire)

断奶的孩子

今日北美的上家给安排了第一个Debug的活儿,Mentor帮着折腾了一天,总算有了结果。虽说自始至终都是自己抛头露面,可真正的活儿却都是Mentor帮着做的。

新工作,马上就要做满了三周。虽说每日的早出晚归,可真是遇上问题也还是一筹莫展。Mentor的人很好,这些日子又都坐在老板的位置。有不懂的,扭头就是问了,着实省心。

明日老板就要回来,晚间离开时,已将自己的东西尽数搬去了楼上。这之后,再遇了问题多半是要靠了自己,再像早先般依赖Mentor已是没了可能。

不过想想,或许也是了时候。总要断奶的,无论会有多难。

(des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