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文竹

举家出门,前去医院探望小姑妈。小姑妈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心脏有些不好,觉了不适,被其儿子安排去做个彻底检查。周五住的医院,说是下周十一假期,众亲友吃饭亦会前来。

医院里,小姑妈与母亲说起许多与儿媳的不睦。亦是说及当日姑父走时,儿媳的不闻不问,她与儿子为之操劳的心酸。情至深处,竟不禁泪下。看了小姑妈微微颤颤的模样,不知怎的不由心酸。知道终有一日,自己的父母也是会衰老成了那般模样。临走,小姑妈又是嘱咐一定要讨个爱自己、体贴父母的媳妇。听罢,没有言语,只是不住点头。

回家的路上,同父母去了那附近的沃尔玛,见着了有卖室内小盆花。多是些小株绿叶植物,也有零星颜色艳丽的盆花。又是不知怎的,突然很想买了棵回去养着。逐一看过,鲜有特别喜爱。想起许多年,在Lib家见着他母亲养的金手指,甚是喜人。闲聊几句,随口说“只养会开花的”,Lib的母亲说“那你一定会娶个漂亮姑娘”。当日只是不住傻笑,忘了追问为何会有这般说法,却是将这话记得深刻。

目前家中也有几株绿萝和一棵多半是要死了的仙人球,偶尔也会打理,却是从未真正上心。总说那是母亲养的,自己只养会开花的。好些年前,还在学校的时候。有段日子,到了春天或是秋天,总会拉了Luy去那边的曹庄花卉市场逛逛,买些没见过的花来养。多数的都是活不过半年,不过也是乐此不疲。然而,回了来家后,就再也不曾出门去买过花了。一则没找着那样的花卉市场,再者也没了Luy这样的伴儿。

沃尔玛中终是选了棵文竹。母亲见了,说其很是难养,决计活不到过年。我说,无妨。其实很多年前,刚进大学的那一年。不知怎的,宿舍里突然每人给发了盆小小的植物,让自己去养。那植物便是了文竹。当日大家都一起放于窗台之上,可没多久,窗台上就逐渐再也见不着了绿色。偶尔有活得久些的,一年后整体搬家也都不见了踪迹。

如文竹般不开花的,其实也还曾是养过,同样纤细的铁线蕨和买了来玩的含羞草。不过都是买了回来不久,便没了生机。而这株的文竹能活多久,真是不知。只知终是又买了不开花的,只知这亦是好看。

文竹

举家出门,前去医院探望小姑妈。小姑妈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心脏有些不好,觉了不适,被其儿子安排去做个彻底检查。周五住的医院,说是下周十一假期,众亲友吃饭亦会前来。

医院里,小姑妈与母亲说起许多与儿媳的不睦。亦是说及当日姑父走时,儿媳的不闻不问,她与儿子为之操劳的心酸。情至深处,竟不禁泪下。看了小姑妈微微颤颤的模样,不知怎的不由心酸。知道终有一日,自己的父母也是会衰老成了那般模样。临走,小姑妈又是嘱咐一定要讨个爱自己、体贴父母的媳妇。听罢,没有言语,只是不住点头。

回家的路上,同父母去了那附近的沃尔玛,见着了有卖室内小盆花。多是些小株绿叶植物,也有零星颜色艳丽的盆花。又是不知怎的,突然很想买了棵回去养着。逐一看过,鲜有特别喜爱。想起许多年,在Lib家见着他母亲养的金手指,甚是喜人。闲聊几句,随口说“只养会开花的”,Lib的母亲说“那你一定会娶个漂亮姑娘”。当日只是不住傻笑,忘了追问为何会有这般说法,却是将这话记得深刻。

目前家中也有几株绿萝和一棵多半是要死了的仙人球,偶尔也会打理,却是从未真正上心。总说那是母亲养的,自己只养会开花的。好些年前,还在学校的时候。有段日子,到了春天或是秋天,总会拉了Luy去那边的曹庄花卉市场逛逛,买些没见过的花来养。多数的都是活不过半年,不过也是乐此不疲。然而,回了来家后,就再也不曾出门去买过花了。一则没找着那样的花卉市场,再者也没了Luy这样的伴儿。

沃尔玛中终是选了棵文竹。母亲见了,说其很是难养,决计活不到过年。我说,无妨。其实很多年前,刚进大学的那一年。不知怎的,宿舍里突然每人给发了盆小小的植物,让自己去养。那植物便是了文竹。当日大家都一起放于窗台之上,可没多久,窗台上就逐渐再也见不着了绿色。偶尔有活得久些的,一年后整体搬家也都不见了踪迹。

如文竹般不开花的,其实也还曾是养过,同样纤细的铁线蕨和买了来玩的含羞草。不过都是买了回来不久,便没了生机。而这株的文竹能活多久,真是不知。只知终是又买了不开花的,只知这亦是好看。

浮闲碎语

昨日一早去跑了“张江快乐跑”,4公里的路程,决计算不得长。即使慢慢悠悠的,跑至了一半也还是不得不停了下来。终是勉强跑完,可到了下午,膝盖就疼痛不止,便是下个楼梯也是艰难。然后今日,又全身酸痛不已,仿佛真要散架一般。想起在学校的最后日子,晚上不时会去跑个“黄金路线”。5~6公里,跑了下来,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离了学校一年多些,上班也好,回家也罢,终日只是对了电脑。有的所谓“运动”,无非是路上走的那几步路罢了。真是稍微运动了下,方才意识身体竟已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昨日恰巧又是赶上team building的日子。“快乐”跑完,回公司不久,就跟了众人去吃午饭。与Mic同个大组的缘故,team build也是一道。吃饭坐于一桌,饭毕,不留神又做了她和她同事的跟班。游乐场里帮她们看看包,管管游戏币、奖券,倒也好过独自无聊闲逛。末了,又遇上两个Mic熟识的同事,也就一道离开。路过一家童装店,橱窗上“一折起”的广告格外醒目,众女进去闲逛。作了跟班的,自然也是跟进。不想,竟见她们挑得开心,俨然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不禁嘲讽,一群没娃的人,却跑来童装店挑个没完,还个个兴高采烈。一女竟是连挑了八件,说是提前买了,过年带回家送人。众人惊恐,见她依旧左顾右盼,赶忙将她拉住。说其有购物狂的倾向,却是听她喃喃道,已有三月不曾出过门。亦听Mic附和,每日忙了加班,又是男友不在身旁。听罢,觉了可怜,倒也真是情有可原。

Leo周二去了北京出差,昨日方才归来。昨日下班离开前,去找他闲聊几句。只见他俨然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模样,也就没能多说几句。他与Mic十一回去北边结婚,下周三便要走了。十一回来再待上两周,月底就正式换去了北京的site。虽早已知晓,可一想到这些,依旧是会不由生出伤感。team building的时候与人说起一进大学就是认识了他们,算算,如今竟也有了6、7年的光景。二、三个月来,每日带了午饭去与他们同吃。中午虽只是片刻,三言两语的闲聊,却也欢乐。然而,他们真是很快就要离开。好些时候,有意或是无意,每日忙碌着折腾上班的那点事情,真是不愿来想这些。即便他们十一结婚该要送些什么,至今都还不曾想得明白。

昨夜下班赶巧,与老板Vin坐了同个钟点的班车和地铁。路上零星的闲聊,问及他平日周末如何消遣。Vin说弹弹吉他,加加班,看看书。听了,立时心生羡慕。似乎近来的周末,都是用了来折腾上班的那点事情。自己的世界,仿佛除了上班已是再无其它。早先曾同自己说,等熟悉了自己的那摊子事情,就是会有些空闲,该可以去做些别的事情。然而,一直不知何时才能都熟悉手头的事情。这个周末,先team building的一日无所事事,又是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由于别人的bug无法得以继续。突然觉了无事可作,莫名的生出些异样情愫。怅惘?失落?寂寞?说不清究竟那是什么,孤独得久了,亦是早已不愿去想了明白与人说道。

Vin昨夜路上亦是又问及自己单身的事情,说要帮自己在交大的鹊桥版上挂牌。反问他为何不为自己在那上面挂个牌,他说那上面认识他的人太多,有些不好。没有追问他何以也是至今依旧单身,心知每个人皆是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故事。写到这里,突然忍不住想笑,那自己的又是什么?Vin说,写个介绍、弄张照片给他就可以挂了牌。却是直接回绝了他,推说如今太忙。今日,突然百无聊赖。想到这些,信手写了个所谓“介绍”:

purlvin, 84巨蟹男。南开电子小硕,毕业先去航天研究所,发觉无所作为,毅然去了AMD做硬件码农。为人憨厚,小腼腆,典型的宅男。算作理论上的上海人,现与父母同住。无房无车,无老可啃。寻靠谱居家女共谋未来。

猛然发现,写下这些竟然这般容易。多半早已是在微博的标签,抑或blog的about中出现。可但凡与人说起找女朋友之事,态度多是消极,原来始终都只是口是心非之人。换了早先,随手写下的这段介绍也好、征婚广告也罢,多半是不会在这里贴出。然而,如今或许真是豁达了许多,已是没了太多的顾忌。或许,真要出现在某个鹊桥版面也非绝无可能。

浮闲碎语

昨日一早去跑了“张江快乐跑”,4公里的路程,决计算不得长。即使慢慢悠悠的,跑至了一半也还是不得不停了下来。终是勉强跑完,可到了下午,膝盖就疼痛不止,便是下个楼梯也是艰难。然后今日,又全身酸痛不已,仿佛真要散架一般。想起在学校的最后日子,晚上不时会去跑个“黄金路线”。5~6公里,跑了下来,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离了学校一年多些,上班也好,回家也罢,终日只是对了电脑。有的所谓“运动”,无非是路上走的那几步路罢了。真是稍微运动了下,方才意识身体竟已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昨日恰巧又是赶上team building的日子。“快乐”跑完,回公司不久,就跟了众人去吃午饭。与Mic同个大组的缘故,team build也是一道。吃饭坐于一桌,饭毕,不留神又做了她和她同事的跟班。游乐场里帮她们看看包,管管游戏币、奖券,倒也好过独自无聊闲逛。末了,又遇上两个Mic熟识的同事,也就一道离开。路过一家童装店,橱窗上“一折起”的广告格外醒目,众女进去闲逛。作了跟班的,自然也是跟进。不想,竟见她们挑得开心,俨然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不禁嘲讽,一群没娃的人,却跑来童装店挑个没完,还个个兴高采烈。一女竟是连挑了八件,说是提前买了,过年带回家送人。众人惊恐,见她依旧左顾右盼,赶忙将她拉住。说其有购物狂的倾向,却是听她喃喃道,已有三月不曾出过门。亦听Mic附和,每日忙了加班,又是男友不在身旁。听罢,觉了可怜,倒也真是情有可原。

Leo周二去了北京出差,昨日方才归来。昨日下班离开前,去找他闲聊几句。只见他俨然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模样,也就没能多说几句。他与Mic十一回去北边结婚,下周三便要走了。十一回来再待上两周,月底就正式换去了北京的site。虽早已知晓,可一想到这些,依旧是会不由生出伤感。team building的时候与人说起一进大学就是认识了他们,算算,如今竟也有了6、7年的光景。二、三个月来,每日带了午饭去与他们同吃。中午虽只是片刻,三言两语的闲聊,却也欢乐。然而,他们真是很快就要离开。好些时候,有意或是无意,每日忙碌着折腾上班的那点事情,真是不愿来想这些。即便他们十一结婚该要送些什么,至今都还不曾想得明白。

昨夜下班赶巧,与老板Vin坐了同个钟点的班车和地铁。路上零星的闲聊,问及他平日周末如何消遣。Vin说弹弹吉他,加加班,看看书。听了,立时心生羡慕。似乎近来的周末,都是用了来折腾上班的那点事情。自己的世界,仿佛除了上班已是再无其它。早先曾同自己说,等熟悉了自己的那摊子事情,就是会有些空闲,该可以去做些别的事情。然而,一直不知何时才能都熟悉手头的事情。这个周末,先team building的一日无所事事,又是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由于别人的bug无法得以继续。突然觉了无事可作,莫名的生出些异样情愫。怅惘?失落?寂寞?说不清究竟那是什么,孤独得久了,亦是早已不愿去想了明白与人说道。

Vin昨夜路上亦是又问及自己单身的事情,说要帮自己在交大的鹊桥版上挂牌。反问他为何不为自己在那上面挂个牌,他说那上面认识他的人太多,有些不好。没有追问他何以也是至今依旧单身,心知每个人皆是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故事。写到这里,突然忍不住想笑,那自己的又是什么?Vin说,写个介绍、弄张照片给他就可以挂了牌。却是直接回绝了他,推说如今太忙。今日,突然百无聊赖。想到这些,信手写了个所谓“介绍”:

purlvin, 84巨蟹男。南开电子小硕,毕业先去航天研究所,发觉无所作为,毅然去了AMD做硬件码农。为人憨厚,小腼腆,典型的宅男。算作理论上的上海人,现与父母同住。无房无车,无老可啃。寻靠谱居家女共谋未来。

猛然发现,写下这些竟然这般容易。多半早已是在微博的标签,抑或blog的about中出现。可但凡与人说起找女朋友之事,态度多是消极,原来始终都只是口是心非之人。换了早先,随手写下的这段介绍也好、征婚广告也罢,多半是不会在这里贴出。然而,如今或许真是豁达了许多,已是没了太多的顾忌。或许,真要出现在某个鹊桥版面也非绝无可能。

自言自语

前些日子,微博上随口说了句,有些腻了,想要离开。却见着syc同elm说道,他发的微博都没什么评论的,社交网络,他都不同人家”交”,自然是会腻的。见了,心中一惊,自己的内敛,竟是到了哪里都是一样。或许始终都不愿与人言语的,真是只适合在了这里这般的自言自语。

近些日子很是忙碌。再有五日,就是了换工作整三月的日子。有时累极会问自己,为何偏是放了清闲的日子不要,却要选这般的终日操劳。每当此时,多半是会脑中一片的空白。

好些时候,好些的事情,真是都已不愿多想。一日日,条件反射般的过着。周遭的人或事,早已没了兴致。太多的好坏是非,也早就没了关心的念头。已分不清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却清楚这样状态必是会依旧继续。

(desire)